我的位置: 政情 > 观见 > 文章详情
【观见】《我不是药神》红了之后,如何纾解救命药里的情法理困境?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从易 2018-07-05 12:40
摘要:一片小小的救命药,折射的不仅仅是个体的困境,也是我们社会面临的普遍困境。

《我不是药神》今日全国公映。在之前的点映活动中,《我不是药神》收获了如潮好评,它也成了豆瓣网站这15年来第一部评分超过9.0分的国产电影。凭借出众的口碑,《我不是药神》有望成为暑期档的第一大赢家。

 

很多人说《我不是药神》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实际上,这是根据发生在我们中国的真实事件改编,即2014年轰动一时的“陆勇案”。《我不是药神》是地道的中国故事。

 

电影中程勇的原型陆勇,是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于2002年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他开始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该药可以稳定病情、正常生活,其国内售价高达23500元一盒(即便药品有部分折扣,但价格依旧高昂),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且需终生服用。陆勇吃了两年的格列卫,花了56.4万元。

 

不堪重负的陆勇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4000元。他开始改用印度仿制药,并将印度仿制药推荐给了其他病友,还帮忙代购。

 

然而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进口药需要经过临床监测,还需拿到药品进口注册证。因此,陆勇代购的这些印度仿制药,即使在印度是合法生产,疗效也得到患者的认可,但是在国内它仍属于假药之列。后来陆勇因售卖假药被捕,数百名深深感激陆勇的癌症患者在联名信上签字为他声援,一年后,检方决定对陆勇不予起诉。

 

《我不是药神》以“陆勇案”为主体改编,它聚焦的是“陆勇案”中的情法理冲突。

 

诚如前文所言,格列宁虽然是慢粒白血病患者的救命药,但价格极其昂贵。有人算过一笔账,按每月服用一盒来推算,每名患者每年单是在这一种药物上就要花费至少28万元人民币。因此,许多病人根本治不起,只能等死。

 

这个时候,药效几乎完全一样、但价格便宜得多的仿制药,就是穷困病人的“最好”选择。

 

格列卫在印度是合法仿制的,这是因为印度政府执行了非常宽松的“药物强制许可制度”,即只要是出于对产品的合理需要没有得到满足、专利产品价格过高以致公众无力承担、保障公共健康和营养等目的,就可以不经过专利人同意,由政府授权制造仿制药。像印度格列卫每盒的价格约为1300元人民币,折算下来,年治疗费用约为15000元——这个价格,大部分病患家庭就能勉力承担了。

 

从情理角度看,生命至上,当进口抗癌药价格高企,而国外又存在廉价的仿制药时,是应该允许病人自主获得仿制药。

 

但从法理角度看,仿制药的口子一开,不免真有“假药”涌入,不利于药品市场安全稳定;何况宽松的专利条款并不利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也不利于药品的研究和发展。

 

很多人以为进口原研药价格高企,是药企“唯利是图”,事情并非那么简单。要知道,对于药企而言,每研发一种新药,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是巨大的,十几年几十年的研发都有可能,伴随的是动辄数十亿美金的投资,而且还不一定成功。如果药企的投入没有回报,试想还有哪家药企愿意投入巨资研发新药?这样最终反而不利于疾病攻克。

 

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2017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我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429万,癌症死亡281万例,相当于平均每天1.2万人新患癌症、7700人死于癌症。“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不只是电影中的主人公,也包括观看电影的每一位观众,都会被带入情法理的冲突困境中。

 

医疗可以说是当下中国最大的焦虑之一了,当单薄的个体无力应对的困境,国家可以为我们做些什么呢?

 

不久前一个新闻引起广泛关注,即5月1日起,28类进口药关税降至零,其中包含了治疗癌症的常用药;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进口抗癌药价格高企,既与原定价高有关,但与我国独特的关税、审批、定价和销售制度也有重大关联。零关税这一举措是降低进口抗癌药价格的开始,我们也希望国家同时在进口抗癌药的进口审批、供需平衡、谈判等方面多多着力,丰富药品种类,增加质优价廉的进口抗癌药的可及性。

 

值得注意的是,药品专利的保护有一定期限,一般是6年,期限一过,仿制药的生产制作便是合法的。可尴尬的是,我国的仿制药一直存在“物不美价不廉”的问题,不少仿制药药效远不如印度生产,价格还贵出不少,问题到底出在哪?

 

仿制看似容易,但除了把“正版”研究透以外,从寻找合适替代物到临床试验,整个流程对研发能力都是极大的考验。但中国的药企多而不强,研发能力、融资能力都上不去,再加上临床试验、药物审批等环节的重重梗阻,生产仿制药也是千辛万苦,消耗的成本很高,最终定价也就低不到哪里去。

 

虽然目前许多抗癌药有了国产仿制药,许多家庭也依旧用不起。电影中江湖大骗子张长林的一句话,道尽了中国人病不能医的辛酸和痛苦:“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许多家庭最怕的就是疾病,因为病不起,许多重大疾病的治疗费用需要病人自己承担,“因病返贫”的例子比比皆是。

 

因此,一片小小的救命药,折射的不仅仅是个体的困境,也是我们社会面临的普遍困境。

 

值得欣慰的是,很多进展进正在发生——口抗癌药的关税降至零;我国的药物标准和审批制度也在不断更新完善;政府也常出面进行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向原产药企压低售价;越来越多的大病和用药在纳入医保范围……但在具体而微的真实困境面前,有时一点时间也拖延不得,政策的效用更容不得在执行中有过多损耗。时间就是生命,反应还可以更快,能做的还有还更多。

 

但愿一切会如电影中程勇最后所说的:“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希望这一天早点来。”

栏目主编:朱珉迕 文字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