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农家旧时生活贫苦,很少吃大米饭。平时都以玉米粞饭和麦粞饭为主,吃起来涩口。尤其是纯麦粞饭,更是糙糙的,叫人难于下咽。有了烧蟛蜞的汤汁,这难咽难食的饭便好吃得多。有的母亲形容自己家的孩子吃饭,说是“蟛蜞汁一淘,呼呼呼呼一大碗饭就下去了”。因此民间就有这样的顺口溜流传:“糟烧蟛蜞败家星,玉米粞饭吃脱二三斤。”意思是糟烧蟛蜞鲜美好吃,让人食欲大开,饭量猛增。
作者:柴焘熊 2020-05-01 11:51
(12)
(2)
“由由”两个字,据说意思是农民种田出了头。因为以前这里就是一大片农田,浦东严桥乡属地。再后来我又入住浦东腹地地段。这条迁徙的轨迹记录了我从胎儿到老汉的衣食住行。从浦西的繁华地段进入浦东,由西向东,东而又东,义无反顾。
作者:孙建伟 2020-04-30 09:18
(2)
(3)
悬铃木从19世纪的上海法租界,陆续引种推广,作为行道树广植于全国各地。“法国梧桐”也从最初上海地区所使用的地方名,传遍了全国。
作者:乔争月 2020-04-29 09:17
(11)
(3)
浦东开发开放,转眼30年过去了,外婆和妈妈曾走在岁月的那一端,而19岁的我正站在这一端,我们一起见证了东三里桥路从原初的生态走新生的和谐,这个转变凝聚着我们三代人的愿望。
作者:孙辰玥 2020-04-29 09:17
(0)
(1)
钦赐仰殿道观在成为著名的宗教活动场所的同时,也成了上海市一个优美而独特的旅游景点。
作者:李迅 2020-04-28 09:36
(4)
(3)
摆渡过江,最怕的是碰上大雾天。那时还没有停航一说,大雾中船离码头后,驾驶员在雾茫茫的江面,就凭着烂熟于心的航行线路,慢慢向江对岸驶去。而这时,码头上的工作人员就猛敲挂在码头边的铁钟,为驶来的渡轮引航。在布满雾霾的江面上,只听浦江两岸铛铛铛的敲钟声,此起彼落,传得很远。
作者:任炽越 2020-04-15 12:37
(12)
(5)
晓峰和儿子站在父母家早已翻新的二层小洋房门口,一架正准备降落的飞机轰鸣着从他们头顶滑过。往东眺望,竟能清晰地看见浦东国际机场两栋庞大的候机楼,以及蜿蜒错综的高架路。晓峰指着远处停机坪的方向,对儿子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那里还是一片垃圾场。晓峰正念大学一年级的儿子靠在紫藤架下笑,表情似是不屑。出生在新世纪的孩子,不知道他的父亲是如何迎来高考,走进浦东的新时代的。
作者:薛舒 2020-04-13 12:35
(39)
(4)
始终相信,城市与人,是互相依存、互为见证的。对于生于浦东、长于浦东、始终居住于浦东的我来说,浦东的建设发展,不仅仅是见诸媒体的一条条新闻,更是深入肌理的一个个私家记忆片段。
作者:章迪思 2020-04-12 10:50
(39)
(3)
上学后,我住到了浦东的潍坊路附近,离现在的世纪大道地铁站不远,如今已是浦东最繁忙的交通枢纽之一。然而当时,这一片还是相当荒芜,记得在家里阳台往南望,只见到楼下是一片未必有人照管的菜地,有一幢一两层的孤楼,可能是农家的住所
作者:胡文 2020-04-11 13:16
(4)
(0)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一直到20世纪60年代改为“东方红医院”之前,它的名字是广慈。1972年后,按医院门前的瑞金二路改名为现在的名字——瑞金医院。近日,拥有113年历史的瑞金医院,用最高规格欢迎回家的医护人员:在科教楼外悬挂了巨幅海报,上书“与子同袍,携手同归”“衣白袍,破楼兰,战病疫,救苍生”。这是瑞金医院历史上第一次挂这么大的海报,但这并不是瑞金医院第一次在抗击疫情中勇挑重担。
作者:沈轶伦 2020-04-10 08:49
(22)
(2)
黄炎培注重联合浦东同乡的力量,促进家乡建设。1933年,他为浦东同乡会写了三条口语:一、凡吾浦东人要团结得紧;二、凡吾浦东人要吃得来苦;三、凡吾浦东人要看准了跑头向前跑得快。
作者:马长林 2020-04-07 08:26
(19)
(6)
1920年谢源深逝世,享年52岁。当1922年筑路工程完工后,浦东塘工局就将该路命名为——源深路,以缅怀和纪念为浦东市政作出杰出贡献的这位浦东人。如今,源深路已经是浦东新区通衢大道,也是知名度较高的马路,讲好源深路故事,不就是讲好上海故事吗?
作者:薛理勇 2020-04-06 10:58
(40)
(4)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