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这幢报业大楼曾引领百年摩天楼风尚,现在却要被卖掉了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O. Wainwright 2017-09-29 15:43
摘要:1922年《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举办了一场史上最伟大的建筑竞赛,请全世界最杰出的建筑师为它们设计新的报业大楼,由此引领了此后一百年的摩天大楼风潮。2017年,旨在向经典致敬的芝加哥建筑展双年展举行,而此时此刻,独领风骚一百年的论坛报大楼,却要被卖掉了。

1922年《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举办了一场史上最伟大的建筑竞赛,旨在用“世界上最美丽、独特的办公大楼”以容纳“世界上最伟大的报纸”。《芝加哥论坛报》的所有者——科洛内尔·罗伯特·R·麦考密克(Colonel Robert R McCormick)颇具雄心地发起了这场报社新总部大楼的设计投标竞赛,而结果的确不负众望。

 

十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150万美元)的奖励吸引了来自世界23个国家的263位建筑师。参与者们提交的各种美丽迷人的建筑设计,反映了从古典主义到现代主义的过渡与转折。

 

最终的获奖作品如今骄傲地伫立在密歇根大街(Michigan Avenue)的转角处,这是一栋36层高约141米的新哥特风格的高塔,塔顶还修建了哥特式教堂常见的飞扶壁。除此之外,墙体上还镶嵌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建筑碎片。直到今天,这幢建筑依旧是芝加哥最精致、迷人的高楼之一。

 

1922年的那场竞争,也对建筑设计的想象力产生了巨大影响,众多参赛作品引发了一场关于摩天大楼未来走向的大讨论,为未来摩天大楼的设计提供了一种风格上的指引。

由胡德(Raymond Hood)&豪尔斯(John Mead Howells)提交的方案最终胜出,以此方案设计建造的芝加哥论坛报大楼至今伫立于密歇根大道旁,是芝加哥的标志性景观之一,1922

 

本月,第二届芝加哥建筑双年展的策展人希望通过再现这场精彩赛事,重新引发人们关于建筑艺术的讨论,并希望当代建筑师们在95年后的今天,对此作出回应。

 

今年的建筑双年展主题为“创造新历史”(Make New History),联合策展人马克·李(Mark Lee)和莎伦·约翰斯顿(Sharon Johnston)意在质询当代人:今天的高层建筑应当是什么样子?这两位来自加州的异乡人希望在芝加哥呈现一场像过去那样能够引发国际共鸣的盛大赛事。

 

1922年的比赛是风格的终极较量。在当时,大多数美国建筑师均受过古典艺术训练,热衷于传统技法,譬如摇摇欲坠的罗马式钟楼、哥特式的建筑群……因此,他们所设计的办公大楼大多像教堂一样,在巨大的石井上方冠以穹顶、球体或尖顶,并于每一处结合点镶以纷繁复杂的模塑。这是后工业时代的资本主义社会力求在古典文化中探寻合法性的表现。

 

沃尔特·格罗佩斯(Walter Gropius)&阿道夫·莫尔(Adolf Meyer)提出的设计方案,1922

 

相比之下,欧洲人的作品更为多样化,这里有装饰艺术风格的纪念碑、完全没有装饰的钢架、布鲁诺•陶特(Bruno Taut)的表现主义金字塔、格罗佩斯(Walter Gropius)与莫尔(Adolf Meyer)设计的不对称平面组合,以及由阿道夫•路斯(Adolf Loos)构建的著名的多立克风格立柱。

 

在法国建筑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发表其开创性宣言——“走向新建筑”(Versune Architecture)的前夜,人们已然感受到在玻璃和钢铁中捕捉“时代精神”的兴奋感。

 

布鲁诺·陶特(Bruno Taut)设计的摩天大楼,具有表现主义金字塔外形,1922

 

阿道夫•路斯(Adolf Loos)设计的摩天大楼,外形是多立克风格立柱,1922

 

事实上,此次双年展的策展人约翰斯顿和李并不是第一个去尝试复刻1922年盛况的人。1980年,芝加哥建筑师史丹利·蒂戈尔曼(Stanley Tigerman)和斯图尔特·科恩(Stuart Cohen)曾邀请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和安藤忠雄(Tadao Ando)等著名建筑大师参赛。蒂戈尔曼曾这样说道:“1922年的建筑大赛处于新时代的开端与旧时代的终结。而此次大赛正处于现代主义在艺术史上安全着陆后的修正主义时期。”

 

