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风云 > 文章详情
【申聊】猴子来了,真经带了吗?
分享至:
 (26)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高渊 2016-02-07 23:19
摘要:算一算我经历过的前三个猴年,于我个人都是普通一年,但对于更多人来说,或者对于这个城市乃至这个国家而言,却非同一般。不是猴年总会有什么特别,而是猴子大多精灵古怪,容易踩到了点上吧。今天,猴子又来了。

不管上没上春晚,猴子还是来了。

 

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六小龄童与春晚之争,让万千人在朋友圈站队吐槽。我也就是微微一笑,因为与我有关的,只是希望三年后的猪年大家热情不要减。

 

算一算我经历过的前三个猴年,于我个人都是普通一年,但对于更多人来说,或者对于这个城市乃至这个国家而言,却非同一般。

 

不是猴年总会有什么特别,而是猴子大多精灵古怪,容易踩到了点上吧。

 

 

80年代的人民公园,沐浴着晨光看书的女子。

 

1980

 

那年,我还在上小学。记得每天中午都要回家吃饭,来回要走半小时的弹硌路。虽然我和同学们都不到十岁,却从无家长接送。也怪了,为何当时的人都不担心孩子被拐走?

 

我每天的憧憬,就是回家能吃上太奶奶做的炖蛋加红烧大排。这是我童年的最爱,至今觉得堪称绝配。如果有同学一起走,必谈论一些打仗的新老故事,每天就这么简单地度过,日子悠长而宁静。而我所不知的是,许多人的人生正进入转折期。

 

那时候,李良荣34岁,正在复旦大学新闻系读研究生。一年前,他终于离开已经待了整整十年的江西吉安,考回了母校。此时,他正被他的导师王中当猴子一样训练。

 

王中和别的老师不一样,他从不开书单,每次上课就让李良荣看一篇报纸上的文章,要求在5分钟内说出有什么问题。有一次,王中听了李良荣的回答,点点头说还可以嘛,能看出问题来,脑子还是灵的。他又说,李良荣啊,我训练你就像训练猴子一样,猴子就是这么训练出来的。

 

也是这一年,上海人周其仁从北大荒考到北京后,认识了一个叫杜润生的老头。后来被称为中国农村改革之父的杜润生,刚刚复出不久,似乎总有大把的时间跟周其仁那群30岁左右的年轻人聊天。在周的印象中,杜润生很有自己的看法,但不会强加给你,而是像导师一样提问,让你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下决心再把事情搞清楚。

 

同样在那一年,40岁的左焕琛告别上海第一医学院,踏上援藏之路。在学校里,左焕琛是出了名的身体棒。因为早在上本科时,她参加的校赛艇队就接连击败高校系统队、上海二队和上海一队,重组后成为正式的市队。接下来的十多年,她还要经历援藏、出国学习等,于1996年当选上海市副市长。

 

1980那个猴年,最流行的一句话是,80年代一天也不能耽误。无数人的命运正在发生变化,也开启了至今令人怀念的大时代。

 

 

1992年2月7日,在上海杨浦大桥工地,邓小平听取大桥建设介绍。

 

1992

 

这个猴年是在大学里过的。关于吃饭的记忆,已经从每天变成每周回家,太奶奶也已离开我们3年了。平时更多聚于学校边上的小饭馆,吃的东西从炖蛋加排骨,变成了猪耳朵加花生米,显然是因为开始喝酒了。

 

而话题也更多了,现在记得的,大多是闲扯一些家国大事以及女同学颜值。当然,那时候好像还没“颜值”这个词。

 

这年的事,已经说了无数遍了,但似乎怎么说都不嫌烦。然后就是一片热闹:上交所全面放开股价管制了,淮海路开挖建地铁了,全市股份制试点企业超过100家了,上海GDP开始连续16年的两位数增长了……

 

