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30年过去了。对一座城市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但对亲历者来说,几乎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更何况,在过去的30年,上海发生了太多变化。其间,花园饭店作为中国扩大开放的窗口,见证了上海的改革开放历程,成为中日友好与文化交流的桥梁。
作者:沈轶伦 2020-07-31 17:31
(19)
(5)
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小学,当时大家普遍收入不高,商业零售行业就针对购买行情,采取拆分零卖模式,什么东西都从最小计量单位起购。比如,烟能一支支卖、肥皂能半块半块卖、草纸能十张卖、乳腐能一块一块卖,其他油盐酱醋酒,包括化妆品、墨水、油漆、火油、开水等也都能“零拷”而售之。
作者:任炽越 2020-07-28 10:34
(2)
(0)
留在上海打拼的一代代广东人,将南方的风味融入了这座城市。无数普通上海家庭的成员,也都和杏花楼互相见证彼此的变化。时间,能赋予食物美味,带给酒家传奇,也推动文化认同。
作者: 沈轶伦 2020-07-27 13:22
(2)
(0)
内江公园,你现在还好吗?
作者:刘翔 2020-07-27 10:33
(4)
(3)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在北外滩的大发展中,“丑小鸭”商丘路一点一点蜕变成美丽的白天鹅。
作者:张林凤 2020-07-27 10:33
(14)
(3)
挑鲜的人进到货后,都会赶急赶忙地离开码头,要早一点出卖完所进的货。他们穿乡行走在村落小道上,见到有人处,就会扯开嗓子喊叫起来。根据货源,喊“要哇,要哇,新鲜的面鱼!”喊“活蹦活跳的小白虾!”喊“籽鱼!籽鱼!鲜来落下巴的籽鱼!”喊“银光敞亮的带鱼要伐!”喊“鲜来掉眉毛的黄鱼来了!”听到叫喊,总有一些乡人,会急急忙忙地从家中出来,或者从附近的田头赶来,称上一点鱼鲜打打牙祭。有的挑鲜人知道,乡间农户贫困的人家多,蛮多的时候拿不出现钱来,也就可用鸡蛋、花生、黄豆、赤豆、芝麻等来交换。
作者:柴焘熊 2020-07-22 17:06
(1)
(2)
白蕉当时曾书中堂一幅相赠,曰:“天下无难事,也无易事;人生有苦事,方有乐事。”菜有五味,酒家有百味,人生变迁的味道更是变幻无穷。
作者:沈轶伦 2020-07-18 13:23
(2)
(0)
2017年投入运营的中运量71路公交线路,是上海第一条拥有专用道路和专用车辆的快速公交线路。它是一条全新的线路,同时也是一条有历史的线路——1957年7月,31路公共汽车调整为71路。1994年10月,71路和127路、202路一起,成为上海首批无人和准无人售票车,刷新了沪上86年来公共交通售票方式。
作者:沈轶伦 2020-07-07 13:52
(3)
(2)
平民女校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培养妇女干部的学校,旧址在上海南成都路辅德里632号A(今上海市老成都北路7弄42-44号)。为了“养成妇运人才,开展妇运工作”,党组织在1921年年底先后两次以“中华女界联合会”的名义在报纸上公开刊登招生广告,于1922年2月创办了平民女校。女校的校务主任(即校长)先后由李达、蔡和森担任,协助办校的先后有王会悟(李达的夫人)、向警予等人,党的领导人李达、陈望道、邵力子、沈雁冰、沈泽民等常来这里授课。学生有30多人,较著名的有:王剑虹、王一知、丁玲、钱希君等。
作者:杨绣丽 2020-07-01 15:32
(1)
(2)
改革开放后,政府拨款对文庙与魁星阁进行修复,并向社会开放。修复后的魁星阁高20米,共三层,呈六角型,飞檐、攒尖顶,阁内六根金丝楠木木柱,由底层直通阁顶,称为通天柱。传说中,阁内供奉的奎星神(原为古代天文学中二十八宿之一),主文章,后演化为文官之首,又称孔子乃天上奎星。魁星是奎星的俗称,故文庙就有了魁星阁。
作者:任炽越 2020-06-29 13:41
(4)
(0)
1955年后20年左右的上海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统计表上,“制贩运毒品”一栏都是空白。肆虐上海的百年沉疴——烟毒终于成为历史。
作者:孙建伟 2020-06-28 13:40
(2)
(0)
经过慎重考虑和磋商,大约在1959年底或1960年初,北京和上海就上海越剧院一团进京一事达成一致。拟议调往北京的上海越剧院一团是上海越剧院的主力团队,名演员多,名列当年“越剧十姐妹”的就有范瑞娟、傅全香和吴小楼3人,其中范瑞娟在解放初期就是华东越剧实验剧团的副团长,上海越剧工会主席,1951年又被选为全国青联委员,还是全国政协的特邀代表,是上海戏剧界乃至文艺界的代表性人物。
作者:张新 2020-06-28 12:42
(0)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