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加拿大新政府即将亮相,“光环”褪色的特鲁多能否打破“魔咒”?

世界观 2019-11-19 21:03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陆依斐
特鲁多的第二任期并不轻松。

在上月大选中以微弱优势获胜后,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宣布,他领导的自由党不会与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而是寻求组建少数党政府,新政府将于11月20日就职。

但据以往经验,加拿大少数党政府往往“短命”,加之特鲁多在第一任期内被指执政表现欠佳,个人形象受损,“光环”褪去的他将把加拿大带向何方引起舆论关注。

分析认为,特鲁多的第二任期并不轻松,在他努力实现竞选承诺的过程中,特鲁多将不得不平衡联邦和地方层面的利益诉求,弥合党派分歧以及“碎片化”的政治。

“光环”褪色

根据加拿大法律,联邦众议院选举每4年举行一次。加拿大第43届联邦众议院选举10月21日举行,众议院338个席位公开争夺。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的政党成为执政党,该党领导人出任总理。

大选期间,各党围绕经济、福利、医疗、移民、气候变化等议题展开激烈交锋。选情从起初的“五党逐鹿”(自由党、保守党、新民主党、绿党、魁北克集团)演变为自由党与老对手保守党之间的“两强争霸”格局,两党支持率一度势均力敌。

根据加拿大选举委员会10月22日公布的投票结果,在众议院338个席位中,自由党获得157个席位,保守党121席,魁北克集团32席,新民主党24席,绿党3席,独立参选人1席。

尽管特鲁多在大选中猛打“经济牌”,刷政绩,最终得以成功连任总理,但与四年前逆势翻盘的风光无限不同,特鲁多和自由党这一次失去了绝对优势。

在2015年的大选中,加拿大政坛涌现“特鲁多热”。当时,传奇人物、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的长子贾斯汀·特鲁多率领反对党自由党在众议院选举中一举夺魁——囊获众议院184个议席,结束保守党近10年执政地位,后者获得99席。

当时,年仅43岁的小特鲁多在大选初期并不被看好,但他在竞选中表现抢眼,支持率逐步上升,最终实现逆袭,创下加拿大父子两代人担任总理的历史。

但有观点认为,今年大选结果反映了选民对加拿大两大政党的失望。四年前,得益于部分选民对保守党的厌倦,特鲁多率领自由党获胜。这一次,特鲁多可能也是在同样的情况下获胜,换言之,选民并不是真正支持特鲁多。

法新社称,执政四年后,特鲁多“星光暗淡”。他在大选前曝出多起负面新闻,例如被指道德失范,干涉司法;媒体曝光其“黑脸妆”旧照,被指种族歧视。

曾在史蒂芬·哈珀时期担任加拿大总理办新闻发言人的安德鲁·麦克杜格尔表示:“一些光环将会褪去,这是不可避免的,我认为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但他(特鲁多)离他当选时的处境并不远。”

彭博社认为,尽管特鲁多得以连任总理,但他的第二任期将会更加艰难。美国时政新闻网站“政治”认为,大选已经结束,但特鲁多领导的少数党政府将难以驾驭加拿大复杂的政治局势。

“跛脚”政府

由于没有达到组建多数党政府所需的170席,自由党面临联合其他政党执政或组建少数党政府的选择。10月23日,特鲁多在胜选后排除自由党与其他政党联合执政可能,寻求组建少数党政府。特鲁多为何不愿“委曲求全”,而是选择组建“跛脚”政府?

上海外国语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主任钱皓教授指出,从加拿大少数党执政的历史轨迹看,当选的少数党通常不会采用联合执政的方式,一是联合政府的政治成本过高,二是执政效率降低。但少数党执政一定会采取“逐案处理”(case by case)方式,以妥协方式联合其他小党,获取支持。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丹指出,地方层面可能出现联合执政情况,但在联邦政府层面,加拿大过去很少出现联合政府。这主要因为政府要在联邦层面主推自己的政策,如果执政伙伴存在不同意见,就会直接形成掣肘。

刘丹指出,自由党作为少数党执政经验比较丰富,自由党目前掌握157席,距离半数仅差13席,在接下来的执政过程中,自由党可以采取议题“逐案处理”策略。

渥太华大学政治学教授弗朗索瓦·罗谢告诉法新社,联合执政“不是加拿大政治文化的一部分”。这种情况只在1917年出现一次,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保守党与自由党联手,推动通过征兵法案。

25岁的多伦多选民娜奥米·希金斯认为,一个少数党政府将迫使人们相互对话,这正是加拿大民众所需要的。“我们需要……开始做对每个人都最好的事情,而不是让一方或另一方看起来最好。”

不过,少数党政府往往执政“根基”不稳。具体而言,每当这类政府向议会提交法案时,需要寻求不同政党支持。反对党也可经由不信任投票推翻政府,提前选举。此外,如果执政党竭力迁就,甚至迎合反对党诉求,反对党讨价还价的能力可能日益增强,从而导致执政党传统选民的离心情绪日渐加重,民意基础愈发薄弱。

据路透社报道,加拿大曾12次出现少数党政府,执政时长很少超过两年半。“加拿大将迎来一个更加弱势和不稳定的政府”,“政治”网站对特鲁多领导的少数党政府前景表示悲观。

钱皓指出,从历史上看,少数党政府“短命”似乎成为一种规律,特鲁多领导的少数党政府确实面临“魔咒”。但从目前来看,大选后保守党内部已经出现分裂,现任党魁希尔将在明年4月的保守党大会上辞职。如果当选的新党魁政治经验不足,这也会给特鲁多带来执政上的便利。

