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突然日本飞机来了,车站连警报都来不及拉,一下子许多枚炸弹和燃烧弹临空而降,两列火车都被炸,车厢熊熊燃烧,连铁皮外壳都在发火,很多旅客遭了殃。丧心病狂的日军,还残忍地在飞机上用机枪疯狂扫射地上逃跑的旅客。我总算死里逃生,但这种惨烈的场面,终生难忘。刚才还好端端的人,一下子全成了尸体,血肉模糊,断手折臂,甚至有的变成焦炭,连姿势还依旧,有端坐的,有倚窗的,还有怀抱婴儿喂奶的。侥幸活下来的人们,看着这惨绝人寰的场面,再有铁石心肠,都会欲哭无泪,痛不欲生;再有健全神经,也会顿时疯狂叫喊,精神崩溃。
作者:陈关康 2020-08-24 13:12
(2)
(0)
每年“双抢”是农民最苦最累的时候,一个“双抢”下来,我们这些知青往往肩膀上要脱好几层皮(挑担),脸和手被晒得“黑不溜秋”,简直同“双抢”前判若两人。有一年母亲学校放暑假,到崇明来看我,第一眼竟然不认识我了,说我像个黑人。
作者:龙钢 2020-08-18 16:53
(5)
(1)
不经意间,沪江书亭在我视线中消失了。“二万户”华丽转身为欧式建筑的“西部名邸公寓”,书亭的位置被水果店取代。
作者:张林凤 2020-08-18 13:59
(1)
(0)
读书与行路总是密不可分,甚至互为因果。在爷爷身上也特别明显。爷爷喜欢旅游是出了名的,至少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在农村,这样的一个老头是一个异类。
作者:黄欢 2020-08-18 13:59
(2)
(0)
抗日战争爆发前,上海作为全国文化重镇,集聚了一大批戏剧和文艺工作者,产生了《放下你的鞭子》这样著名的街头剧。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在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下,上海很快组织起多支救亡演剧队,开赴各地进行演出,使中国戏剧运动进入了“救亡演剧”阶段。
作者:​马长林 2020-08-17 16:52
(21)
(4)
虹桥机场变身“国际机场”,进市区的虹桥路自然成为“国宾道”。当年的外交礼宾中有“夹道欢迎”仪式。20世纪60年代,儿时的笔者,站在迎宾队伍里欢迎过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缅甸总统吴奈温将军访沪,目睹了周恩来、董必武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的风采。
作者:姚志康 2020-08-17 16:51
(5)
(0)
“八一三”淞沪抗战中,有一支500人的部队,来自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苏浙别动队一支队三大队”(下文简称“三大队”)。他们活跃在上海西郊的华漕地区,与日军浴血奋战,最终大部壮烈牺牲。
作者:李迅 2020-08-17 16:50
(19)
(0)
塘沽路74号,平安里后门走进去,临近弄堂公共厕所后的小窗下,曾有一架钢琴。那是孔祥东生命里第一次拥有一架属于自己的钢琴。那也差不多是这条弄堂里第一架也是唯一一架钢琴。在这条弄堂的这架钢琴上,孔祥东开始音乐启蒙,然后从这里走向汾阳路上的上海音乐学院附小、附中,走过大半个世界,然后回到上海。
作者:沈轶伦 2020-08-08 09:22
(5)
(0)
1937年“8·13”事变的肇始就发生在虹桥机场。
作者:姚志康 2020-08-07 17:05
(6)
(3)
30年过去了。对一座城市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但对亲历者来说,几乎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更何况,在过去的30年,上海发生了太多变化。其间,花园饭店作为中国扩大开放的窗口,见证了上海的改革开放历程,成为中日友好与文化交流的桥梁。
作者:沈轶伦 2020-07-31 17:31
(19)
(5)
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小学,当时大家普遍收入不高,商业零售行业就针对购买行情,采取拆分零卖模式,什么东西都从最小计量单位起购。比如,烟能一支支卖、肥皂能半块半块卖、草纸能十张卖、乳腐能一块一块卖,其他油盐酱醋酒,包括化妆品、墨水、油漆、火油、开水等也都能“零拷”而售之。
作者:任炽越 2020-07-28 10:34
(2)
(0)
留在上海打拼的一代代广东人,将南方的风味融入了这座城市。无数普通上海家庭的成员,也都和杏花楼互相见证彼此的变化。时间,能赋予食物美味,带给酒家传奇,也推动文化认同。
作者: 沈轶伦 2020-07-27 13:22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