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家 | 难民政策,默克尔执政的阿喀琉斯之踵?

世界观 2018-06-24 12:33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郭婧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德国稳固的政党体制已一去不复返,即使默克尔此番侥幸度过艰难险阻,走出困境,她领导的大联合政府未来面对的道路也十分艰难,而且会愈发艰难。

 默克尔领导的第四届政府执政刚满百日,却因难民政策的改革问题陷入其从政以来最大的危机,这次向她发出责难的不是别人,而是来自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CDU)的姐妹党——基社盟(CSU)。


    
6月11日,联邦内政部长、基社盟主席泽霍夫突然宣布取消原定12日发布其新难民政策的安排。新政策包含63项内容,默克尔对其中的62.5项都表示支持,唯独要求泽霍夫删去“将此前在欧盟其他成员国登记的难民拦在德国边界”的内容。双方各执一词,泽霍夫称这一内容符合欧盟现行法律,而默克尔则认为这样不负责任的行为只会徒增邻国,尤其是南欧国家的负担。基社盟给了默克尔差不多两周的时间来给出一个欧洲统一的解决难民问题的方案,并宣布如果默克尔无法做到,德国联邦警察将于7月1日在德国边界遣返在德国寻求庇护失败的难民。根据默克尔方面的说法,她可以直接阻止泽霍夫并命令边界保持开放状态,因为《基本法》第65条明确规定:“联邦总理决定政治方针,并对其负责”。泽霍夫承认德国总理制定纲领方针的职权(Richtlinienkompetenz),但也表示只有他自己才有权向联邦警察发出指令。


    
一直以来,泽霍夫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都颇有微词,多次在公开场合发表反对接收难民的言论,基民盟、基社盟这两个姐妹党之间也早已不再琴瑟和鸣,但出现如此巨大的裂痕,尚数首次,两党陷入了历史上最大的危机。


    
欧洲难民危机爆发以来,德国接收了大量来自叙利亚、伊拉克、非洲等地的难民。其中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德国分别接收了89万、28万和20万名难民。相对于德国8250万的总人口数而言,此番接收的难民群体数量相当庞大,使得德国俨然已转型为全球第二大移民国家。基社盟和许多德国民众至今仍无法理解,2015年的秋天,默克尔何以如此轻率地打开国门。


    
当时别无选择的默克尔一直希望欧盟其他成员国能够按照她的想法共同应对难民危机,显然其他伙伴国家并没有这样做。德国国内对此怨声载道。基社盟此次明确表示,希望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对其他国家的态度能够强硬些,希望通过对德国边境的严格管控,对其他欧盟成员国施加压力,使其各自亦能严守各自边境,而不要将难民轻易放入德国。但默克尔却始终担心这会在欧洲各国间造成一系列争端,使欧盟内部进一步分裂。


    
近年来,难民问题为右翼民粹势力进入欧洲各国议会和政府铺平了道路。基社盟在这个节骨眼对默克尔施加压力,正是担心在今年10月巴伐利亚州的议会选举中失去选民的信任,有过多选民流失至另类选择党。巴伐利亚州是基社盟的大本营,若该党不能继续在此次选举中保持一党独大的绝对多数,该党的发展将岌岌可危。最新民调显示,基社盟在巴伐利亚州的支持率已跌至40%,以泽霍夫和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为代表的基社盟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中。赢得选民,获得选举的绝对多数,是他们安身立命之根本。为此,他们什么都可以放弃,包括联邦总理默克尔,也包括欧洲一体化。


    
为了免受基社盟的摆布,为了挽救政权,这一次,默克尔打算用尽全力进行反抗,她正以惊人的速度飞往世界各地,以期使难民问题取得突破性进展。至今为止,最有效的解决方法可能就是默克尔的“支票外交”。土耳其近年从欧盟获得约60亿欧元的经费,用于阻断不断涌入的难民潮,并在土耳其境内为成千上万的难民提供住所。6月21日,默克尔访问了约旦这一重要的难民来源国,并承诺支付1亿美元的贷款。23日,她又访问了接收大量叙利亚难民的黎巴嫩,当然也是带了大额支票,使更多的难民能留在其家乡或距离家乡不远的地区。


    
此外,她积极与欧盟各国斡旋,希望能在月底前与欧盟各国达成统一的欧洲方案。但是大多数欧盟伙伴现在都在试探默克尔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本月19日,马克龙在柏林附近的梅塞堡(Meseberg)与默克尔进行了双边会谈,并毫不费力地获得了默克尔对欧元区高达数十亿的预算的承诺,马克龙与默克尔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支持加强欧盟外部边境的计划。


