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83岁画家的作品如儿童简笔画,还被富商争相收藏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Jonathan Jones 2017-12-15 15:10
摘要:83岁高龄的露丝•怀利(Rose Wylie),用她那五彩缤纷、天真烂漫的艺术作品解放和诠释了童年,为英国艺术指明了方向。

露丝•怀利是这样刻画太阳的,她会先画一个大大的黄色圆圈,然后在其四周加上一根根黄色的线条。在太阳下是几棵棕榈树,棕色的树枝上顶着团团绿色。远方的大海上,一缕黑烟正从一艘棕色轮廓的船上冒出来……

《古巴场景,烟》

 

若是将露丝的棕榈树与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相比较,霍克尼明显要细致得多,但并不能由此推断,说霍克尼笔下的棕榈树更能体现树的本质。

大卫·霍克尼:《草坪洒水》1967

 

大卫·霍克尼:《水花四溅》,1967年

 

绘画是一件奇妙的事物,这也是为什么它总能获得孩子们喜爱的原因。露丝在成人世界里重新发现了儿时的自由,然而,这里的自由可以是一只狗、一只鸭子,也可以是一架V1轰炸机。

 

这档奇异、不安、令人兴奋的展览流露出露西的童年记忆。出生于1934年的露西仍对二战时的闪电战记忆犹新。在作品《罗斯蒙特》(Rosemount)中,一架拥有方形翅膀的红色V1轰炸机,正横跨西伦敦版图的上空,画面的中心是一座以罗斯蒙特(Rosemount)命名的黑色工厂,V1轰炸机投下的炸弹正坠落其间。画面里,一只眼睛正向上看着,V1轰炸机正在它的视线范围内。明亮色彩下,这幅画向我们传递着恐怖、忧惧、爆炸与死亡。

《罗斯蒙特》(Rosemount),1999

 

在另一幅作品中,疼痛写进了一个男人的身体里。这个男人穿着游泳短裤摇摇晃晃地站在岸上,准备跳进湖里。他背上有一条棕色线条,有如针线缝过一般,像是草草勾勒出的脊椎形状,又像是因事故或重大手术留下的垂直伤疤。在我看来,这无疑是一道伤疤,因为从男人笨拙地奔向水池的状态、带着绿色帽子耷拉着脑袋等特征来看,画面传达出强烈的悲怆和痛苦。画的标题与其上的各式涂鸦一道呼应着一部由菲利普·塞默·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导演的电影——《杰克去划船》(Jack Goes Boating)。尽管我还没看过这部电影,但2014年霍夫曼去世的悲伤却与这位孤独的游泳者产生了共鸣。

《杰克去游泳》(Jack Goes Swiming),2013

 

我之所以相信杰克背上的是一道伤疤,而不是笨拙的脊柱刻画,是因为只要你愿意在怀利的作品花上那么一点时间,你便能发现它们绝不是一个五岁孩子能够完成的作品。

 

作为本次展览中最早也是最成功的一幅作品,创作于1997年的《坎特伯雷树》(Tree Canterbury),其枝干的浅蓝色阴影与深绿色的树叶微妙地融合在一起。露丝画笔下的简单与真实正是我将其与霍克尼进行比较的原因,相比之下,她早已从规则与传统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而霍克尼却仍恪守着传统。与露丝早期作品中的细致相比,现在的她已然走进儿童艺术的世界,开始完全自由地阐释上帝、人类和皇家艺术学会(Royal Academy.)。

《雷的黄色飞机》(Ray’s Yellow Plane),2013

 

然而,露丝·怀特并不是第一个在明亮色彩和简单艺术形式上寻求创新的现代画家。1908年,毕加索为非学院派艺术家亨利·卢梭(Henri Rousseau,1844~1910)举办了一场宴会,该宴会几乎邀请了巴黎现代主义艺术的所有推动者和参与者。然而这究竟是毕加索之于亨利·卢梭的“讽刺”还是“致敬”?答案是后者。实际上,毕加索十分崇敬卢梭所刻画的那些大胆、色彩丰富的漫画丛林场景。

亨利•卢梭:《沉睡的吉普赛人》

 

就像毕加索曾经承认的,尽管他也曾像拉斐尔一样创作,但他认为一位成熟的作家应当像个孩子一样绘画。

 

另一位伟大、天真的现代主义者是弗洛伦·史提海莫(Florine Stettheimer,1871-1944),这位爵士时代的画家创作的作品没有任何规则可言,是达达主义的代表作。

弗洛伦•史提海莫:《Asbury Park South》(埃斯波雷南方公园),1920

 

由于作品被广泛收藏,怀利从未陷于贫穷。此次展览中,有几件作品便是从几名俄罗斯富人手中借来的。可见怀利并不是真的天真无邪,更别说像个孩子了,此外她还上了艺术学院。这难道是一个非常巧妙复杂的骗局吗?

《皇后与蝴蝶花》(Queen With Pansies (Dots)),2016

 

如果是在英国以外的地方,我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然而,对于英国艺术来说,我们需要尽快从古板保守的艺术传统中跳脱出来。当下的大多数人,每当谈到绘画,仍喜欢排着长队去欣赏霍克尼先生那规规矩矩的游泳池,仍期望每一个画家努力工作,创作出恰当的作品。

 

但是绘画并不是一份工作,它是一种乐趣。露丝·怀利的自由与勇气,为我们展现了本世纪绘画艺术的前进方向。她向我们证明了,为什么绘画远比视频艺术、表演艺术或数字艺术更好。因为绘画是勇敢的。

栏目主编:章迪思 文字编辑:实习编译 华烨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
本文编译自《卫报》网页版,文中图片均为原文配图。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