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微观上海 > 文章详情
感谢你,全市的平安志愿者!
分享至:
 (12)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2016-02-08 08:57
摘要:往年小区里这个时候已经闹翻天了,鞭炮噼里啪啦响,空气里到处都是“火药味”,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不少停在路边的车的顶部都被砸出坑来。今年好了,安静、安全过大年,多亏了你们!

除夕夜,严沪生穿上醒目的绿色羽绒背心,戴上“平安志愿者”的红袖标,拿上手电筒和宣传小喇叭,准备出门巡逻:“现在是18点,距离志愿者全体到岗还有1个多小时,我先出去兜一圈,有备无患。”她把外套领子往上提了提,匆匆钻进了夜色里,小喇叭开始重复播放:“祝大家新春快乐,阿拉要争做守法市民,不放烟花爆竹,过一个文明健康的春节!”

 

今年春节期间,61岁的杨浦区长白新村街道长白二村第一居民区党总支书记严沪生比往年更忙:这是《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 实施以来的首个春节,身为全上海30余万名平安志愿者之一,她和社区民警、消防队员、特保队员和其他居民志愿者一起,确保《条例》执行到位。

 

“15分钟吃完年夜饭,习惯了”

 

时间:2月7日16时43分地点:靖宇家园小区

 

“严书记,这是14号楼的禁放烟花爆竹告知书签收单,有一户家里一直没人。”70多岁的志愿者陈熙华有点不好意思,在这张签收单上,有一个签名栏还空着。“老陈你辛苦了,我去看看吧。”招呼老陈坐下后,严沪生拿着告知书和签收单走出了居委会。

 

长白二村第一居委会管辖5个小区、1513户居民。这几天,在各楼栋居民志愿者的帮助下,禁放烟花爆竹的倡议书、告知书已基本都发放到位。“别看事小,做起来不容易:一栋楼少则12户,多则28户,有的人愿意不放烟花爆竹但不愿意签名,有的人一直不在家。要让整栋楼的住户都签收禁放告知书,我们一般都要花三四天,跑七八次。”严沪生边走边说。到了14号楼未签字的那户人家门口,严沪生把告知书、倡议书折好放在塑料袋里,挂在门把手上:“这样,人家一回来就能看到了。”在塑料袋里,严沪生还放了一块香皂——这是居委会给签收告知书居民的小礼物。

 

除了禁放倡议书和告知书,靖宇家园小区的居民还收到了由消防、公安、街道等单位制作下发的“禁放烟花爆竹宣传资料包”,小区橱窗里、栏杆上也都挂着宣传海报和横幅。在严沪生看来,由于前期宣传工作到位,大年夜反而比较“闲”。“但掉以轻心肯定不行,今晚必须严防严控,确保小区里听不到一声爆竹响!”

 

严沪生的家距离居委会步行只要3分钟。从14号楼离开后,她匆匆回家,花了一刻钟吃完年夜饭,和女儿女婿稍微聊了几句后,又马不停蹄地回居委会去了。“当了十三年居委书记,年年都这样,习惯了,孩子们也都理解。”

 

“一晚上兜十几公里,不算啥”

 

时间:2月7日19时46分地点:延吉东路130弄小区

 

过了19时,小区志愿者们纷纷来到居委会,屋子里越来越热闹。即将迎接他们的是一场硬仗:从20时到年初一凌晨1时,他们要站在57幢居民楼的出入口,把烟花管控盯到每个门洞,一旦发现有居民拿着烟花爆竹准备燃放,马上进行劝阻工作。“剩下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是‘机动部队’,整晚都要在小区里巡逻。”严沪生说。

 

正说着,社区民警汪骏拎着盒饭巡逻回来了。见严沪生拿着小喇叭准备出门,他把刚脱下的帽子又戴上,放下盒饭,叫上特保队员准备一起走。严沪生忙说:“汪警官,先把饭吃了吧,我们都吃过了。”汪骏摆摆手:“没事,反正已经凉了,晚点吃也不要紧,走吧。”

