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第一次被裁员
分享至:
 (1)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春阳 2018-07-12 07:36
摘要:就这样一路哭着回到座位上收拾东西,离开了那座楼。老板一直默默地跟着我,后来又问我要不要送我回家,我说不用。自己把纸箱抱到车上,离开了那个公司。开车回家的路上,眼泪止不住地流,感觉好像是世界末日到了: 我被裁员了,我没工作了,我以后怎么办?这些问题在脑海里不停地翻腾着。

原来在中国的时候,毕业是包分配的,也是打算在那里干一辈子。因为没有工作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小公司,那时候离毕业还差半年。我的导师虽然觉得很可惜,希望我能继续读完博士。记得老板对我说:“你的必修课都已经学完了,课题也开始做了,再过两年,博士学位就可以拿了,现在离开好可惜。”我说:“我没有绿卡,工作很难找,这个公司愿意给我办绿卡。”老板毕竟心眼儿好,知道能找到工作不容易,就同意我先去上班,几个月后,回校答辩。

 

这个公司当时有三百多人,专做美国大的医药公司和化学公司的各类测试合同, 到我离开的时候,已经不到两百人了。我的第一个老板是印度人诺尔。老板虽然是化学博士,化学基础好像并不好,不过为人真是很好。一开始,我对仪器一点也不熟,什么都不会,指望能从他那里学点东西,可是他也什么都不知道。好在部门里有几位中国人,很快就成了极好的朋友。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很快掌握了工作中的仪器用法,独立完成任务也没问题了。诺尔这个老板当得很轻松,我和他相处也很简单,任务交给我,他只要等结果就是了。

 

就这样过了将近两年,迎来了公司第一波裁员。大概提前一两个星期,就有小道消息传出来,要裁百分之二十。大家心里都盘算着,不知道哪些人会遭殃,那段时间可真是人心惶惶。到了要宣布的那一天,早上去上班就感到气氛非常凝重。同事们见面也没有了以前的正常的招呼,好像都在自己的办公室假装忙些什么。诺尔见了我,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也没谈工作,就假装在抽屉里翻找东西。我到实验室转了一圈,平常人来人往的实验室竟空无一人!想找人说说话都找不到。

 

到了九点半,就开始陆续有人被叫到主楼,其他人还是接着假装很忙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和我一样,什么也没干!除了心慌意乱外,光是那沉闷的空气,就足以令人窒息。看到诺尔到楼外面去抽烟,我也跟着出去透透气。我看到他点烟时,手都在微微颤抖。他想对我笑一笑,却只挤出了一个很难看的面部表情。

 

我们回到楼里,看到一些被解雇的同事在默默地收拾东西,走过的时候,互相看一眼,都露出很不自然的笑容,有的还流着泪。到了十一点,广播通知到大会议室开会。公司总裁讲话的时候,没有人听,大家的眼睛都默默地找着,看看都是哪些人不在了。当然我们都松了一口气,结束了!大概是兔死狐悲吧,后来一连好几天,公司的气氛依然沉闷。那次我们部门损失不大,可能是为了保存实力,调了几个人到环保部门去了。这样的情形,一年多以后又出现了一次。不过这次我们部门损失惨重,连当家的副总裁都被撵走了。而且又调了几个人去支援环保部门,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环保部门仪器简单,人员也都是当地白人为主。我去的时候,上次调去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其他人都在那里干了十年以上。当第三波裁员消息传来,我到环保部门还不到一年。所以我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那天上午没动静,但是同事们见面时,目光异样,空气里好像有一层看不见的不安在缓缓流动。到了下午两点,老板找我说有事,我心想:来了。虽然早就知道是时候了,心还是嘣嘣地乱跳得厉害。跟他到了经理办公室,坐在他俩对面。经理开始说话了,在一大堆好话里,我听到了我是这次裁员对象。一听到这句话,我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大信封,又说了些什么,我都没听清,只是一个劲地想忍住眼泪,却怎么也做不到。

 

就这样一路哭着回到座位上收拾东西,离开了那座楼。老板一直默默地跟着我,后来又问我要不要送我回家,我说不用。自己把纸箱抱到车上,离开了那个公司。开车回家的路上,眼泪止不住地流,感觉好像是世界末日到了: 我被裁员了,我没工作了,我以后怎么办?这些问题在脑海里不停地翻腾着。就这样,在美国公司上班的第一份工作居然就以被裁员结束了。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中国技能大赛媒体注册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