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家 | 社交媒体环境下的德国政治

世界观 2019-06-14 15:33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武亚平
在德国政治话语权的争夺过程中,这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事件,它标志着德国政治辩论的主战场开始从联邦议院和咖啡馆向网络空间转移。而大多数德国主流政治人物,显然对这一趋势毫无准备。

欧洲议会选举前夕,YouTube上一部名为《解剖基民盟》(Die Zerstörung der CDU)的视频短片搅动了整个德国政坛,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470万人次观看,119万人点赞。在德国政治话语权的争夺过程中,这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事件,它标志着德国政治辩论的主战场开始从联邦议院和咖啡馆向网络空间转移。而大多数德国主流政治人物,显然对这一趋势毫无准备。

视频中,26岁的网红博主Rezo一头标志性的蓝色染发,用爆豆子般的语速和年轻人耳熟能详的词汇语调,对德国政治,尤其是默克尔政府14年来的执政业绩进行了辛辣、夸张的嘲讽。Rezo在YouTube上有160万粉丝,平常在网上主要讨论一些音乐或热门话题,但在这部视频中,他却慷慨激昂,从气候保护、贫富差距谈到德国对美政策,议题广泛,还配以大量的图表、数字和例证,显得既活泼易懂,又非常“专业”的样子,尽管媒体事后对 Rezo列举的事实进行核实,发现许多指责都是夸大其词,或过于片面和偏激。

Rezo对基民盟的攻击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基民盟的政策导致德国社会收入差距扩大,社会流动性停滞,二是大联合政府参与了美国的战争罪行,尤其是基民盟和社民党应该拒绝美军使用德国的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

传统主流政党应对网络舆情失误

随着Rezo这部视频病毒式的传播,基民盟试图做出回应,他们起初录制了一段视频,但觉得这样对付一个网红视频,似乎有点小题大做,最终还是决定发一份PDF格式的文件,对Rezo的观点予以驳斥。基民盟党主席卡伦鲍尔不屑地调侃道,你怎么不把古埃及七灾也归咎于我们基民盟呢?但卡伦鲍尔的幽默并没有平息网民对基民盟的不满,反而助长了Rezo短片的分享传播,尤其是因为卡伦鲍尔本人是天主教徒,她居然把圣经中的“七灾”与古埃及的“十灾”搞错了,沦为笑柄。70名德国YouTube网红发表一份联合声明,呼吁粉丝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不要投基民盟和社民党的票。

欧洲议会选举结束后,基民盟和基社盟的得票率合并为28.9%,降低了7个百分点,社民党仅有15.8%,大量年轻选民的票投向绿党,使其创下20.5%的历史新高,有分析人士认为Rezo这部视频的传播在投票前给了基民盟和社民党以致命的打击。卡伦鲍尔也在推特上呼吁,大选期间,对于网络知名大V在网络上的言论应该加强管制:“假如在大选前2天,有70家报纸决定发表一份联合倡议:‘请不要给基民盟和社民党投票’,我们这个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此言一出,舆论大哗,在媒体和网络空间激起强烈反弹,纷纷指责基民盟领导人扼杀网络言论自由。

传统主流政党对于互联网的舆论传播方式和政治情绪渲染作用显然并不了解,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卡伦鲍尔的两次回应不仅没有平息舆情,阐释立场,反而给事态火上浇油。法兰克福欧洲大学的传媒法教授韦伯林(Johannes Weberling)认为,卡伦鲍尔的回应非常“愚蠢”,基民盟首先应该对这部视频予以积极正面回应,最好以视频的方式提出自己的观点,这样更易于传播。此外,与传统媒体强调真实性不同,网络媒体强调个性化的观点表达,Rezo在视频中的许多错误在网民看来并不重要,不影响总体判断的准确性。