 

“民警很辛苦的,长白新村派出所今晚全部警力都已上岗,汪警官的值班时间是16时到年初一凌晨2时,回单位在折叠床上睡几小时后,年初一早上7时又要过来了。”严沪生边走边告诉记者。汪骏听见后笑说:“这没什么,你们也辛苦了,最近基本没怎么休息过。”

 

“都辛苦,都辛苦!”居民李芳正好经过,听到了这段对话,忍不住说道。“往年小区里这个时候已经闹翻天了,鞭炮噼里啪啦响,空气里到处都是‘火药味’,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不少停在路边的车的顶部都被砸出坑来。今年好了,安静、安全过大年,多亏了你们!”严沪生拉着李芳的手,笑着说:“妹妹,我们没什么功劳的,还要感谢大家配合支持我们的工作呀!”

 

在5个小区里巡逻了一圈,记者留心了一下手机上的计步器,发现走了2353步,1.92公里,花了23分钟。按照一小时巡逻一次来算,仅大年夜19时至年初一凌晨1时,严沪生等巡逻人员就要走上11.5公里。得知这个数字,严沪生显得有些惊讶:“这么多路?最近天天都要走,完全没感觉。为了严控烟花爆竹,这点事不算啥!”

 

法律是硬的,工作方式要软

 

时间:2月7日20时13分 地点:长华绿苑小区

 

回居委会坐下没多久,严沪生就接到长华绿苑小区一名小区志愿者的电话:“严书记,这里有点情况,你最好来一下。”

 

严沪生赶到长华绿苑一栋居民楼门口,只见小区志愿者还在跟一个手里拿着一捆八个高升的居民交涉:“老陈,今年有新规定,不能放了,请你理解。”“我早就买好了炮仗,不放可惜了,过年不放爆竹不吉利,我走远一点就好。”“不好意思,小区周围都不能放了。”“那你的意思是我这买烟花的几百块钱白花了咯?月底我女儿结婚,这些炮仗现在不放,到时我也要放的,女儿出嫁要风风光光!”老陈沉下了脸。

 

“老哥,你别急呀!今年烟花爆竹确实不能放,但现在有电子鞭炮的,一样可以让你的女儿嫁得热热闹闹,还没环境污染,为啥不试试?这样,到时候我们帮你去买电子鞭炮,还帮你装好,行不行?”严沪生这一席话,让老陈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不过,老陈还是耿耿于怀:“那这些炮仗是不是要浪费了?”严沪生笑了:“不会的,你交给我们吧,我们再上交派出所。作为对你的奖励,我们会送给你一个坚果礼包,就当是年货了,祝你新年快乐。”一旁的汪骏也说:“对于主动上交烟花爆竹的市民,我们也会送出车挂小警熊、卡通磁性书签等小礼品,不会让守法公民吃亏。”听到这,老陈终于笑了:“好,那我就不放了,这些炮仗你们拿去吧!”

 

“法律是硬的,处理方式可以是软的。上来就跟居民说‘燃放烟花爆竹要罚款’,可能引起抵触情绪,防控效果并不会好。”回居委会的路上,严沪生告诉记者。此前,杨浦消防支队联合各属地派出所,对区里的平安志愿者开展了岗前培训,明确了现场巡查和管控工作的职责要求和注意事项,确保做好禁燃工作。“如果有居民不配合,说明我们的工作还不到位,方法还有待改进。目前看下来,管控效果不错。”

 

一路上,严沪生不时和一些站在居民楼门口的居民志愿者打招呼,询问管控情况,回到居委会已经快20时30分了。“马上杨浦消防支队的人要过来跟我们一起巡逻了,我要先把准备工作做好。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硬仗’,过了今晚,下一个‘大战役’就是年初四晚上了。辛苦归辛苦,但如果我们的辛苦能换来环境美丽、治安有序,累点也值得!”

 

(本文摘自解放日报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