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与扬弃带给我们哪些深刻思考

上观学习 2018-05-14 06:5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润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着力点究竟在哪里?

马克思是以资本主义的最深刻最彻底最科学的批判家而闻名于世的。不过,对资本主义弊端的揭示、矛盾的考察和灭亡的预言,虽是马克思的资本主义批判的主要内容,但并非其全部内容。事实上,他对资本主义的历史贡献的肯定,亦是其资本主义批判的重要内容,也是其历史唯物主义大厦的不可分割的部分。

 

资本主义解放了生产力

 

就像奴隶制相对于原始共同体、封建制相对于奴隶制,是历史的进步一样,马克思承认,资本主义相对于包括封建社会在内的前资本主义诸形态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进步,“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概要说来,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有五个方面的肯定。

 

首先,资本主义大大解放了生产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生产了前所未有的财富,用现代经济学的术语来说,它结束了长达几万年的短缺经济,使人类从整体上进入过剩经济阶段。“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这就使人类有可能摆脱无休止的“争夺必需品的斗争”,进而为共产主义社会准备了物质前提。

 

其次,资本主义开创了世界市场。这个与社会化大生产互为因果的全球化进程,不仅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而且消灭了封闭狭隘的小生产和自然经济。马克思是公认的全球化进程的最早最经典的表述者:“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联系。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同前述关于生产力的表述一样,马克思的这一思想也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为他之后的所有人,包括马克思主义的敌人所承认。

 

再次,资产阶级的经济成功必然导致政治民主,因为“商品是天生的平等派”。马克思不否认资产阶级开创的政治民主的局限性,也不否认它相对于前资本主义的专制的进步意义。“专制制度的唯一原则就是轻视人类,使人不成其为人”。这个被马克思称为“政治解放”和“资产阶级革命”的进程,在他看来是人类解放的总进程的重要和必要阶段。

 

第四,基于生产力发展、世界市场和政治解放,资本主义在精神上也解放了人。中世纪,因为其普遍贫困、无处不在的人身依附和闭关自守,被马克思视为“人类史上的动物时期,是人类的动物学”。而动物是谈不上有什么精神生活的。资本主义“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产品。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所有这些,极大地开扩了人的视野,解放了人的精神。

 

基于以上认识,马克思认为,前资本主义诸阶段的特点是建立在天然的共同体束缚基础上的“人的依赖关系”,人类整体停留在动物式的生存水平即争夺必需品的斗争上。资本主义时代的特点则是,通过等价交换原则即“物的依赖关系”,粉碎了这些共同体,使人类得以摆脱动物式的生存,实现了政治自由和初步的精神自由。这些成就又使得一部分人开始成为全面发展的个人。

 

最后,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其内部必将产生向社会主义过渡的生产关系要素。在《资本论》第三卷中,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的股份公司,也和合作工厂一样,应当被看做是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转化为联合的生产方式的过渡形式”;股份制是“在资本主义体系本身的基础上对资本主义的私人产业的扬弃”。这个判断暗含着一个重要启示:出生自资本主义的股份制,有可能为社会主义所用。

 

共产主义如何扬弃资本主义

 

“扬弃”一词,源自马克思所继承自黑格尔的辩证法,意指在否定旧事物的同时,肯定、继承和发展旧事物中的积极因素。马克思眼中的共产主义,是建立在资本主义取得的上述成就基础之上的。在物质财富的丰富及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的深度和广度上,社会主义只有比资本主义做得更好,才是真正进步和持久的。

 

他把共产主义称之为“社会解放”或“人类解放”。这种解放,包容了但绝不局限于政治解放。资本主义条件下人的解放、自由和全面发展只有借助物的依赖关系才能实现,因而是片面的和局限于少数人的。在最坏的情况下,资本主义甚至不能使大多数人摆脱贫困;在最好的情况下,资本主义使多数人仅仅摆脱贫困而无法摆脱异化或物化。这种物化使人沦为物的奴隶,无力取得精神的彻底自由和个性的全面发展。

 

因此,马克思坚决反对脱离生产力发展及政治自由,仅仅从公平分配和公有制理想出发,去否定资本主义和设计理想社会的种种企图。在他看来,在资本主义开创的社会化生产已经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的时代,这无异于开历史倒车。私有财产的消灭必须以“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为前提,否则“就只会有贫穷、极端贫困的普遍化”;“而在极端贫困的情况下,必须重新开始争取必需品的斗争,全部陈腐污浊的东西又要死灰复燃。”这些所谓社会主义,是唯心史观的表现,代表了比资产阶级还要落后的封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利益,代表着复辟小生产和自给自足经济的反动企图,是不折不扣的空想。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用专章批判了这些小资产阶级的和封建的社会主义。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他更是用“两个决不会”的经典表述,从历史唯物主义的高度,对“两个必然”进行了补充:“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

 

总之,不能站在比资本主义还低的历史基点去否定资本主义,只能站在比资本主义更高的基点即人类解放的高度去扬弃它超越它;不能在倒资本主义的异化、两极分化这些脏水的时候,把人类在资本主义的澡盆里培育的婴儿也倒掉。这才是马克思的资本主义批判的精髓所在。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如何影响了当代中国共产党人

 

马克思在其晚年已经预感到,由于历史发展的复杂性和多样性,非西方国家有可能不经过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这个“卡夫丁峡谷”而走向社会主义。囿于时代局限,他没有也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给出具体答案。商品生产是否只能和资本主义相联系,他也持不确定的和开放的态度。

 

二十世纪的历史给出了答案。十月革命、中国革命的胜利,使马克思的预感部分成为现实。然而,在这些确立了共产党领导地位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落后国家,面对着既苦于资本主义的发展,更苦于资本主义的不发展的现实,用什么手段补上发展生产力这一课,冲刷掉前资本主义的污泥浊水,同时避免内生于资本主义的灾难,还有待艰苦的探索。由于客观局限和主观失误,这些国家几乎无一例外地出现了马克思形象地称为“死人抓住活人”的局面,其执政党不同程度重蹈了历史上空想社会主义的覆辙。

 

中国共产党人在这个问题上也有过教训。然而,它善于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从毛泽东经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国共产党的几代领导核心不断总结经验教训,逐步抛弃了对马克思主义的片面的教条式的理解,不断深化对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关系的认识。

 

早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就认识到,中国的资本主义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社会主义改造刚刚完成,毛泽东就考虑,是否可以先消灭资本主义,再发展一点资本主义。邓小平进一步得出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闭关自守搞不了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必须向资本主义学习一切有利于发展生产力的先进经验和科学技术、商品生产的充分发展是不可逾越的历史阶段等结论,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道路。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更是继往开来,以一系列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和实践创新,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以上认识和实践成果,在重新认识社会主义的同时,也验证、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的资本主义批判理论。

 

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及其相互关系的科学认识,体现在诸多方面。对待全球化和国际秩序的新的认知,就是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方面。虽然全球化是资本主义首先开创的,当今国际秩序也是建立在资本主义所开创的主权体系和世界市场的基础上,因而不可避免有着脱胎于资本主义制度的种种局限,但是当代中国作为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并没有因而否认此二者在发展生产力、扫荡野蛮落后的前资本主义要素、营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的时代进步性,进而得出了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勇于拥抱全球化的结论。与此相联系,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做出了“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等庄严承诺。在实践上,当代中国已是全球化的主要引擎,是国际秩序的主要维护者。


作者单位: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上观用户先来登录吧!
换一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发表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