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老照片】64年前的上海春运
分享至:
 (4)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依时 2016-01-24 11:54
摘要:【《解放日报》独家老照片】整个1952年春节期间旅客实在也算不上多。上海铁路局为适应实际情况,还在当年停运部分车次。

春节临近,又到了拼人品买车票的时候。如果把时光指针往前拨60多年,买火车票已经算得上艰难。好在当时人口流动并不如今天这么大,但对于有购票需要的人来说,动辄要花上24小时等候购票也够让人头疼的。

 

1953年,在当时华东盐务管理局工作的沈成章就曾写信向报社抱怨:在他工作的机关里有四十五个同志上北京去,但当时上海铁路管理局规定每人每次限购两张票,所以他们就只能分批走。有一次,因为要买十七张票,所以就有九个人去排队。虽然第二天上午八点钟才开始售票,但头一天下午五点钟就要去站队,买一张车票竟要花十、五六个小时。有的人去迟了一些,排在后面,结果因为规定数量的票子买光了,就买不到票,白白站了一夜。“有些同志不提早排队,从第一天上午八、九点钟起,直站到第二天上午八、九点钟才购到票子,这样就足足站了二十四小时。”

 

沈成章说:“因为购票这样困难,因此就发生了种种在新社会里不应有的现象。如有些有钱的人雇人站队,甚至还有人在那里做投机卖买。例如有一天有几个小孩子站在前面,在一、二小时内,就把自己站的位子卖给人家了,每个位子要几万元。这些现象是很不好的,希望上海铁路管理局迅速改善北京车的售票办法。”

 

到了像春节返乡大客流涌来的时候,排长队购票而不得的情况更为突出。1953年春节前夕,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特意发通告,希望:为了避免拥挤,凡可以不回乡的人,希望都暂时不要回去;如果有人实在非回乡不可,也应该服从交通部门的统一部署,遵守交通秩序,保证交通安全。并要求“本市各个机关、团体、工厂、商店、学校及各区各里弄居民委员会,应该遵照上面所说的原则,进行宣传教育,并且切实加以掌握。”

  

“购票难”的问题差不多要到1954年才等来一点改进措施,这一年,上海铁路局为了便利市民购买火车票,除在已有的市内金陵东路、八仙桥、愚园路、成都北路、四川北路、提篮桥、老西门、淮海中路设有售票处,预售三天内的火车票外,又增办流动售票和五张以上电话送票业务:由流动售票员适应各工厂、机关等单位要求,在约定时间内到各单位内去售票;如果一个单位要买五张以上客票,只要打电话(88654、88653)就可以将火车票送上门来。此外,上海铁路局为了进一步扩大服务面,又采用了定点定时售票办法,即在交通要道和旅客集中处所,设立定点售票站,定时由售票员来售票。包括了:长寿路、汉口路、文昌路、北站天目路四处,供附近居民可以定时到定点售票站预买五天以内客票。

 

购买到了车票的旅客进入站台,还要再经历一次上车难的问题。由于当时管理方式还比较落后。因此每次上车,旅客们像是参加一百米赛跑一样,奔向车厢找座位,“大哭小叫,呼母寻子,乱成一团,有时甚至把携带的东西挤丢了。”新中国成立后,铁路部门曾设立了向导组织,帮助和引导旅客上车、下车,但人们积习已成,认为不挤不抢会找不到座位,因此,秩序还是混乱。

 

1952年7月,上海站推出“新向导旗上车法”,具体做法是:首先把沪宁和沪杭两线的旅客分开;再按照性质,分成携婴孩的母亲、军人、烈军属、小站旅客、大站旅客、长途旅客等类,分别按指示牌排成四行至九行队伍。检查员推着磅秤,事先在队伍中检查是否有过重的行李或危险品,客人进站时,采取多口进站的办法,有几行队伍,就有几个轧票处(人多并增加)。在列车上,按旅客的类别和人数,事先把车厢分配好,每一车厢上都插上各种颜色的号旗。旅客轧票后,分别由拿着号旗的向导员带领队伍进入月台;通过公安局的检查站后,向导员根据各车厢内能容纳的人数,把旅客按次分队;在小队中找一个有文化、能负责的旅客,交给他一面号旗,由他负责带领小队,自动走向与号旗相符的车厢;这时,车厢内的乘务员已等在车门口,把旅客们引入车厢,一一安排座位。事后,向导员们并在月台上巡视一周,如有旅客遗失的东西,尽量设法送给旅客。

 

如此一来,月台上的秩序变得好了许多。读者周怡云给报社写信称赞这种做法的好处,说她遇到淮安城区河下镇有一位杨老太太,前些时她从上海回来,逢人就说上海火车站新实行的新向导对旗上车法的好处。杨老太太说:“她在两个月前到上海探望在工厂里做工的儿子,乘火车的时候,旅客虽然排队上车,排得非常整齐,但一跨进车厢,秩序就乱起来,旅客们却争着找座位,对年老体弱的旅客是觉得很不方便的。可是这次从上海回来,情形就不同了。首先是每节车上插着各种颜色不同的旗子,等到旅客排队上车时,再由车站工作人员在检票口点查旅客的人数,点足了一车人数,就将一面小旗交给排在队伍最前面的一位旅客,由他对照着旗子的颜色和号码找到车厢,领着旅客们按照次序一个个地跨进车厢,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坐到一个座位,不必再忙着找座位了。”

 

不过在1952年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运动的浪潮中,在上海路局内部,比购票更要紧的一件事是当年“全局号召集中力量打老虎,自动坦白贪污罪行者一万二千人”。密告箱中所得的检举信计163件,路局根据人民政府对待贪污分子的政策,经过群众讨论,并呈请上级批准,对坦白彻底的539人宣布免予处分;对曾宣布停职或撤职,限期坦白的行政干部,其交代清楚,检讨深刻的,均恢复了原职;对坦白不彻底的贪污分子,在春节中不准离沪。

 

事实上,因为人员流动性不强,购票不便加上整个城市还处于百废待兴中,整个1952年春节期间旅客实在也算不上多。上海铁路局为适应实际情况,还在当年停运部分车次如下:一月廿七日:沪宁线停运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一三九、一四○、一三七、一三八次;沪杭、浙赣线停运一四七、一四八次;一月廿八日:沪宁线停运二五、二六、一三七、一三八次;沪杭、浙赣线停运一四七、一四八次。至一月廿九日起全部恢复。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章迪思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