安藤忠雄(Tadao Ando)的设计作品,外立面是网格图,1980

 

这批作品堪称后现代主义大杂烩,设计师们杂乱地模仿着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卡塔罗·贝歇(Gaetano Pesce)提议将建筑表现为一张支离破碎的报纸,进而彰显“暴力、自由、政治和技术”。赫尔穆特·雅恩(Helmut Jahn)利用建筑上方空间,在哥特式皇冠上建造了一个“镜子”。安藤忠雄设计了一张静默的网格图,弗兰克•盖里则创作了一件略显疯狂的建筑草图,在建筑的上方有一只鹰,游客们可以悬挂于鹰的翅膀两端。

 

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的设计草图,1980

 

1922年的建筑大赛揭开了现代主义序幕,而1980年的比赛则迎来了历史主义与装饰风格的回归,即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所称的“复杂性和矛盾性”的回归。蒂戈尔曼说道:“由于现代主义的荒原已被我们抛诸脑后,在文化渊源中追溯真实意义的我们,已然获得了新活力。”

 

赫尔穆特·雅恩(Helmut Jahn)设想在现有建筑顶部加一面镜子,1980

 

那么2017年的展览又为我们呈现了怎样的当代建筑现状呢?由于这场展览仅仅涵盖了15名建筑师的设计,而且几乎所有建筑师都来源于同一思想流派,因此,该展览不太可能向我们呈现完整的图景。而策展人则意在使年轻一代建筑师拥有设计高层建筑的发言权,而不是简单地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股实践热潮。这15名建筑师远非众所周知的“大人物”,然而,这场展览将呈现一系列深思熟虑的、批判性的反思。

 

伦敦建筑师山姆·雅各布(Sam Jacob)延续了1980年参赛时的诙谐张力。他参考了论坛报大楼墙壁嵌入考古碎片的方式,这次提出的设计方案是在现代几何形建筑外立面之上,再依次加一层伊斯兰风格的廊柱和一层八角穹顶。这幢建筑反映了雅各布的思考:“建筑不是我们所创造的东西,而是已经存在的东西,只是等待我们去发现它。”

 

山姆•雅各布(Sam Jacob)2017提交的参展方案,把1922年参赛并未付诸实践的Adolf Loos的方案和现有的论坛报大楼结合起来。

 

瑞士的克里斯特(Emanuel Christ)与冈特拜恩(ChristophGantenbein)遵循着他们既有的路线,重建了1964年建造于圣保罗的一幢混凝土建筑,以示对“纯粹构造的原始建筑”的崇尚。

 

克里斯特与冈特拜恩(Christ &Gantembein)重建了一幢1964年的建筑,2017

 

这些建筑设计无疑将会成为艺术品,但总体上看,人们似乎过于关注编造一个聪明的故事,却很少思考如何真正设计一个21世纪的高层建筑。

 

思锐建筑工作室(Serie Architects)的设计方案如同层叠的咖啡桌,2017

 

比如思锐建筑工作室(Serie Architects)设计了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堆积楼阁,像堆叠的咖啡桌一般般歪歪斜斜,创作者认为这是“剧院、会议区、宁静的风景区与享乐主义的花园,是当今媒体工作者真正的生产空间”。

 

弗朗西斯•凯雷(Francis Kere)的设计草图,2017

 

非洲建筑师弗朗西斯·凯雷(Francis Kere)则创造了一个混合用途的社区,圆柱体的塔身中排列了一系列的空洞,这些空洞集住房、工作空间和文化设施于一体。

 

然而,从斯丹法诺·博埃(Stefano Boeri)的垂直森林设计到卡拉特拉瓦(Calatrava)设计的迪拜摩天楼,当各种各样你能够想象的高层建筑被一个个建造出来时,许多年轻的实践作品却甘愿退居评论和批评的领域,不再与之竞争。

 

斯丹法诺•博埃(Stefano Boeri)的垂直森林

 

卡拉特拉瓦(Calatrava)设计的迪拜摩天楼

 

对于《芝加哥论坛报》本身来说,这次展览恰在一个令人心酸的时刻召开。随着报社的母公司以2.4亿美元的价格将论坛报大厦出售给洛杉矶的开发商,这家报社将在不久之后搬离其极具标志性的总部。计划称,开发商会将该大厦改造成豪华公寓或是酒店。这提醒我们:无论是报纸还是建筑师,都不再拥有他们曾经享有的权力。

 


本文编译自《卫报》,文中图片均为原文配图。

编译:华烨

文字编辑:章迪思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