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读汪文,一开始会觉清雅素淡,就像他笔下那些家乡小菜,凉拌枸杞头、煮干丝……却越读越觉滋味全出。待读得多了、深了,又在这“清淡”里咂磨出两个字来:底蕴。他的文字是在中国传统文化、民俗乃至大自然中秘制加工、又反复腌渍而出的,乍看颜色无奇,待真正打开“盖子”,其香扑面,尝一口,回味绵长。
作者:李佳 2019-11-10 07:50
(1)
(0)
据老船员介绍,这种场面堪称空前,从大水闸口到场部对面绵延近千米河道满满是船。
作者:叶良优 2019-11-09 07:37
(1)
(0)
若在这样的晚夕,坐在大痴行过的山里,吊一桶支遁凿出来的泉水,听楝果子有一声没一声地落着,花叶影影绰绰摇着,一桌人擎着签筒子,这个抽中了梨花,“座中白衣当饮”,那个抽中了茉莉,“冷梅花陪热茉莉共饮一杯”……这样的立冬,谁还会觉得萧瑟?
作者:任淡如 2019-11-08 07:51
(1)
(0)
少年的你,不是指未满18岁,或是未经历过高考的你。少年的你,是选择与沉默的大多数彻底决裂的你,是奋不顾身为爱牺牲的你,是人格上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灰尘的你。这是陈念和小北这两个少年显得那么弥足珍贵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我们每一天都在兢兢业业地把自己变成和别人一样的“成人”,偏又要跑到电影院为这样的“少年”而流泪的原因。
作者:赵琦 2019-11-07 16:18
(3)
(0)
年轻新闻工作者要走出一条路来,阻力与不赞成会来自方方面面,确实不容易,但必须往前走,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惯性运转是常态,真正的向前是从突破常态始。新闻工作者着力追求的是思考与觉醒,而不只在于生存。直面现实问题、应对时代挑战,做出舆论传播的努力,这正是新闻工作的价值所在。在当下融媒体传播时代,这个问题更为突出、更为尖锐,特别需要我们把好分寸把好度。但如果明确和坚定自己的出发原点,我们也必然拥有更多的优化选择和智慧表达。
作者:宋超 2019-11-07 08:01
(20)
(0)
若说《假扮园丁的姑娘》代表天才迈向成熟的起步,那么紧随其后的《魔笛》就是这一探索的终结与华彩,同时又是一部别开新局的奠基之作。
作者:伍维曦 2019-11-03 08:01
(1)
(0)
至柔至刚。水是柔软的,柳丝点水水面破,微风吹水起波纹,软,几乎没有比之再软者。但也刚,水滴石穿就是明证。
作者:老九 2019-11-02 15:11
(3)
(0)
我从复旦新闻系毕业已经55年,离开复旦已经41年,但在心灵深处,我一天也没离开过复旦,一直把复旦当作自己的家——精神上的家。
作者:贾树枚 2019-11-02 13:35
(2)
(0)
11月2日,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90华诞。在复旦新闻学院办公楼二楼墙上,悬挂着历届新闻系主任(院长)的照片,排在头一位的,是新闻系创办者谢六逸先生。谢六逸(1898-1945),贵州贵阳人,著名作家、翻译家和新闻编辑家。他虽英年早逝,却在中国新闻史上留下了重要的印迹。
作者:读史老张 2019-11-02 07:51
(4)
(0)
山上花草的植株普遍矮小,大多伏地而行,岂止其貌不扬,简直卑微苟活。它们也想高大威仪,但是狂风吹过,只能匍匐而生,或集成垫状、半球体,这样才能存活。
作者:朱全弟 2019-11-01 07:41
(2)
(0)
70年前的开国大典上,当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随即,罗浪举起指挥棒,沉着地指挥着军乐队队员演奏了雄浑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就在三天前,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义勇军进行曲》刚刚被确定为代国歌。
作者:王建柱 2019-10-31 07:40
(2)
(0)
作家从维熙今(29日)晨在北京病逝,享年86岁。李辉的《我与老从》记取了这位“大墙文学”之父的几个侧面,“老从与我也是忘年交。他很愿意听我说,因为他知道我是爱护他的。有时候,他会给我打电话抱怨文章发不出来。我就劝他,跟着时代走,做有意义的事,没意思的事不做。”
作者:李辉 2019-10-29 14:06
(1)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