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我就这样被《百年孤独》里时光的“飞毯”载着,回到我已离去多年的乡村,并看到了那个在亲戚穿梭来往的房间内,不断地跺着冻僵的双脚读书的女孩。
作者:安宁 2018-12-12 07:13:46
(1)
(0)
别人晨钟暮鼓,朝花夕拾,只有陶侃朝朝暮暮在搬砖,像一个在自己惩罚自己的西西弗斯。
作者:甘正气 2018-12-11 07:05:41
(1)
(0)
​当时用传统方法生产的豆腐,虽然要凭票计划供应,但一板豆腐上柜供应时,可划分成九块,每块只要四分钱。花买一板豆腐的价格吃一盒豆腐,起初很难让人们接受。
作者:胡伟祖 2018-12-10 07:04:22
(5)
(0)
懂心理学,通晓人情世故,懂杀人技巧,身手太过高明,让人怀疑她经历了怎样丰富的人生,造就一身本领,却屈居小小的茶坊,大隐隐于市。这样的勾当,王婆干过多少回呢?
作者:闫晗 2018-12-08 07:13:54
(4)
(0)
我越来越频繁地在冬日,怀念那些与大雪有关的记忆。
作者:钱永广 2018-12-08 07:05:53
(4)
(1)
​想不到仅隔一周,就收到了由巴老委托女儿李小林寄来的题字条幅“纪念鲁迅诞生一百年邮展” 。
作者:江志伟 2018-12-07 07:06:35
(1)
(0)
刚刚落幕的进博会,仿佛让国人又重温了八年前上海世博会的盛景:百川入海,千帆过境,万商云集。一个世界级的博览会对于这座国际化城市的里程碑意义,不言而喻。
作者:金涛 2018-12-06 09:52:16
(2)
(0)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及之前、之后的日子,是一个当工人特别自豪的年代,是一个工人即英雄的年代,是一个充满劳动号子的年代。在老闵行,满世界是穿着各式工装的工人,手握图纸,走路挺胸,声如洪钟,来往穿梭。在一幢幢阔大的厂房里,在铺着白色水泥的厂区道路,那工作时穿的“翻毛皮鞋”,实实地踩在路面上,“夸夸夸”地响,精神啊。想我老闵行的工人们了!  
作者:郑宪 2018-12-05 07:08:58
(8)
(1)
​这离别同谷的一次,是杜甫最最不情愿离开的。也许,在这么好的地方,仍无所实现,还能去哪里事成功成?  
作者:牛旭斌 2018-12-05 07:03:57
(2)
(0)
青春时期的懵懂与无措、试探与暧昧,爱着一个多年后才知道同样爱着自己的那个人,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欣喜与忧伤的时光,最终都被一错而过。
作者:张 梅 2018-12-05 07:02:57
(3)
(0)
我时常被那香飘满屋的霉干菜扣肉的香味诱得垂涎三尺,趴在灶台上,趁阿孃转身之际,两手指迅速夹上一块肉,放进嘴里。阿孃则经常当作没看见,让我解馋。
作者:宣争鹰 2018-12-04 07:10:41
(2)
(0)
英雄老去,美人迟暮,是必经过程。但变老路上,有人活得疲惫,老气横秋,有人却轻松快乐,与众不同。 
作者:王瑢 2018-12-03 07:08:20
(3)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