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微观上海 > 文章详情
上观小编:我如何到老丈人家过年
分享至:
 (28)
 (1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洪俊杰 2016-02-08 13:30
摘要:去年底,我和她结婚了,之后则是各种各样事务性的工作,买新房、订酒席、准备婚礼……过去的花前月下,俨然变成今朝的锅碗瓢盆,倒很符合我去年所说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就在朝朝暮暮”。

 

在春节写一组文章,是“上海观察”的每年惯例,而我倒也将之写成了一个系列。

 

2014年春节,我写的是《找我的她》,当时提到“在新的一年,在感情方面,总要有点起色”;一年之后,承蒙大家关心,我得以另写一篇《珍惜当下》,“我应该感谢她,因为她接受了我,给了我一个携手走向未来的机会”。

 

去年底,我和她结婚了,之后则是各种各样事务性的工作,买新房、订酒席、准备婚礼……过去的花前月下,俨然变成今朝的锅碗瓢盆,倒很符合我去年所说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就在朝朝暮暮”。

 

大年夜前几天,我们又多出来一个甜蜜的烦恼:虽然我们还各自蹭父母家的饭,但婚后第一年的年夜饭该怎么吃,跟谁吃,还真颇费脑筋。

 

同事A先生已结婚几年,他以过来人的身份,晃着脑袋跟我说了5个字,“两边要兼顾”。想想也该如此,我们夫妻二人都是独生子女,前29年的年夜饭,都和自己父母一起吃的。如今一结婚,不管谁屁颠屁颠抛下父母去对方家吃,就算自己父母嘴上没说些什么,心里总会有点小失落。毕竟,家庭转型也需要蹄疾步稳。

 

因此,我留心了一下身边人,那种“把两边都摆平”的好经验、好做法,还真不少——

 

B先生夫妇都是上海人,大年夜,他们把两边家长一起请到自己家里,小俩口做一顿年夜饭,一家六口热热闹闹迎新年;

 

C先生是新上海人,C夫人是老上海人,于是他们家严格遵守“一年上海,一年外地”的优良传统,今年早早买了火车票去南方过年;

 

D先生夫妻俩都是新上海人,去外地哪一边好像都不太合适,索性就在家边上的酒店里订了两套房间,让双方父母都来上海过节,花点小钱求个和谐。

 

 

再说我们家,按照惯例,大年夜晚上我会去外公家吃饭。因此,就在几天前,我就在老婆耳边开起了吹风会,她说,他们家那边的安排还没有定下来。

 

尽管如此也不能打无准备之仗,为了避免手忙脚乱,我当时就瞎琢磨出上中下三策——

 

上策:她家聚餐定在中午吃,我和她一起去吃,晚上一起去我这边吃,两边都不耽误,这属于上上签,大吉大利;

 

中策:她家聚餐安排在新年后,那我大年夜下午拎着年货去她家拜个早年。现在生活条件好了,礼物未必要多好,但态度一定要端正,这属于加分项。陪她(当然也是我的)爸妈聊聊天,然后再去我那边吃饭;

 

下策:两边的年夜饭同时定在晚上,那么我俩就只得每家吃半顿了。外公家住在闵行区浦江镇,她家住在杨浦区的南面,上下顿饭间还隔着25公里的路。“洪”军不怕远征难,如此感天动地之举,相信两边长辈都能体会到我们一番苦心。

 

腊月二十七,老婆那边传来“喜讯”,她家的年夜饭定在中午吃,正好两边错开。就在庆幸之余,我又开始琢磨起了饭桌上如何表现的问题了。

 

 

说实话,我不担心自己怯场。尽管我老婆家的亲戚只认识她父母二人,但我自认为上至天安门下到石库门,大概都能侃一些。

 

不过,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说个不停大概也太合适,因此我给自己定下了“少说多吃”的四字诀。现在大家都知道大清相国陈廷敬了,殊不知还有一位服侍过康雍乾三朝天子、薨后配享太庙的相国张廷玉,小时候看二月河的书,里面说这位名相一生恪守“万言万当,不如一默”的信条。

 

之后,我又去咨询了下A先生。他告诉我,第一次与对方家亲戚们吃饭,跟结婚前两边父母见面吃饭的指导思想是一致的,就是“表扬与互相表扬”,要把对方夸得像朵花一样,不就是显得她们家教育得法吗?

 

A先生还跟我说,“少说多吃”只说对了一半,少说没错,多吃不行,特别像我这样吃相不雅如风卷残云一般之人。他提出了“少说慢吃多看”的六字方针,多看,当然不是看手机,主要是与他们家亲戚眼神交流。

 

有指导思想还不够,还需要灵活落实。大年夜那天,我特意多吃了点早餐,然后就赴老婆那边中午的家宴了。

 

饭桌上的前十分钟,几乎所有话题都围绕着我,“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你学历史的怎么最后去媒体了”,“你们单位效益怎么样”,“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我以接受面试的态度,用不大标准的上海话进行作答,提醒自己要直奔主题,不许满嘴跑火车。

 

之后的饭桌上,几乎再也没有我什么事了。

 

他们谈着自己家里的事情,而我则要一心三用:时而听听他们讲的内容,进行适当地“互动”;时而瞅瞅台面上的菜,并告诫自己吃相要好,千万别猴急猴急的;再有一点,就是要留心下手机微信里的各个群,哪个群忽然热闹起来,说明红包出现了,自己也要点进去蹭一把,拿着几千元的手机,抢个几毛钱的红包,当时感觉还是蛮好的。

 

从中午12点到下午2点多,我与老婆家亲戚的第一次正面接触,在互道一句“婚礼见”后,顺利结束。然后,我和老婆准备去赶下半场,到我外公家吃第二顿年夜饭,心里记住A先生的教导,“你老婆去你家吃饭会有点拘谨,别忘了饭桌上多给她夹点菜。”

 

……

 

本文在发上观APP前,我先给家里领导审阅,她通过微信做出重要批示——“就吃个饭,写这么多字,想这么多事,累不累?”我立马回了条,“不累”,并顺手发出了个“5.20”元的红包。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相关文章
评论(1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