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微观上海 > 文章详情
怕过年
分享至:
 (10)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开林 2016-02-11 09:53
摘要:有些人怕过年,真不是一丝丝怕,一点点怕。

 

过年是新桃换旧符的关键节点,好吃好喝好看好玩,究竟有什么好怕的?你别说,还真有一些人怕一些事,他们既可能怕得合乎情理,也可能怕得毫无厘头,少数“问题中人”还可能怕得魂不守舍。

 

通常,喜欢热闹的小孩子最盼望过年,我逮住邻居家的小朋友就发问:“过年,你最怕什么?”他挠挠头,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然后有些腼腆地告诉我:“最怕大人不给我压岁钱。”这就是小孩子的天真本色,绝对不让实话腐烂在肚子里。

 

大人不同于小孩,他们的世界充满恩怨、荣辱、利害、得失、成败、输赢、悲欢、离合,计较也许是揪心撕肺的,取舍也许是无可奈何的。在他们中间,有些人怕过年,真不是一丝丝怕,一点点怕。

 

鳏寡孤独的人怕过年。过年时,别人家里团团圆圆,热热闹闹,他们家里孤孤单单,冷冷清清。佳肴摆齐在面前,味同嚼蜡;美酒斟满在杯中,兴致全无。许多痛苦的回忆齐刷刷地扇动翅膀,朝着年关,朝着心头,狠劲扑来。我认识一对老夫妻,几年前的一场车祸殃及这个幸福的家庭,儿子儿媳不幸遇难。自打那年以后,春节期间,他们总是赴异地旅游,躲避亲戚朋友有意无意间表示同情的眼光。一年年过去,心头的伤口早已结出厚痂,但他们依然本能地害怕这个节点。过年时,他们小心翼翼,庇护自己脆若薄冰的心思,实属不易。

 

欠债的老板怕过年。以往,房地产行业大赚大发,财源滚滚,尚且有开发商、包工头拖欠民工的工资。如今,房地产行业的景气度不再令人乐观,资金链行将断裂和已经断裂的开发商不是一个两个。包工头拿不到钱,发不出工资,民工两手空空,怎么回家过年?讨薪与躲债,就成了年底必定上演的火爆剧目。在我家周边,大小店铺转让门面,就数年底最为频繁。生意难做,有些人越做越亏,只好选择提前离场。过年是敏感时点,那些压力山大的“负翁”害怕债主登门讨债,他们要挺过年关,熬过难关,还真得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才行。如何在近乎绝望的灰烬中找到希望的火星?这是他们的必答题。

 

某些网民直呼单身男女为“单身狗”,这是缺乏尊重的行为。即便是中性色彩较浓的名词“剩男剩女”,也暗含了歧视意味。大龄单身者怕过年,怕的是见父母,见亲戚,见同学。是改弦易辙更难?还是我行我素更难?这两个问题,也许只是一个问题的正反面。时代毕竟不同了,创意比情意更多妙用。有的人到网上寻租男友或女友过年,价钱公道,要求也并不苛刻:长得不难看就行,涵养到家更好,没有恶习和怪癖是必须的,讲话不吐脏字,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划定的红线不可逾越。说是要求不苛刻吧,还是有几条硬杠杠。这种寻租方式与代驾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彼此若能配合默契,度过年关,便皆大欢喜。瞒天过海固然容易,但问题还在原地。冲进围城,还是在围城外面继续做兜风侠?这始终令他们纠结,有可能变成一块心病。

 

除了上述三种人怕过年,我想,还有几种人也是怕过年的:准备生育二胎的高龄夫妇怕过年,过了年,他们手中所剩无几的时间和机会就会大幅缩水; 年前加了杠杆的股民怕过年,行情已经够差的了,他们担心自己抄底又没有抄准位置,踩中节奏;某些资深美女怕过年,她们怕老比怕死还厉害,过年时,她们要管控那张馋嘴,过年后,她们要下更大的本钱去养生馆做美容,金卡、银卡“失血”是必然的。某些官员怕过年,万一部下太懂事或不懂事,送来厚礼和大红包,收还是不收?如果收下的话,就违反了八项规定;如果拒收的话,就会让对方觉得不近人情,真是左右为难。环卫工人怕过年,在所有不禁鞭炮的城市,过年时燃放的烟花炮仗都是数以百吨、千吨计,环卫工人打扫道路,竟无异于打扫战场,工作量比平日骤然增加若干倍。

 

此外,我家的泰迪也害怕过年,对于它来说,不绝于耳的爆竹轰鸣就如同一场充满恶意的恐怖袭击。我将它藏在密封的淋浴房里,把收音机里的音乐调到最大声,它依然用惊恐不安的眼光望着我,可怜巴巴的,生怕我转身离开。

 

(本文转载于解放日报。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