煽动性、视觉化和转发率

网络和社交媒体在德国的政治舆论场里正在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像另择党之类的极右翼政党,已经在网络舆论宣传领域形成了一套有别于传统老牌政党的打法,并且借助强烈的煽动性、视觉冲击力和易于转发传播的特点,在年轻选民群体中日益扩大影响力。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戴维斯(Trevor Davis)长期跟踪社交媒体上的政治竞选活动,对数以千计的德国主流政党、地方党团、政治人物的社交媒体账号进行观察和统计,建立数据库。据戴维斯统计,在德语版的脸书(Facebook)上,另择党有1500多个账户,社民党有1400个,基民盟和基社盟约有1000个。但是脸书上被分享的政党热帖,其中85%来自德国另择党。著名网络媒体BuzzFeed德国版近日也做过一份统计,在脸书(德语版)上,有关欧洲议会选举的前100位热门帖子中,有49个帖子是另择党发的,而绿党和基民盟均只有一个发帖进入排行榜。另择党在社交媒体宣传上的手法之纯熟、效果之显著,由此可见一斑。

另择党的社交媒体战略主要有几个方面:

首先是围绕具有情绪煽动性的热门政治话题,如移民、伊斯兰教或犯罪问题,这些帖子显然要比讨论金融或文化政策更容易引发热议,在新闻事实的基础上重新加工,通过夸大或片面化解读,激化网民情绪。譬如,在推特上,另择党借Rezo视频火爆事件,渲染基民盟要封禁YouTube。在脸书上,他们散播谣言,称社民党要征收私人房产。一份保守派小报刊登了一条消息,称“穆罕默德”已经成为柏林新生儿取名使用最广泛的名字。消息是没错,如果把新生儿的中间名也算上,确实如此,但并不完全准确。为了煽动恐伊斯兰情绪,另择党发了一条推文,称“穆罕默德如今已经成为最普遍的名字”,“柏林难道还没有被伊斯兰化吗?”还配以一张PS照片,一个新生儿留着厚重的大胡子。尽管另择党后来删除了这条推文,但传播效果已经达到,在网络空间引发强烈讨论和恐慌。

其次,注重视觉表达。另择党的帖子往往有大量的配图和照片。据戴维斯统计,另择党在社交媒体账号上平均每周上传的照片超过4000张。相比而言,左翼党或自民党的账号每周仅有几百张照片。

此外,另择党对政治事件的反应速度要比其他主流政党更快,更擅长与粉丝交流,通过提问的方式鼓励粉丝跟帖、评论或分享转发。据阿尔托数据分析(Alto Data Analysis)的研究,在网络政治讨论经常使用的热词中,47%的语汇来自另择党。

网络热播,选票不一定大涨

越来越多的主流政党开始意识到社交媒体在政治话语权中的地位。

绿党在上届欧洲议会选举中,只有1个人运营2个社交媒体账号。今年的选举,绿党由4个人运营14个账号,网络媒体的运营经费翻了一番,并且鼓励所有的绿党成员、候选人在社交媒体上积极发帖、更新。绿党还招募了4000多人的网络水军,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引导舆论、回应网民攻击、展开反击。

自民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为网络媒体宣传拨款30万欧元,而2014年,网宣费用仅有4.73万欧元。社民党今年的网络宣传预算也达到2万欧元,比2014年增长了80倍。

默克尔本人不使用推特,她的脸书账户上有250万粉丝,但今年年初,默克尔在脸书上表示,将放弃自己的脸书主页,不再更新。

不过,有传媒专家分析,在社交媒体上表现活跃的政党,并不一定能够拉动得票率。社交媒体专家福歇(Martin Fuchs)分析认为,另择党在社交媒体宣传方面手法娴熟,但并未因此获得更多的选票。研究表明,整体竞选战略对大选最终结果的影响只有2%-3%。福歇说,最近几个月,另择党在脸书上的粉丝几乎没有增长,“另择党在网络舆论空间的话语效果被严重夸大了,他们的鼓动的确有效,但只是停留在他们自己的圈子里”。

(作者为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最新评论
打开上观新闻APP,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