刘丹指出,特鲁多过去四年的执政表现不算太糟,尤其经济领域表现可圈可点。少数党政府不一定会被轻易推翻,保守党若要发起不信任投票,需要其他政党和选民支持。若特鲁多接下来能在油管工程、中产阶级减税、医保等重要的国内议题上取得一定成绩,不见得会被保守党轻易推翻。

《多伦多太阳报》发表社论称,特鲁多近来一直在与反对党领袖以及各省省长会面,讨论如何让该国“碎片化”的政治运作起来。“我们希望特鲁多在失去他的多数党政府后感到谦卑和和解,学会与他人友好相处。”该报指出,长期以来,从气候变化到移民问题,特鲁多政府(总理本人和一些内阁部长)持续对异见者进行不必要的、琐碎的攻击,导致分歧恶化。

新的内阁

据加拿大媒体报道,特鲁多2015年胜选后,他的内阁里满是刚刚获得意外胜利的新面孔,但在上月大选之后,新内阁成员的选择变得更加复杂,其中涉及更多的利害关系。分析人士和内部人士表示,不少高层官员仍将留在内阁,另一些人可能会有新的职务。

据路透社报道,特鲁多10月29日迈出组建新内阁的第一步。自由党官员说,特鲁多或将更多地与新民主党合作,后者是掌握权力平衡的政党之一。

另据加拿大电视网有限公司(CTV)报道,特鲁多预计将于周三宣布一个规模更大、更加关注地区代表性的内阁,环境和气候变化部可能会分成两个部门。特鲁多可能任命来自西部省份的代表进入内阁,以将西部省份的想法融入新政府的执政方针当中。

自由党尚未公开评论内阁人选,在宣誓就职之前,内阁成员可能还会出现变动。政治分析人士史蒂芬妮·普兰特比较关注谁将出任外交部长,这可能事关加拿大能否担任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成员国。

面临挑战

舆论认为,特鲁多新政府面临的一大挑战将是解决西部能源大省艾伯塔省和萨斯喀彻温省的愤怒情绪。“政治”网站近日刊文称,特鲁多赢得连任,或将进一步加剧加拿大东西部省份分裂,加拿大西部省份“脱加”情绪正在升温。

刘丹指出,魁北克省是由于历史文化原因闹独立,为的是争取联邦政府的财政倾斜。而在这次大选中爆发独立情绪的主要是能源大省艾省和萨省,自由党在这两省铩羽而归。但闹独立可能只是表达不满情绪的做法,不一定会出现“脱加”情况。大选前的艾省民调显示,近七成民众认为联邦政府伤害了艾省利益,但不到三成民众真正赞成“脱加”。

钱皓指出,“脱加”只是部分省份在制定当地经济发展计划中将制定和执行保护“省利益第一”的一种方式,而非“脱加独立”。2000年加拿大议会通过的《明晰法案》中设置了重重限制条款,使“脱加独立”成为不可能实现的“梦”。

另从意愿上看,特鲁多当然不愿意看到东西部的分裂和联邦的削弱,但从能力上看,特鲁多需要内阁成员的支持来平衡联邦和草原省的利益和诉求,这对带领少数党执政的特鲁多是个不小的挑战。

有观点认为,除了将西部省份代表纳入内阁,通过建立一个由西部省份顾问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以帮助修复联邦政府与艾省和萨省的关系,可能有助于提升政府在西部的形象。

执政走向

据悉,加拿大新一届政府的施政重点包括推动西部石油管道工程、应对气候变化、给中产阶级减税和经济发展等。特鲁多在胜选后承诺,将继续推动连接西部主产油区艾伯塔省与太平洋沿岸城市温哥华城外的输油管道工程,方便原油“出海”运往亚洲市场。

不过,这一工程触发国内争议。一方面,工程周边地区土著居民和环境保护团体指认工程影响生态环境。另一方面,产油区抱怨政府推进工程不力。法新社称,就推动输油管道工程,特鲁多将受到来自其他政党的阻力。

钱皓指出,新政府的首要议题当属经济发展,但应对气候变化依旧是自由党的主要议题。在推进西部石油管道工程上,特鲁多仍会遭遇来自西部各省的反对和“讨价还价”。如何妥协,怎样确保西部各省利益的同时保护联邦利益,这是特鲁多必须面对的挑战。特鲁多可能采取更多的“让步”来换取西部省份的支持。

外交方面,刘丹指出,外交一向不是加拿大大选主题,特鲁多也没有在这次大选中主动提出涉及外交的竞选纲领。从他的第一任期来看,与美国的关系一直是加拿大外交的“基石”。目前看来,中国和加拿大的外交关系空间仍然较小,只有在中美关系缓和时,加拿大独立的外交空间才会比较大。

钱皓指出,新政府将继续为加拿大担任2021年的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成员国努力;继续推进自由党奉行的全球妇女儿童保护和平等权利的价值观;在加美贸易中,继续采取“独立”但不“对冲”立场,最大限度地保护加拿大的国家利益。

谈及未来的中加关系,钱皓认为,中加领导人可能在2020年举行的APEC会议上会晤,讨论双边关系的改善和合作等问题。加拿大部分学者和专家建议加拿大应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创建一种包括中国在内的多边合作和治理机制,以避开“美加墨协议”中的“毒丸条款”,实现多赢。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笪曦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评论
打开上观新闻APP,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