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朝花时文
我们买不起水彩、颜料,没有国画、油画,只有儿童画,硬笔书法,软笔书法。我们没有古装宫廷剧、舞蹈房、瑜伽课,只有爬吊杆、跳绳、踢毽子。我们没有课外读物、必读书籍,但老师会讲古诗赏析,名作赏析。
作者:吴宗玲 2019-06-01 07:17
(1)
(0)
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推荐国产警匪剧《破冰行动》,我会说:这是一部即使男一号黯淡无光,也让人眼前一亮的电视剧。
作者:墨愚玩 2019-05-31 15:29
(3)
(0)
鲁迅《阿Q正传》最早的译本,是日本驻上海记者、尾崎的朋友山上正义翻译的,卷首刊登了尾崎用笔名白川次郎写的序言《论中国左翼文化战线的现状》。鲁迅本人对尾崎也有“知识广博,为人也可靠”的评价。
作者:王坚忍 2019-05-31 07:50
(3)
(0)
既有一套严格的处罚规定,严格执法,又有“丰厚”的物质激励,刚柔并济。
作者:张佳 2019-05-30 09:01
(6)
(0)
在新政权曙光的照耀下,饱经雨雪风霜的申城典当业何去何从?
作者:黄沂海 2019-05-30 07:41
(5)
(0)
宋先生在书中也做了有理有据的推测,觉得杨绛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1991年杨绛和张爱玲合著过一本书,想必杨先生同意这样的安排。
作者:梅莉 2019-05-29 08:48
(1)
(0)
我送上的是五分一包装的京式山楂片——那一份稚嫩,那一份憨厚,今日回顾,自己被自己感动。
作者:顾建华 2019-05-28 07:50
(2)
(0)
70年前天翻地覆,参加解放上海战役的将士们,有的牺牲在战场上,有的年岁已高早已离开世间。宗亚泉,是解放上海战役中的一员,时任259团一营副教导员,战场上提为代理教导员,见证了当年解放军从叶大村攻到吴淞口的多场战斗……
作者:宗亚泉口述 李业峰撰稿  2019-05-27 10:02
(6)
(0)
所有人都是母亲的孩子,这样的复仇即使精彩绝伦,也很难让人产生阳光的信仰。
作者:董改正 2019-05-27 07:51
(2)
(0)
陈毅听说了许照之名,反应极快地说:“你们赶快查找蒋子英的下落,他一直住在上海,过去在国民党陆军大学任过教授,许照是他很得意的门生,让他做劝降工作。”
作者:翁敏华 2019-05-27 07:50
(3)
(0)
尽管1000多年过去了,但今天你来到潮州,仍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当年韩愈的“影响”。
作者:顾定海  2019-05-26 07:40
(6)
(0)
上海解放之前,他对“共产党”“解放军”一无所知。没想到,上海解放伊始,他便从一个辍学的贫困学生,汇入到了革命的洪流之中,穿上了军装,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军医。
作者:张家庆 2019-05-26 07:15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