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北方的冬肯定比南方的冬要苦寒。实际上,同样的温度,不一样的体感。 
作者:陈卫民 2019-01-05 09:15:20
(2)
(1)
最后他说:那时候的你们可真好玩,我真希望过你们以前那样的生活。但是,孩子我要告诉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我也希望你有你的经历和故事。  
作者:李武 2019-01-04 07:06:00
(4)
(0)
本名里携带人的基因、血缘、族谱等诸多信息,而网名里可能蕴含人的文化程度、生活态度、人生识见、审美情趣,也不乏身份标签、纪念意义。
作者:周云龙 2019-01-04 07:00:59
(2)
(0)
黄宗英,是我们那代人的青春偶像,我们都是看她的电影(《乌鸦与麻雀》《家》《聂耳》和《幸福狂想曲》等)长大的。她丽质天生,端庄大方,尤其是那浅浅一笑,酒窝深深,世称“甜姐儿”。岁月这柄雕刻刀无人可匹,随着日升月落,风剥雨蚀,当年的甜姐儿渐渐地变成了甜嫂、甜奶奶,以至到时下九四高龄“人书俱老”的老太太了。然,其味不变:甜。
作者:张昌华 2019-01-03 07:15:32
(4)
(0)
可是我最讨厌的却是练字,直到现在也写不好,并且离家后,我也从未给父亲写过一封家书。
作者:骆雪晴 2019-01-03 07:10:32
(6)
(0)
在飞虹路吃不到猪油渣汤,我心有不甘。
作者:王妙瑞 2019-01-03 07:09:31
(2)
(0)
滑稽泰斗杨华生曾经面对现状,无奈拉着他手痛心疾首地说:“王汝刚,看样子滑稽戏这门艺术要在你的手里灭掉了。”
作者:张志萍 2019-01-02 07:01:02
(5)
(0)
不知不觉中,一个碗形似的燕窝已在某一个的黄昏悄然竣工,小两口已乔迁新居,成双成对出入……  
作者:陆永兰 2019-01-01 07:06:40
(1)
(0)
苏州的麻将声也有,但少,小巷里转转,总能遇到一面窗口飘出小儿的琅琅书声,就像不期然撞见一树繁花,眼前心底豁然一亮。 
作者:刘放 2019-01-01 07:01:37
(2)
(0)
没想到,张兆和对这个年轻冒昧又土了吧唧的老师并不感兴趣,甚至觉得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并在同学们的讥笑声中,把沈从文列为“癞蛤蟆十三”。 
作者:汪金友 2018-12-31 07:11:26
(3)
(0)
或是蹲下身子,让前面的孩子拉起自己的手,在冰面上飞驰,军绿色斜挎书包“嗒嗒”撞击地面。每个孩子都这样玩儿,鞋袜湿了,忍着。脏了,顶多被大人骂几句。
作者:程果儿 2018-12-31 07:05:24
(2)
(0)
那时信息不发达,社会上对高考关注度比现在低,也没有“警车开道”之类的事,浴盆送考的场景引人注目,沿途有人问候有人帮忙,遇到水浅和泥泞路,盆划不动,人们就围过来,连盆带人给抬起来。 
作者:刘淑萍 2018-12-30 07:09:13
(4)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