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对癌症患者来说,5是一个特别的数字。能否度过5年生存期,常被作为判断病人疗效的一个标准。随着信息渠道的丰富和诊断技术的提高,在防癌治癌的路上,人们比过去更加从容有力,上海癌症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也逐渐提高。但,仅仅是活着,就够了吗?生命旅程终将走向终点,面对途中的风雨锤炼,人究竟应该怎样作答?在癌症俱乐部,大家的回答铿锵有力:仅仅是活下来还不够,要活得更有质量、更有尊严!去歌唱,去舞蹈!
作者:吴越 2019-11-07 17:07
(3)
(0)
  沿虹桥路,一幢幢公共建筑陆续出现,有了长宁区虹桥街道办事处、长宁区人民法院等,还有了新型的生活居住区,如虹桥长发花苑等。姚村的老房子旧址上,建起了上海市血液中心。2004年,朱国萍离开了姚村。但早在1991年,朱国萍就开始在虹桥路沿线的虹储小区做一线居委会工作,因此每天,她还是和虹桥路朝夕相伴。最终,虹桥路的点滴变化,都落在生活在其中的人的变化里。
作者:沈轶伦 2019-11-01 13:37
(1)
(0)
呼应着位于市中心的上海大剧院和位于浦东的东方艺术中心,在繁华的淮海路边上的汾阳路街区,2014年9月,历时6年建设的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正式亮相。就在上交新址落成两年后,2016年1月,上音歌剧院宣布开工。黄金街区的黄金尖角上,又多一颗明珠
作者:沈轶伦 2019-10-31 08:44
(2)
(0)
烟纸店开在街边,不仅仅是购买商品,方便日常生活的场所,而且也成了重要的社交中心。弄堂里及附近的居民来购物之余,总会聚在一起聊会天;派出所的民警下社区,也总在柜台旁与大家一起交流民情,连家访的老师,也常常站在柜台边,与家长们沟通学生的学习与在班上的表现
作者:任炽越 2019-10-30 19:33
(7)
(0)
对于从前的读书人来说,能在科举考试时高中功名是一生最重大的事情。那时每到发榜之际,就会有专门给人报喜的队伍上门前来祝贺。有考生的人家,只要一听到锣声、鞭炮声、弯号声,便可知道自家的人中举了,于是就迎出门来,打躬作揖地答谢贺喜队伍。“嗬……嗬……”的弯号声尤其像人在高兴时发出的大笑。
作者:​柴焘熊 2019-10-30 16:33
(2)
(0)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随着国家改革开放,原有的老北站火车站已经难以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上海决定建新的火车站(俗称:新客站)。1987年底,新客站正式启用后,往常热闹的上海北火车站在上海的历史上退役了。随着老北站的落幕,这座生存了78年的老火车站,永久的成为了历史。现在,上海不但有了火车新客站,还新建了火车虹桥站、火车南站,改建了火车西站,并且正在建设火车东站,可以说,现在坐火车不知要比过去方便多少倍。
作者:龙钢 2019-10-21 08:27
(0)
(0)
1951年,刚当上户籍警的马人俊去敲居民家门——实际上哪里有门,不过是片草席或者破布把棚窝出入口略遮一遮。面对居民不欢迎的眼神和冷淡的口气,他硬着头皮走进去。最后没有想到,在这片低洼之处,他收获了事业的高峰,得到了居民的肯定,也在接下去的近70年光阴里,见证了整个谈家湾地块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者:沈轶伦 2019-10-21 08:27
(4)
(0)
但是精明能干的上海人是这样想的,虽然花了这么多钱,而全家老少的衣服都可以自己做了,比起买现成的衣服或请裁缝做,没几年这些钱就赚回来了。要买缝纫机的人家越来越多,缝纫机开始走进千家万户了。特别是姑娘们,心头最爱的物件是缝纫机,出嫁时无论家里经济条件多么拮据,买一台缝纫机做陪嫁是必不可少的,所以缝纫机供不应求。中百一店什么时候有卖,总会有人事先得到消息,一大早店门还没有开,门口就拥挤了不少人,等到店门一开,争先恐后地往地下商场奔去,生怕落后了买不到。
作者:陈正青 2019-10-12 11:43
(3)
(0)
那天到了西郊公园,已接近中午时分。西郊公园那时有个比较大的餐厅,里面放的都是一个个圆桌,供应的饭菜只有盖交饭,品种不多,只有四五种,供游玩的市民选择,记得最热销的是素交盖交饭,就是一些卷心菜加些豆制品混合炒的菜,因为价格是盖交饭里最便宜的,所以在它的供应窗口前总是排了长长的队伍。那天,笔者一进公园,父母便带着直奔餐厅,因为去晚了,最便宜的素交盖交饭就要卖完了。
作者:龙钢 2019-10-12 11:43
(10)
(0)
1959年,备受赞誉的“三号服务员”桑钟焙代表五味斋菜社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全国群英大会。他载誉归来后不久,菜社准备搬到南京西路新址,这家饭店也有了新的名字:人民饭店。帮忙打包准备搬家的队伍里,有新来的服务员瞿蕙钧。这个当时还梳着小辫的姑娘刚毕业,老师分配她去做服务员,因为觉得她笑吟吟的,耐心和气。果然,瞿蕙钧继承了“三号服务员”的衣钵。
作者:沈轶伦 2019-10-11 11:13
(5)
(1)
照片说明注明:1949年8月1日庆祝沪杭铁路恢复直达通车时,工友们举办简单仪式的情景。在《解放日报》所留有的底片说明中,特别强调通车典礼由“工友的儿子剪彩”。这就是全部的线索。这个“工友之子”到底姓甚名谁?照片是在哪里拍摄?还能否找到照片中的人物?这条铁路因何需修缮,今日还在通车吗?
作者:郑子愚 2019-10-08 09:20
(1)
(0)
现在每次回娘家,我都会在老树原来站立的位置下站一会儿,祈祷老树能够挺过这一关。对我而言,这棵和邨最后的百年老树,已不仅仅是一棵树了,它是我的童年回忆,我的青春年华,我梦里娘家的颜色……
作者:顾蓓蕾 2019-10-08 09:17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