    
今天,默克尔将在布鲁塞尔与欧盟部分成员国举行小范围的难民峰会,此次会议将在制定移民问题解决方案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匈牙利、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这几个东欧国家基本已不再接收难民,因此压根不会参会。意大利人虽然会出席,但却明确表示不会签署任何联合声明。奥地利总理库尔茨也坚持严守与巴伐利亚州的边界线。此外,参会的只有法国、希腊、保加利亚和西班牙。


    
基民盟与基社盟党内几乎没有人认为默克尔能在此次会议上以强硬的态度应对各国,并在两个星期内成功与欧盟其他国家达成关于移民问题的双边协定。三年来,默克尔一直在努力为难民政策提供欧洲统一的解决方案。过去三年都无法做到的事,如何能在两周内实现?


    
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默克尔辗转于意大利、奥地利和匈牙利等国,不知疲倦地进行谈判,最终带回了几份愿意共同加强难民政策的声明,但却依然无法达成欧洲统一的解决方案。于是,这场危机又变回德国内政的问题,一个关乎默克尔政权的问题。


    
在7月1日召开的基民盟主席团会议后,默克尔将公布其与欧盟伙伴国达成的解决方案,基社盟也将在同日召开党内最高层的会议。此后,联盟党是否会重修旧好,联合执政,尚不得而知。但根据德国《明镜周刊》的一项调查显示,德国大部分民众表示,基社盟和基民盟未来应各走各的路。若双方彻底撕破脸,这不仅代表着默克尔政治生涯的句点,更可能是德国政党体系的终结。


    
若泽霍尔强调默克尔与少数邻国达成的双边协议不是基社盟向默克尔所要求的“同等有效的”(wirkungsadäquat)方案,并坚持从7月1日起全面拒绝难民入境。默克尔可能因为无法容忍自己的立场遭到公开质疑,对泽霍夫不再信任,而解雇其作为内政部长的职务,亦或者基社盟自己首先提出退出大联合政府。由于在联邦议院中,基民盟和社民党现有席位不足以组成新政府,他们可能拉上在“牙买加谈判”中毫不掩饰自己组阁意愿的绿党,组成由基民盟、社民党和绿党组成的全新的大联合政府,还有一种更大的可能则是在今年秋天重新进行联邦议院选举。


    
当然,也不排除发生以下两种戏剧性的可能:至今发生的一切很可能只是基社盟在作秀。对于10月举行的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泽霍夫和索德已经实现了他们的首要目的,即在选民面前尽可能反对总理的难民政策,然后通过强调公民责任避开最后一击。泽霍夫将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默克尔与欧洲伙伴取得的成就还不够,但至少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开始。然后,基社盟会给默克尔设定另一个更模糊的期限,用以制定全面的欧洲解决方案。许多基社盟的支持者看到这样的变局,会不禁感叹,泽霍夫和索德又一次在默克尔面前屈服了。但实际上,泽霍夫和索德成功地开展了团队合作,对默克尔及其政策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攻击,这让选民满意,基社盟则将在10月份的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选票。


    
另一种戏剧性的可能则是默克尔在仓促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自己的失败以及泽霍夫与基社盟的巨大胜利,并亲自宣布全面阻止难民进入德国。默克尔的政策转变将引起基民盟左翼人士的愤慨,社民党也表示不会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并将离开大联盟。因此,默克尔别无选择:她必须辞去总理职务,或者向联邦议院提出信任问题投票。议员们很可能对默克尔表示不信任,最终默克尔会辞去总理一职。依据德国《基本法》,德国议会不能自行解散。但如果联邦总理不能获得议员的信任投票,联邦总统则有权在21天内解散联邦议会,并举行新的选举。在这种情况下,联邦议院会任命议长朔伊布勒(基民盟)担任临时总理一职。已经75岁的朔伊布勒无法长期胜任总理一职,因此,在来自基民盟的卫生部长施潘以及默克尔的心腹、基民盟秘书长克朗普-卡伦鲍尔之间围绕总理候选人和基民盟主席的竞争将愈发激烈。


    
泽霍夫和默克尔至今的表现就像是一对婚姻即将走到头的夫妻,他们能否顾念旧情,重修旧好。各方博弈的结果究竟如何,德国政局将向何处去,默克尔能否力挽狂澜,带领联盟党走出此次危机,现在还真的难以定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德国稳固的政党体制已一去不复返,即使默克尔此番侥幸度过艰难险阻,走出困境,她领导的大联合政府未来面对的道路也十分艰难,而且会愈发艰难。

    (作者为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上观用户先来登录吧!
换一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发表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