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6月19日凌晨,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和历史学家、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原所长、复旦大学首席教授邹逸麟先生去世。这是一个关于他童年的故事,关于一户宁波人家如何兜兜转转落户上海的故事。
作者:沈轶伦 2020-06-19 23:07
(27)
(8)
近百年历史的和平饭店,见证过中国对外交往的多个重要时刻;其身处的百年外滩,和隔江对望的陆家嘴,又各自展现着这座城市在不同时代同世界打交道的印记。它经历的历史,它见证的上海变迁,独一无二。
作者:沈轶伦 2020-06-19 12:54
(8)
(3)
大家刚刚熟悉这辆车,新的挑战又来了——厂里又来了更新的车。以前的集电板只有小小一块,新车的电子化程度更高,集电器更复杂,电线更新型纤细。这倒逼着师傅们,尤其是老师傅们必须要更新知识储备,必须迅速更新换代。这是巴士三公司的公交车修理员面临的挑战,也是整个上海经历的变化故事。
作者:沈轶伦 2020-06-05 15:43
(7)
(3)
战争的硝烟刚刚消去,上海解放的第一天,戏院里京剧照样演出。爱好京剧的观众,依然能够欣赏名角的表演。实际上,在这背后,有着动人心弦的故事。
作者:马长林 2020-05-31 10:40
(15)
(0)
1924年6月,孙中山亲手创办的黄埔军校开学,他启用了上大师生担任要职。上大教员恽代英、萧楚女、安体诚、高语罕等先后到黄埔军校任政治教官;邓中夏、施存统等到黄埔军校作讲演。上海大学还输送了很多学生投考黄埔军校。“武有黄埔,文有上大”名不虚传,并逐渐成为世人的共认。广东黄埔军校第一期招生,在当时还是秘密的,也是“上海大学”代办理的。
作者:吴 越 2020-05-30 18:28
(2)
(0)
在城市变迀中,那座历经百年沧桑的厚德大楼,已不复存在。代之而起的是一座绿树参天、花儿盛开、绿草萋萋的公园。开启我们人生教育的“最高”学校,已无处可寻。
作者:任炽越 2020-05-27 19:18
(6)
(1)
儿时的眼中,父亲永远是高大和全能的。父母面前,我依旧是个孩子。但是现在看见父亲被纱布重重包裹的右手,以及左手吃饭的样子,我还是发现他真的老了。
作者:黄欢 2020-05-27 19:17
(3)
(0)
上世纪六十年代,在长江河口和东海交汇处,有一片完全原生态湿地露出水面——这个如今被大家称为“上海最后的处女地”的地方,就是九段沙。
作者:沈轶伦 2020-05-22 18:45
(3)
(0)
战争年代,从这所医学院走出的医生救助了许多病患,甚至这所医学院的建筑也成为生命的方舟。而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来自这所医学院的战士逆行入江城,“战病疫,救苍生”。建筑不会说话,但历史会记住这个校园里孕育的力量。
作者:沈轶伦 2020-05-15 12:13
(5)
(3)
多少年过去了,淞兴路已不是当年散发着泥土味的淞兴路了,大片老旧矮小的老屋没有了,只剩下靠黄浦江边还有数间能见证当年印迹的老屋,在那里静静地叙述着昔日的故事。
作者:​龙钢 2020-05-15 12:09
(22)
(1)
那个时候,阿拉只是一个背书包上学的少儿郎,没有心事,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无论杨树浦路怎么改造,青春,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作者:晏秋秋 2020-05-13 12:46
(9)
(3)
几天后,万事俱备,托儿所开门收孩子入托了,一下子就有20多个孩子报名。说是托儿所,实际上是托儿所兼幼儿园,从一岁多刚断奶的宝宝,到五六岁学龄前儿童,都可以入托。妈妈她们商量好,三人都是保育员,又分工明确,我妈妈兼任所长,一个阿姨兼管财务,还有一个阿姨兼做炊事员。她们轮流安排上班,每天一个人上早班,早上7点到下午4点,一个人上晚班,早上9点到傍晚6点,还有一个人早上8点到下午5点。
作者:陈正青 2020-05-13 10:57
(1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