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冠军周深其实有一个字没唱出| 二次元神曲《达拉崩吧》出圈记
分享至:
 (20)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2020-04-01 19:46
摘要:三次元频频抛来橄榄枝,因为赢得了二次元受众,就赢得了年轻人。二次元文化也借势突围,从边缘走向主流。

ilem自己也没想到,周深在《歌手》舞台一翻唱,《达拉崩吧》瞬间炸了。歌词魔性,旋律洗脑,周深一人分饰多个角色,如同“大型精分现场”。网易云音乐随后上线,评论数很快变10万+。

很多人是第一次听《达拉崩吧》,但这首歌2017年就诞生了。当时ilem还是哈工大精密仪器专业的学生,《达拉崩吧》是他为虚拟歌手洛天依和言和写的,讲述一个勇者斗巨龙的老套故事。

特别的是,故事里的勇者名叫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巨龙名叫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公主名叫米娅莫拉苏娜丹妮谢莉红。一连串又长又怪的角色名伴随跳跃的音符不断重复,提神醒脑,挥之不去。


《达拉崩吧》里又长又怪的名字

从哈工大宅男到二次元音乐教主

“有一天我骑自行车兜风,经过一条马路,名字很长很奇怪,于是有了灵感,写下《达拉崩吧》。”ilem在电话里向记者回忆。

ilem今年27岁,住在大连,东北腔浓重。能写出《普通Disco》《神经病之歌》《达拉崩吧》这样的二次元神曲,大概就属自带幽默细胞的东北人最为擅长。

网上几乎搜不到ilem的照片,公众活动他也很少露脸。问他为何如此低调,他自嘲,“不要对找不到照片的人的容貌抱有期待”。2014年8月,ilem在B站发布了第一首作品,点击寥寥。如今,他已被奉为二次元音乐“教主”。

高晓松在微博评价,周深版《达拉崩吧》是一个难度与趣味兼备的好作品。也有人持反对意见,认为《达拉崩吧》只有炫技和无厘头,缺少思想和内涵,“周深凭借这首歌拿第一有点匪夷所思”。


高晓松评价《达拉崩吧》

ilem不在乎这些争议,他说:“比起技术和艺术水准,一首歌更重要的是好不好听,能不能让人产生共鸣。那么多人喜欢这首歌,证明我的创作还是有自己的价值和优势。”

虽然只在小时候“学过几天电子琴”,但ilem很喜欢音乐。高中上自习课会偷偷戴耳机听歌,到了大学开始尝试写歌,上传到B站。因为只会写不会唱,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唱,于是他想到VOCALOID。

这是日本雅马哈公司开发的电子语音合成软件,能为歌曲赋予虚拟歌手的声音。他以前玩游戏知道了日本虚拟歌姬初音未来,后来又知道了洛天依等本土虚拟歌手。ilem的第一首歌《一样》就是为洛天依写的。洛天依2012年“出道”,属上海禾念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她的设定是一位15岁少女,性格软萌可爱、温柔天然呆,声音取样来自中国配音演员山新和日本歌手鹿乃。

第一周,《一样》点击只有两三百,ilem并没遭到打击,他随后上传了《今天没吃药》《僵尸舞》等作品,点击量一点一点往上涨,ilem在圈子里的知名度也慢慢上升了。


B站ilem主页

即使成了二次元音乐“教主”,ilem还是那个喜欢窝在家里看漫画、打游戏的宅男。他说:“疫情期间,是检验你是不是真正宅男的时候了。我在家待了一个月没出去,感觉生活没发生任何变化。”

和学生时代一样,他睡到日上三竿起床,昼伏夜出,因为“晚上才有灵感写歌”。只是,最开始写歌,一个下午就能写一首。现在,知道的东西多了,想的也多了,写歌就慢了起来。他几年前成了上海乐默凡华的签约艺人,太懒的时候,免不了被公司催稿。

《达拉崩吧》《普通Disco》《神经病之歌》,虽然ilem最火的那些歌都是搞笑神曲,但他其实什么风格都会尝试。《最忆江南》走的是中国风,《孤高光棍歌》融入说唱元素,《蓝翔快书》和《大艺术家》尝试了快板和相声……ilem说:“也不能什么火就写什么吧,去分析大家喜欢什么挺没意思,也没必要。我就是喜欢写歌,想些什么就写什么。”

《达拉崩吧》破壁,是巧合也是必然

《达拉崩吧》是2017年3月5日上传的,花了19个小时播放量就达到10万+。现在看起来,《达拉崩吧》的MV简陋无比。画面中,扑克牌是勇者,垃圾桶是巨龙,全都从男生宿舍就地取材。到目前,这首歌的点击量已经超过830万,画面被弹幕层层覆盖。网上早有许多人翻唱过这首歌,ilem觉得唱的人太多了没意思,于是要求翻唱者改编歌里的人名地名。于是,《达拉崩吧》在B站有了各式各样的版本。


ilem拍摄制作的《达拉崩吧》简陋画面

《达拉崩吧》的出圈,离不开三次元世界主动伸来的橄榄枝,因为赢得了二次元受众,就等于赢得了年轻人。二次元也借势突围,从边缘走向主流。

第一次标志性的出圈,是江苏卫视2019跨年晚会,薛之谦和洛天依合唱了《达拉崩吧》。一个真人歌手,一个虚拟歌手,靠全息投影在舞台上实现了对唱。洛天依扔给薛之谦一把宝剑,空中飘浮着一只蓝色的龙。这场打破次元壁的表演成了整场晚会的亮点,有人评价,《达拉崩吧》给二次元“争了一口气”。


