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可以弹尤克里里,但没人能像他们那样天马行空

文化观澜 2018-07-13 19:48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7把尤克里里的伴奏加上洋腔洋调的演唱,这必定成为最独特的一版《无地自容》。

小小的尤克里里,比手掌大不了多少,谁都可以很快上手。据说在速成班上,零基础的成年人20分钟可以学会4首曲子。然而去听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的演奏,你会发现,这件充满草根性的乐器不容小觑,虽然只有4根弦,但却可以生发出无限的可能性。

 

1985年,当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成立的时候,在大众眼里还是一个奇怪的存在。怀抱如此简单的乐器,可以持续吸引观众聆听吗?33年过去了,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早就用他们的坚持打破了人们的质疑。他们曾在悉尼歌剧院、卡内基音乐厅、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表演,参加全世界各种各样的音乐节演出,票子总是很快就一售而空。在2009年的BBC逍遥音乐节上,他们甚至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992个人在这场音乐会上共同演奏贝多芬的《欢乐颂》。《泰晤士报》将他们誉为英国的“国宝”。

世界上第一支尤克里里乐团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乐手在后台排练。

 

7月13日晚,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在上海夏季音乐节带来了一场户外音乐会,光看曲目单就让人兴奋:流行巨星Lady Gaga的《生来如此》(Born This Way),昆汀·塔伦蒂诺电影《低俗小说》的片头曲《蜜色罗小姐》(Misirlou),迈克尔·杰克逊的舞曲《节奏奴隶》(Slave to the Rhythm),普罗科菲耶夫芭蕾舞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选段《蒙太古与凯普莱特》(Montagues and Capulets),以及由口哨和尤克里里合奏的巴赫主题等。

 

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的宗旨是“挑战你对这件乐器的所有想象”,古典、爵士、摇滚、民谣、流行……他们几乎能用这件乐器演奏所有类型的音乐,天马行空。除了演奏之外,他们还会加入吟唱、吹口哨,把尤克里里翻个面,就可以变成一只手鼓,带来多变的节奏。他们还喜欢在演出中设置情境,加入丰富的肢体表演,甚至6个人共同弹奏一把小小的尤克里里,让音乐会的气氛变得轻松幽默。难怪世界各地有不少喜剧节也会邀请他们去表演。

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给观众带来了本届MISA的第五场演出,《玫瑰玫瑰,我爱你》《吹口哨的巴赫》等朗朗上口的歌曲,让观众在夏夜微风拂面,很是惬意。

 

串烧曲《离开亨德尔》掀起了音乐会的高潮。他们利用亨德尔协奏曲的一小段动机,把《带我飞向月球》(Fly Me To the Moon )、《爱情故事》(Love Story)、《秋叶》(Autumn Le ave s )、《狂野的世界》(Wi l d World ),《用他的歌温柔地杀我》(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 《加州旅馆》(Hotel California ), 《我会活下去》(I’ll Survive)七首风格迥异但和弦走向相同的歌拼接在一起。到最后,七人七个声部同时演唱七首歌,竟呈现出一种奇妙的和谐。

 

而整场音乐会最让上海观众惊喜的,要数乐团特意为这次演出准备的两首中文金曲。一首是老上海爵士风的《玫瑰玫瑰,我爱你》,一首是返场时唱的黑豹乐队摇滚经典《无地自容》。雷莎·瑞亚告诉记者,两年前首次来上海演出的时候,他们听到《玫瑰玫瑰,我爱你》这首歌,非常喜欢。“我们了解到这首歌是上世纪40年代一部著名的中国电影的插曲。到了50年代初,因为美国歌手弗兰基·莱恩的翻唱,在美国甚至全世界走红。我们很喜欢这首歌,就学了中文版,唱给大家听。”至于《无地自容》,中文歌词十分复杂,要完整唱下来中文版,可得下不少功夫。尤克里里的伴奏加上洋腔洋调的演唱,这必定成为最独特的一版《无地自容》。

上海本地学生社团开米快闪尤克联盟的乐手“国宝”级尤克里里乐团切磋技艺。

 

小小的尤克里里,如何能诠释如此多不同类型的音乐?乐团成员海斯特·古德曼告诉记者:“我们首先做的是聆听,聆听各种各样的音乐。然后,我们尝试将音乐分解开来。我们每个人演奏大小和形制不同的尤克里里,每个人承担不同的角色,合在一起,就成就了独一无二的音乐。我们不是原样照搬,而是用我们的方式进行新的诠释。”

 

一头白发的戴夫·苏奇33年前就加入了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他肢体语言丰富,是团队里的“搞笑”担当。他说:“我们乐团最特别的地方在于,每个人都可以跳出来担当独奏或主唱,其他人进行默契的配合,这让我们的音乐可以产生无穷无尽的变化。”

 

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团长乔治·欣奇利夫曾说,尤克里里最大的魅力在于,只要抱着它,你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要歌唱。它向所有人开放,观众看完演出回家后会忍不住想:我也可以弹尤克里里!

 

演出当晚,上海城市草坪音乐广场上聚集了2000名观众,其中不乏尤克里里的爱好者。本地尤克里里社团开米快闪尤克联盟的几位成员也登上舞台,和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合作了一首歌。在从事尤克里里教学的陈玲看来,大不列颠尤克里里乐团最可贵的地方,不仅仅在于他们能玩转不同类型的音乐,开发出丰富多彩的演奏方式,更重要的是,他们所呈现出来的对音乐的热爱。“我常常带学生去户外草地上坐下来,一起弹着尤克里里唱着歌,这种感觉非常好。我希望我教出来的学生都能在音乐中找到快乐。”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图片编辑:项建英
图片摄影:蒋迪雯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评论
打开上观新闻APP,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