这一年,55岁的徐匡迪当选上海市副市长,同时兼任市计委主任。20多年后回望这段经历,他依然觉得这是他从政生涯中最难忘的。因为正是此时,上海进入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关键转型期。他在计委工作那几年,全力以赴做的事是转变计委的职能,再也不要成为矛盾的焦点,弄到晚上11点下班。 

 

比徐匡迪小5岁的蒋以任,则在当年出任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经委主任。第二年初,当选上海市副市长。接下来,上海进入结构大调整、功能大调整和城市空间大调整的阶段。一向是“摇钱树”的纺织业要“断臂求生”,名气响当当的轻工业要“抓大放小”,汽车业则要寻求新的海外合作,作为分管工业的副市长,蒋以任说“那时压力相当大”。

 

这是个典型的猴年,事情多而杂,全年都非常热闹,而且重拾了当年的激情。这又是一段激情澎湃的岁月,与80年代相比,在理想与追求之外,多了一些逐利。这是市场之年,也是社会变迁的转折之年。

 

 

2004年连接崇明岛的上海长江隧桥工程全线结构贯通。

 

2004

 

这一年,每天中午都在报社附近觅食。作为一家地方分社,报社人不多,自然不会有自办食堂。所以,到了中午就会焦虑吃什么。那时候,把世纪大道附近的大小饭店几乎吃了个遍,留在记忆中的只有报社对面的小面馆,他家的馄饨不错,老板娘还常叮嘱加一点他们自制的辣酱,说这是“绝配”。

 

同样需要寻找的是,当了十年记者后,接下来如何为自己定位。跑了好多年的条线,到了彻底放下的时候,接下来做什么呢?

 

那个猴年春节前夕,最后一个非典感染者刚刚出院。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也让整个国家在思考,哪里需要改变?

 

那年,生于上海嘉定农村的高尚全已经75岁,在给中央递交的《“十一五”规划的几点意见》中,一口气提了七条建议,关键一条是建议把政府改革作为整个改革的中心环节。这份呈送高层的建议书说:从宏观调控的背景来看,经济过热,投资冲动,谁在冲动?是政府。为什么政府冲动?因为要有政绩。如果政府不改革,包括干部制度、考核制度不改革,整个改革就会受到影响。

 

张国宝整整60岁了。作为国家发改委老资格的副主任,上海很多重大项目都在他手里论证审批。从浦东机场、外高桥船厂到洋山深水港,至今说起这些项目的决策过程,他都显得相当兴奋。后来在他退休前夕,还下决心向国务院汇报,建议同时批准宝钢湛江基地和武钢防城港基地。

 

也在这一年,“老上海”李道豫告别职业外交家生涯,正式离休。在担任驻联合国代表时,遇上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海湾战争等大事。在担任驻美大使期间,更是接连遇上了最惠国待遇、“银河号”事件、李登辉访美等棘手问题,外交生涯可谓波澜壮阔。如今,一切归于平静。

 

这一年的上海,国资国企改革进入一个小高潮,宝钢和上汽首次进入世界500强,平价药房引来众人“提篮买药”,崇明即将改变孤悬状态,连通工程启动……

 

相比前两个猴年,2004的“猴子”闹的动静不算太大。到这个时候,已经经历了相当长的高速增长,在热闹背后,慢慢出现一些隐忧与思考,接下去的路怎么走才更好?

 

今天,猴子又来了。

 

相信不会是前三个猴年的简单翻版,但一定会依然热闹有趣。如今,我在威海路上“约饭”,这个城市则要多个迪士尼,还会发生什么好事呢?

 

本文作者专访徐匡迪。

 

本文作者专访李道豫。

 

本文作者专访李辉。

 

上文提到的各位,都是我在羊年曾访谈的对象。他们与上海有着极大的渊源,或生于上海、学于上海,或在这个城市工作生活,或与上海交往很多。其中,最年轻的是60岁的李辉,最年长的是87岁的高尚全,而72岁的张国宝和李辉今年都是本命年。

 

闲话少叙,拜年是最紧要的。猴子来了,真经也带来了吧!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制图:邵竞、孙欣悦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