薛之谦与洛天依合唱《达拉崩吧》

后来,《达拉崩吧》渐渐脱离了虚拟歌手,完全由真人歌手演绎。偶像女团火箭少女101在她们的第一次演唱会上演绎了改编版《达拉崩吧》。杨超越穿着萝莉装率先登场,一人尬演公主、勇士的不同身份。剧情被改成偶像少女团斗恶龙救粉丝的故事。而勇士的名字则由火箭少女成员的名字拼凑而成。


火箭少女101演绎《达拉崩吧》

再后来,歌手那英在《蒙面唱将猜猜猜》里,戴着一只巨大的饼干头套演唱了《达拉崩吧》。央视主播朱广权则将《达拉崩吧》和黄梅戏嫁接到一起,展现了央视名嘴的绕口令功夫。《达拉崩吧》就这样一步一步迈向主流文化圈。

《达拉崩吧》的出圈,在ilem看来,是一种机缘巧合。但这不是ilem第一首出圈的歌,也不是最后一首。湖南卫视2016跨年晚会上,李宇春曾演唱他的《普通DISCO》,2018年汪峰也在《歌手》第二季中演唱了这首歌。

2019年,B站牵线,ilem联手音乐制作人张亚东发行了一张特殊的专辑《2:3》。专辑名中“2”代表二次元,“3”代表三次元,同样的歌,在专辑A面由洛天依、言和、乐正龙牙等虚拟歌手演唱,在B面则由戴荃、彩虹室内合唱团、陈乐一、欣小萌等真人演唱。


ilem,这是他唯一一次“被迫”真人露照片的营业

“他可是张亚东啊,说他的团队是国内最好的团队也不为过。”ilem说。不过,录制《2:3》的时候,ilem也有遗憾:“人声版的编曲改动非常大。我能理解,这样做是为了有对比,为了适应人声。但我很想知道,在我不成熟的原版思路上由真人去演唱,会是什么模样。”

虚拟也好,人声也罢。二次元也好,三次元也罢,在ilem看来,不该有太多标签,“音乐服务大众,让人身心愉悦的功能,是相通的”。

虚拟偶像崛起,会取代真人吗?

虚拟歌手洛天依拥有的原创歌曲已超过一万首,超过了任何一位真人歌手,更有成千上万的粉丝在坚持为她写歌。在B站,和ilem一样持续发歌,有粉丝追捧的创作者被称为P主,即producer,制作人。

“我第一次听洛天依的声音,也觉得有点奇怪。因为是通过语音库合成的,像机器人。但听多了就接受了,到现在,对她的声音有感情了。”ilem说。


虚拟歌手洛天依

虚拟歌手音域比真人广,对不同风格音乐的适应性很强。这首《达拉崩吧》很难唱,不仅需要高音,还需要“铁肺”。在歌曲结尾,好像按下了快进键,演唱者要一口气唱完长长一串名字。

“最后,周深有一个字没唱出来,因为他不得不在这里换一下气。”ilem说,“这首歌是给洛天依写的,当时根本没考虑要留气口,因为她不需要换气。虚拟歌手可以做到真实歌手做不到的事情,实现人声规则之外的效果。这一点对创作者来说很有吸引力。”

周深版的《达拉崩吧》,一开口就很抓人。他在扮演公主角色时,模仿了洛天依的声音,像是加了音效一样,有一种机械感。虚拟歌手的声音比较刻板,缺乏人类唱歌时的情感表达。他们是需要“调教”的,需要通过参数调节,反复尝试,让声音更有真人的感觉。从洛天依诞生以来,她的声音一直在发生变化,机械感逐渐降低,越来越像真人。

当有一天,随着技术发展,洛天依的声音和真人没有区别了,她的独特性是否就丧失了?ilem说:“不会,即使跟人声一样,但她还是拥有独一无二的声线、音色、表达方式。她不会失去自己的个性,这是人们喜欢她的原因。”

去年在上海,洛天依和初音未来等虚拟歌手的演唱会,现场观众过万,线上更有600万人次观看。不光是虚拟歌手,近几年,虚拟偶像行业发展迅速,他们正在拍广告、上节目、开演唱会,抢着真人偶像的饭碗。随着ACG、AI、全息投影等技术的发展,虚拟偶像存在的场景越来越多元,这两年,虚拟主播VTuber也在逐渐出圈。ilem相信,虚拟偶像产业的未来会越来越好。因为他们不会有人类的俗世经历,不会老,人设不会崩塌,永远那么完美。


虚拟主播绊爱

出圈后的虚拟偶像,会取代真人偶像吗?如果有一天,只要输入和弦,AI也能写歌了,会替代真人创作者吗?ilem说:“只能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找到自己能做的事。”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