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海外惊奇
苏珊像个调皮、风韵的少妇,时不时来点少女般的顽皮却不失体统,分寸有度;伊莎贝尔像个腼腆的小女人,温馨、温顺,在丈夫的推动下享受生活,做小资女人;罗伯特的妻子凯斯过于老气横秋,很难想象,她在网球场上的轻盈跳跃会来自哪里。
作者:汪翔 2019-07-13 09:43
(3)
(0)
汽车、电脑、电视,在人和人间修建了一个个隔离墙。服务行业的标准化和专业化,让邻居相互间的依赖变得不再必须。华裔间也类似,当孩子小时家长间会组织些活动,大人聚聚,孩子一起玩玩。孩子上大学甚至是进入初、高中后,朋友间相互走动的机会就少很多,甚至慢慢消失殆尽。
作者:汪翔 2019-07-13 09:43
(2)
(0)
就这进门第一把火和大兴土木的架势,就已体现两个新邻居的趣味相投。他们都做了件老薛难以理解,华裔不会做的事:将刚刚装修好的打掉重新装修,确实是太浪费太奢侈,在经济上一定不合算。华裔在这方面很善算。
作者:汪翔 2019-07-13 09:43
(1)
(0)
来参加聚会的有五十多人,在游泳池嬉戏的孩子们有十多个,大人们则各自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来的基本上都是家庭,甚至带着孩子,唯独相邻的老薛是孤单一人赴会。几个小时的聚会,享受着美味佳肴和美酒,谈论着体育和各种奇闻趣事,居然没人提起藤校、音乐、课外活动,在海外房价上涨中谁谁大赚类的话题。而这些,却是华裔聚会时不可缺少的标配,当然还有应该怎样炒股才能赚大钱。
作者:汪翔 2019-07-11 17:33
(3)
(0)
这墨西哥女人真的好。老薛多次嘀咕:不仅仅是她的能干,还有她不辞辛苦生出六个孩子并且都培养不错的伟大。全职家庭主妇,夫妻白手起家,二十几年下来,也累积了不菲的资产还有不菲的退休金储备。她不用贷款,所有开支都必须在现有资产承受范围内,不预支未来。做到这些,靠的不是节省,伴随的是对生活的享受:难上加难,她却做得轻松、快乐。
作者:汪翔 2019-07-11 17:33
(2)
(0)
据说一千多年前,京都瘟疫蔓延,人们在神泉苑竖起66柄方天画戟,从八坂神社抬出牛头天王的神舆祭祀,驱除了疫病,解除了灾难。后来,这种驱除病灾的灵验行动,渐渐演变成祗园祭山鉾行事,立鉾,抬神舆,以期赶走闹病的鬼怪邪祟。京都祗园祭,与大阪天神祭、东京神田祭,成为日本三大传统节日。
作者:冯乔 2019-07-09 16:07
(11)
(0)
对许多人来说,改名换姓却完全是“吃饱了撑的”事情呢,比如女子结婚后大多随夫姓,或者将丈夫的姓氏加在父家的姓氏之后。我有个韩国人朋友,姓孔,自称也是孔子的后代,他的太太桑妮娅是塞尔维亚人。婚后,桑妮娅的姓就换成了“克尼泽维奇-孔”。
作者:应帆 2019-06-25 15:04
(2)
(0)
她在书里写道:当一个人去世了,当一个人离开我们那么久了,还能如此追逐着活着的人们的感情,还能如此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时,不管怎么说,这个人一定是值得我们去为他付出的。
作者:融融 2019-06-23 10:44
(2)
(0)
有人考证赏樱源于古代宗教仪式,由樱花的繁疏和开放时间的长短判断农耕时节和收成的好坏,继而演变为王公贵族观花赏月、饮酒作乐、写诗作歌,挥毫泼墨的传统。直到江户时代,才扩展到民间,“或歌樱下,或宴松下,张幔幕,铺筵席,老少相杂,良贱相混,呼朋引类,朝午晚间,如堵如市”,变成了倾国倾城、声势浩大的全民的节日,把对美的追求、欣赏、崇尚变成一种大众性的娱乐活动。
作者:陈喜儒 2019-06-20 18:09
(0)
(0)
札幌是日本少数民族阿依努语,意思是广阔的草原,原来是个小渔村。一八八六年,明治政府的开拓使驻扎在这里,一九二二年建市,但它的迅速发展是战后的半个世纪。
作者:陈喜儒 2019-06-19 19:09
(1)
(0)
原来太太下楼时脚下打滑,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她护女心切,抱紧女儿的同时抓住了楼梯扶手,母女重量都跌压在臀部。早在楼下准备早餐的丈母娘忙接了奥丽维娅,太太紧皱眉头又在楼梯上坐了半天,才龇牙咧嘴地慢慢站起来。
作者:应帆 2019-06-18 15:40
(1)
(0)
在浅草寺边上的一家面店,看着菜单上的各式图片,各种花样全相中。眼花胃乱到不知点哪个最好,好似点了这个,就错过了那个,恨不能生出几个胃来。好吧,就是它了,大有三千宠爱集一身之感。
作者:胡晓莉 2019-06-14 18:46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