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神曲的彩虹合唱团,你还会喜欢吗?

文化观澜 2017-07-09 09:15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彩虹合唱团唱了相泽直人的《我歌唱的理由》,为了一只小猫,为了一棵小树,或者为了一个孩子。

演出前的下午,金承志穿着红色短裤和脏兮兮的“飞跃”球鞋坐到对面。“媒体老师,麻烦不要拍我下半身好吗?”不好,摄影老师照拍不误。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指挥金承志

 

7月8日晚上,彩虹合唱团在夏季音乐节的舞台上带来《双城记》音乐会,上半场用日语演绎日本合唱作曲家相泽之人的作品,下半场演绎金承志的《落霞集》和《旅行者一号》。

彩虹合唱团《双城记》现场

 

彩虹合唱团已经很久没有和金承志以外的指挥家进行音乐会的合作了。金承志说,这次和相泽直人合作之后,还会和西方作曲家Ola Gjelio 合作一场音乐会。“一个合唱团不应该被一位指挥家和作曲所局限,应该唱什么像什么。彩虹目前有许多我的个人印记,应该更多地去开疆拓土,尝试不同的风格。不论和哪个地区的音乐家合作,都要从他们身上汲取新的东西,让彩虹更加多彩。”

 

“他们都把演出当成生命中的嘉奖”

 

“相泽直人是我的偶像。”金承志说。《双城记》音乐会上半场演绎了相泽直人《梦中所见》《在黑暗中》《我想遇见你》等作品。他的歌词大都来自诗作,充满日本美学精致清新的印记。他认为,唱歌是有感而发的表达、是生活的一部分。

 

7月5日,相泽直人来到上海与金承志和彩虹合唱团相见。金承志说:“他比我大9岁,是一位很成功的合唱作曲家,但他一点都不做作,他喜欢喝啤酒,打电动,和我们这一代的生活很近。”描述乐句的时候,他会做出非常日常化的形容,比如,“演唱时想象距离谱子有20米”,“就像早上没睡醒,地铁上却没有座位只能拉着手环的感觉”。

 

彩虹合唱团有大约60个团员,包括投行职员、程序员、设计师、会计、人类学博士后、哲学研究者、美食博主、中小学教师、高校学生等。金承志说,大家的作息表完全不一样,唯一的共性是,“每周六晚上6点到9点,都会一起在排练厅里享受音乐”。结束了排练,做会计的人继续为数字担忧,做医生的人继续进入手术室开刀。”

 

彩虹合唱团的团员都有着很高的“忠诚度”。“有许多朋友想要加入彩虹合唱团,但我们每年大约只能空出一两个名额,大家离开乐团都是一些不得已的理由,比如出国留学。”随着彩虹合唱团的走红,演出变得越来越多,今年会在无锡、深圳、杭州等地巡演。虽然许多团员要处理演出和日常工作之间的冲突,“但从来没有团员抱怨太累,我们都把演出当成生命中的嘉奖。”

 

“我不想拿中国古典诗词来炒作”

 

金承志的作品大约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张士超》这样的“网红神曲”,金承志常常会根据“时令”,“有感而发”去炮制;一类是《我喜欢》这样的“流行风格”的小作品,他一年大约能写出“10来首”;还有一类是《泽雅集》《落霞集》这样的严肃套曲,他大约一年写一部,下一个乐季计划完成《白马村游记》。

 

三类作品中,最火的当然还是《张士超》这样的“神曲”,其次是《我喜欢》这样的“小清新”。需要花上三个月时间“娓娓道来”的《落霞集》等作品相对没有得到那么多关注。金承志坦诚地说:“不能否认‘神曲’的影响力,有的人就喜欢吃水煮鱼,每顿都吃,不能说这不好。如果没有《张士超》,不会有这么多人关注彩虹合唱团。” 当然,随着他们的走红,商业创作越来越多。金承志回应说:“挣钱不丢人吧,何况是为了让彩虹更好地开音乐会。”

 

无论是《泽雅集》还是《落霞集》,金承志的作品中常常有中国古典文学的印记。“我18岁刚开始创作的时候,作品都是从古诗词中寻找灵感。现在我30岁了,反而觉得我需要更多的沉淀,脱离掉对中国诗词文字表面的解读,进入更深层次的东西。”他本来计划今年用辛弃疾的词进行创作,但这个计划暂时搁置了。“我希望自己不要沦为拿中国古典诗词来炒作,但我不会放弃在古诗词中的努力。”

 

(编辑邮箱:scljf@163.com) 图片摄影:赵齐 蒋迪雯  图片编辑:曹立媛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评论
打开上观新闻APP,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