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问候建筑,问候文学。
作者:辰路 2019-03-07 11:04
(12)
(0)
后来是朋友越来越少,微友越来越多,来生从没联系过,来日永是难见着,却是你好友--好友谁定的,不是你界定,不是他审定,腾讯公司给你和她确定。我的朋友遍天下,满起来算,上下五千年,我有五千个。 
作者:刘诚龙 2019-03-07 07:30
(2)
(0)
在中唱总公司出版的《歌声跨越60年》中,徐景新创作的作品有6首入选。其中最广为传唱的是《迎着风雨去战斗》(电影《难忘的战斗》)(《诚实的眼睛》(电影《苦恼人的笑》)《妈妈留给我一首歌》(电影《小街》)。这些旋律,曾伴随着许多人的青春岁月和少年时代。
作者:袁念琪 2019-03-07 07:30
(1)
(0)
隐藏于繁华的深处,是最真实的上海生活。
作者:薛鲁光 2019-03-06 07:30
(1)
(0)
雪利博士去南方,是比马丁·路德·金博士更早更艰苦的远征,因为他只有一个司机兼保镖作同伴,因为他比金博士更有“野心”,他想在追逐音乐梦想的同时不动声色地实现自己的正义梦想。
作者:甘正气 2019-03-06 07:30
(8)
(0)
现在想想,我也奇怪于当年我的父母怎么放心得下(当然,更可能双亲压根就不知情)十龄童独自远行。
作者:顾建华 2019-03-03 07:31
(5)
(1)
人们常说绍兴人与缸为伍,与缸共舞,说的是绍兴缸多,长久以来,形成了历史悠久的“三缸文化”。我一直怀着好奇,追寻它的起源,从阿孃家那只大大的“七石缸”中,才知“三缸”,指的是与我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酒缸、染缸、酱缸。
作者:宣争鹰 2019-03-02 07:18
(8)
(0)
大观园也可以说是曹雪芹走笔挥洒的舞台,他的伟大之处不仅仅揭示了各类人物的遭遇和命运,而在人物刻画的细节上也恰到好处地表现了每个人的思维和个性。
作者:戴仁毅 2019-03-01 07:16
(3)
(0)
《阿丽塔》完成得不错,我就没看过原著,对我理解电影没有障碍。但问题就在于,哪怕我看懂电影了,也没觉得特别有趣。 
作者:墨愚玩 2019-02-28 07:30
(2)
(0)
也许是长期工厂劳动和刻版的缘故,他手劲很大,喜欢与人掰手腕,很多年轻人都败在这位花甲文人面前。每当这时,高老都特别高兴。由于高老随和,单位看门的、扫地的都敢向他求墨宝,他也是有求必应,与这些勤杂工分享一份快乐。
作者:祝君波 2019-02-28 07:20
(3)
(0)
《宠儿》最大看点莫过于三个女主飙戏,奥利维亚·科尔曼、蕾切尔·薇姿和艾玛·斯通分别贡献了教科书级的表演:奥利维亚·科尔曼人戏合一,横扫各项影后大奖;石头姐与薇兹则全情投入,将权欲与爱欲争夺、撕杀呈现得淋漓尽致。  
作者:张梅 2019-02-27 18:11
(4)
(0)
即便今年的雨水不是只听“一夜”而是动不动就听上“一月”,但真正的春天,还是要等到春分前后才会登场。
作者:王张应 2019-02-27 07:29
(8)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