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微观上海 > 文章详情
春运记忆之洗手间的差异
分享至:
 (8)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小虫 2016-02-02 00:06
摘要:一个洗手间的距离是多远?从春运路上的那些洗手间,也能看出一些门道。

未曾身在异乡的人,可能对春运这个词没太多感觉。但对经历过的人来说,春运是一个与团圆、抢票、拥挤、方便面味道相混合的丰富名词。在我的印象里,除了这些耳熟能详的关键词,春运还让当年还是学生的我,有机会体验到一番看得见的地域差异。

 

十多年前,武汉到上海的火车运行时间长达21小时,而且还时常抢不到票。因为火车票太难买,有几次回沪我选了坐长途汽车。然后,就有机会从沿途站点的洗手间上,学会了直观地辨别自己身在何处。

 

与火车一路都是自用车上的洗手间不同,长途汽车站停靠的服务区都是各休息站自己修建的——从高速旁的匝道下去,一到两排白墙黑瓦的平房或楼房沿路排开,超市、洗手间和加油站是标配,一下车,迎面而来的就是进进出出的人流和满地的烟头。只是,每一座休息站,因为软硬件和出售的土特产的差异,多少都打上了一些地域的烙印

 

那些年乘坐的长途客车,路线是从湖北出发,途经安徽、浙江多地,最终抵达上海,需要在车上的卧铺度过一晚。所以,在天色漆黑时抵达某个休息站,是常有的事。在这样停靠的时刻,不论外面是否一片漆黑,也不论我对途经的小站地名多么陌生,我几乎总能根据停靠点洗手间的清洁程度,准确地判断出此时的自己位于哪个省份境内——

 

当时湖北、安徽境内休息站的洗手间,通常得捂着鼻子进去,雨天时地上也满是泥水。洗手池能正常出水是运气好,不凑巧的话可能连手都没法洗。

 

有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几个同行的人只好向路边小店的老板借水龙头洗手,顺便在他家吃几个小菜。就在我踩着泥水,越过好几个厨房搁菜的水泥台和旁边堆着的杂物,找到洗菜的水龙头时,一只灰黑色的小动物迅速从我脚边掠过——这不速之客惊得我大叫一声,想必是老鼠无疑,定了定神才敢继续往前走。草草洗了洗手回到桌旁,顾不得回想水的冰冷刺骨,眼前总是掠过那只老鼠,一时胃口全无。

 

直到今天,每当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那个阴冷、潮湿而又寄居着老鼠的厨房间立刻便闪现在眼前,随之而来的还有春运旅途上的一丝孤寂和怅然。

 

其实,当时沿途的休息站内,洗手间的外观差别并不大。但在进入浙江或上海境内后,同样硬件的洗手间通常就敞亮不少,异味也好多了,顺利地洗个手也不再是奢侈的事。在这样的地方,旅人们心情好的时候,还愿意在旁边的超市逛一逛,买点小吃或手信。

 

不得不承认,当时不同省份经济发展程度的差异,在洗手间这个小小的细节上初见端倪。相对干净舒适的洗手间,也给了旅人们在某地多停留片刻的理由。

 

春节假期,也有几次是坐飞机往返。上海两大机场的洗手间的清洁程度,水平丝毫不逊于发达国家大城市——地面清洁,没有异味甚至还有一股香味,不断供的卷筒纸,人站立后即能自动冲水清洗,台盆处不断有人擦掉溅落的水珠,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足够经得起考验。

 

现在,国内大城市的机场通常都比较新,加上这几年不断的各种改建、新建,硬件上的差异越来越小。而软件上的比拼,可能需要三五年乃至十多年之后,才能看出更明显的差异。

 

一个题外话是,某年有机会去到宁夏旅游,一路风景不错,饮食也很美味,独独在旅途中遇到了一处“旱厕”,终身难忘。所谓“旱厕”,就是没有任何冲水设施的简易厕所,里间情况可想而知。反正同伴中有人出来后在路边呕了好几分钟才停下,一行人对宁夏的美好印象顿时大打折扣。

 

类似的印象,在1999年从上海去江西南昌的一趟绿皮车上也遇到过。十多个小时的车程,车厢挤得满满当当,满溢的方便面味道,使我此后多年对泡面免疫。

 

更为难的是上洗手间。刚上车时,洗手间用的人少,还过得去;到列车快抵达目的地时,发现洗手间的冲水设施已经失灵,也并没有人来清理,要鼓足勇气才进得去了。至今还记得,在那用分秒计算的短短时间内,一抬头就能看见洗手间墙面上到处写着的各种字,其中不乏污言秽语,正与逼仄恶臭的空间相匹配。自此以后,再不愿坐绿皮车。

 

可以说,洗手间是一个地方不太为人注意的“脸面”。哪怕在今天上海的各大商场,看看洗手间的设施和清洁程度,也能一窥商场物业管理水平的高下。

 

有时候会想,当很多城市为着好看的市容市貌各种大修大建的时候,不知道他们另一处更隐秘的“脸面”,都修整得怎样了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图片编辑:邵竞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相关文章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