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年非法拘禁少女50多小时,父母失职接受“强制亲职教育”

舆情 2020-07-26 12:4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法制日报
“强制亲职教育”不仅提升父母的监护责任,提高他们教育子女方面的专业化程度,更重要是一种法治意义上的提醒和棒喝。

江苏省张家港市一名16岁少年非法拘禁一名少女长达50多个小时,而在此期间,这名少年的父母居然一直没有联系过他。日前,这对失职的父母被检察院责令接受“强制亲职教育”。

少年离家3日未归

父母不闻不问

2019年4月19日,一名叫成然的16岁的少年,在15岁的韩某授意下,和两个未满16岁的同伙殴打、非法拘禁一名14岁少女,涉嫌非法拘禁罪。今年3月23日,案件移送至张家港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这50个小时是周五傍晚到周日晚上,不满17岁的孩子一直没有回家,父母却不闻不问,这是一个怎样的家庭?

4月23日,张家港市检察院对成然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决定,同时责令其父母接受为期一年的“强制亲职教育”,并向张家港市家庭教育服务中心发出《亲职教育辅导委托函》。

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盛敏表示,“强制亲职教育”是指国家强制要求涉罪未成年人或未成年被害人的父母接受专业的教育指导,其目的不仅在于提升父母教养子女的技巧与能力,更在于督促父母切实履行其监护教育职责。

检察官从成然的父母那里了解到,成然是一个从小就因学习成绩差而非常自卑的孩子,中考成绩一塌糊涂,上了一所技能培训学校,交上不良朋友后开始抽烟、喝酒、夜不归宿,他的父母却不闻不问。

在向张家港市家庭教育服务中心发出的《亲职教育辅导委托函》中,写着责令这对父母接受亲职教育辅导的理由——“对成然长期留宿宾馆、不回家居住、交友不慎,抽烟喝酒等缺乏有力监管,导致成然实施犯罪行为。”

张家港市家庭教育服务中心老师朱冬梅,也参加了4月23日的不起诉和训诫。听承办检察官盛敏介绍了相关案情和社会调查情况,沟通了这个家庭存在的问题,拟定了初步的亲职教育方案。

用法律手段弥补亲情

助力家长正确履责

4月27日上午9点左右,成丰夫妇带着成然一起来到了张家港市家庭教育服务中心,准备接受亲职教育培训。成然父亲对于参加培训既紧张又期待,希望通过老师的指导,与孩子有更好的沟通和交流。

走过摆满绿植的走廊,朱老师带他们走入二楼的“父母书房”,这是一间主题书屋,也是一间“个询室”。墙面上有两行绿色的大字:“父母的言行是书,时刻影响着孩子”。

家庭教育辅导环节,主要以巴林特小组的形式举行。所谓巴林特小组,是指团体心理督导分享的一种形式,由共同遭遇的人一起聚在安全、彼此信任的空间环境中,心理导师主导,进行适时、适当的引导,让参与者更清晰地看清自己,也激发参与者相互之间的共鸣。成然父亲觉得,通过此次学习,他认识到自己忽视了孩子的感受,希望通过接下来的学习和成然一起成长,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据了解,这样的线下课程,还要再进行11次,每一次都有不同的侧重点。每个月,朱冬梅都要和检察官盛敏就亲职教育进展的情况进行沟通。亲职教育课程结束后,家庭教育服务中心将出具报告,张家港市检察院将联合妇联对评估结果进行审查。

检察机关将引入社会专业力量

实现 “双向教育”

在此之前,张家港市检察院与服务中心进行的3起亲职教育案件都取得了较好的效果。除了针对成然父母这样附条件不起诉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还有一起案件针对的是未达刑事责任年龄的罪错未成年人的监护人。

检察官熊健介绍,该案是由两个14岁女孩,教唆一个17岁男孩,用殴打、欺凌等方式强迫一名少女卖淫,虽然因被害人报警未能得逞,但性质非常恶劣。17岁男孩因为强迫卖淫罪被判刑2年,两个女孩因未满刑事责任年龄,未被追究刑事责任,被送到服务中心进行亲职教育。

检察官熊建介绍,在试点阶段,他们探索的不少经验都被吸纳进江苏省检察院、省妇联出台《关于联合开展亲职教育工作的实施意见》,比如引入社会专业力量、“一个家庭一个方案”,还有“双向原则”即为了更好地实现亲职教育效果,亲职教育可吸纳未成年人共同参与,实现“双向教育”。

“强制亲职教育”的司法实践始于2013年,当时,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为涉罪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开设“亲职教育”课堂。此后,多省市结合实际情况进行了探索。这一理论的核心主张是,国家是儿童的最终监护人,如果父母不能监护好孩子,国家有权力,也有责任对父母的监护权进行干预。对于用法律手段实施“强制亲职教育”弥补监护缺失问题的方式,央广评论员张彬认为:

“强制亲职教育”

让不合格父母“回炉再造”

央广评论员 张彬

“强制亲职教育”系国家公权力强制介入干预家庭监护的一种方式。在现实生活中,由于自身素质的原因、社会的原因,以及传统观念等束缚,有些父母不懂得怎么教育自己的孩子,甚至有父母遗弃孩子的极端现象,严重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还有的父母对孩子疏于管教,导致未成年人最终走上歧途,所以,对于不称职的父母进行“强制亲职教育”势在必行。

从社会意义上来讲,“强制亲职教育”不仅提升父母的监护责任,提高他们教育子女方面的专业化程度,更重要是一种法治意义上的提醒和棒喝。将家庭教育纳入法治层面,可以更好地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引导父母科学理性教育孩子,甚至可以对父母进行强制监督,意义深远。

栏目主编:张武 文字编辑:董思韵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评论
打开上观新闻APP,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