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在这个深秋时节凄凄的笛声里,她又何尝不懂生命本质里是有那么一抹悲凉的底色。
作者:田一洁 2018-12-29 07:10:42
(4)
(0)
世界上甜与苦的转换往往只在一瞬间,伍伯的故事就是如此。
作者:王开林 2018-12-28 07:05:19
(5)
(0)
事后他通过微信发来活动照片,我看到他坐在轮椅上,单腿下垂,穿戴整洁,藏蓝色外套的里面是一件大红色的羊毛衫,羊毛衫领口露出洁白的衬衣领,头戴圆形无舌帽,神采奕奕……  
作者:容子 2018-12-27 07:08:54
(5)
(0)
今天,是伟人毛泽东诞辰125周年的日子。我们来到上海的一条小马路,探寻他和他的家人往昔的足迹。在这里,毛泽东知道了“世界上有马克思主义”;在这里,毛泽东度过了早期革命生涯中极为重要的时期;在这里,毛泽东的3个儿子在年幼失母后找到了安稳的栖身之所,并在此和叔叔毛泽民永别。
作者:吴基民 2018-12-26 07:00:22
(13)
(1)
那张照片我定将终生珍藏,因为那寒酸得可怜的婚礼,提醒我要用一生对妻子的好,弥补当年的愧。
作者:张金刚 2018-12-25 07:04:48
(0)
(0)
我只好在上下班的路上“喃喃自语”,把一些数学公式背得滚瓜烂熟。好不容易熬到通过了车辆“年检”,我才请了十天探亲假,回家将数学和历史地理临时抱佛脚地恶补一番。
作者:钱虹 2018-12-24 07:04:16
(3)
(0)
一千年五百前的橘与梨,老早被吃掉或烂掉了,果核又回到泥土爆芽长成树,花与果,生生轮回。那些宣纸上的字,从此留下。
作者:王太生 2018-12-24 07:02:15
(6)
(0)
“爷叔,迭个人哪能嘎结棍?”一天,我悄悄地向一个年长的邻居问道。“啊呀,小赤佬,侬伐晓得啊,伊是老派里厢做的呀!”
作者:刘翔 2018-12-23 10:03:12
(8)
(0)
我们兄弟进了城,吃上了公家饭,父亲却没有丝毫喜悦和轻松。他最怕我们走歪路,砸了饭碗,丢祖宗的脸,经常叮嘱我们要走正道、行善事。
作者:吴永持 2018-12-22 07:06:10
(5)
(0)
原来小朋友们人人一“篮”,有的夹在双腿间烤手取暖,有的搁在课桌底下烤脚,霎时间,这里俨然成了一个火篮的海洋。
作者:江志伟 2018-12-21 07:03:57
(2)
(0)
离开那个山村多日了,可是,对那座老宅的怀想,犹存于心,不曾消退。
作者:张桂辉 2018-12-21 07:01:56
(4)
(0)
不经意间,老百姓每天都在使用的人民币已经伴随中国社会经济生活走过了七十个春秋。想当年,随着人民军队解放大上海,刚刚在河北石家庄横空出世半载有余的第一版人民币也开始在黄浦江畔流通使用。然而,面对国民政府留下的烂摊子,申城百废待兴,围绕呱呱坠地的国家货币,上海滩引发了一场风起云涌、惊心动魄的“人民币暗战”。
作者:黄沂海 2018-12-20 07:08:35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