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巴金与萧珊旅行结婚来到贵阳花溪,住进了“花溪小憩”。
作者:顾定海 2019-11-29 09:31
(6)
(3)
我纠结此事,到流沙河先生家里求教。他说:“你不要到《星星》来,当编辑,你就写不成东西。你就在乡下教书,放假了,就到我家来读书。”
作者:杨然 2019-11-28 08:49
(2)
(1)
风吹过的地方,总是会落下种子的。种子落在藻溪这片温热的土地之上,只需一场好雨,便有新芽生出。新芽即使不能即刻成林,即使只长出了一丛花草、几棵树木,藻溪和它所在的苍南,终将慢慢地因为新的文化的浸润而变得更为郁郁葱葱。
作者:张翎 2019-11-28 08:06
(2)
(2)
流沙河先生一生居住在成都读书、工作、写作,很少外出,但都江堰市是他一生去得最多的地方,他热爱都江堰,赞美都江堰
作者:何民 2019-11-28 07:56
(6)
(1)
40多年前,上海的夜晚并不像今天那么流光溢彩。但有那么一家店,如同夜上海的一盏明灯,照亮了上海人民的心,给进城农民一个温暖的栖息之处。那一块店招牌,全国闻名。它就是著名的星火日夜商店。
作者:袁念琪 2019-11-28 07:46
(15)
(6)
今天,演员高以翔在录制真人秀节目《追我吧》时不幸去世,医院宣布为心源性猝死。这一惨痛的消息,令无数观众唏嘘,也激发人们对于当下演员扎堆各类真人秀节目现象的反思。从明星到演员,该撇去多少“秀”——这是透过眼花缭乱的现象,回归演员本位的一种理性思考。
作者:周倩雯 2019-11-27 18:37
(17)
(14)
今天我们的学校建筑都是“标配”:几个“牛奶盒”和一个“菜盘子”。“牛奶盒”是教学楼、礼堂、食堂等,“菜盘子”是足球场外加一圈塑胶跑道。你说要在学校操场旁种上一片树林,没有这样的学校嘛。
作者:陈占彪 2019-11-27 12:06
(4)
(0)
1983年,在北京,有幸于一天傍晚登门拜访严文井先生。本来预定我们此行的团长水上勉先生独自访问。而井出孙六和我,死乞白赖地跟着去了。
作者:中野孝次 2019-11-26 18:19
(0)
(0)
鼠扰民、争食、传疾患,而“社鼠”之为害和狡诈,远甚于前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要人心齐,方略、措施对头,不论什么鼠害,都是不难根治的。
作者:朱林兴 2019-11-25 19:38
(2)
(1)
流沙河先生一生致力于中国文化研究与创作,早期主要从事诗歌创作,籍着他的诗我认识了余光中、契诃夫。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流沙河先生的那首《焚书》——
作者:张 梅 2019-11-24 18:13
(5)
(2)
在我的故乡八公分村,剃头又叫剃脑,也叫剪脑,剃头匠则称作剃脑的、剪脑的或者脑师傅。
作者:黄孝纪 2019-11-22 13:52
(3)
(0)
1882年4月,英国人利特尔等人招股集银5万两,成立上海电气公司,并从美国购得发电设备,在上海南京路创办上海第一座、也是中国第一座发电厂,容量12千瓦。
作者:陈富强 2019-11-19 07:27
(0)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