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张乐平之子谈三毛:没想到这个八十二岁的老头还这么吃香
分享至:
 (4)
 (6)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章迪思 张志萍 2017-06-15 08:01
摘要:今年6月15日是《三毛流浪记》发表70周年纪念日,上海图书馆将从今天起将展出一批《三毛流浪记》有关的图片和文献资料。上观新闻•解放日报记者采访了张乐平的儿子张慰军先生,他也是目前“三毛”形象相关推广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1946年,张乐平在《申报》连载《三毛从军记》,引得世人争相购买。《大公报》见状,不甘示弱,于次年通过陈伯吹,力邀张乐平再创作一组三毛系列漫画。当时正值1947年初,上海街头寒风呼啸。某个晚上,风雪交加。走在回家路上的张乐平, 在一个弄堂口发现三个流浪儿正围靠着一个小铁罐吹火取暖。第二天早上,当他再次经过时,发现其中两个孩子已经被活活冻死了。看着收尸车上的孩子垂下的手臂,张乐平不禁潸然泪下。

 

作为一个漫画工作者,他决心通过手中的笔向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发出控诉。为更深入地了解流浪儿童的苦难生活,张乐平换下旧西装,穿上破旧衣服,来到旧上海最混乱、最肮脏的地方——郑家木桥体验生活。

 

在张乐平的笔下,瘦削矮小的三毛卖过报纸、擦过皮鞋、当过学徒、卖过武艺,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自力更生。虽可怜穷苦,却聪明机灵、乐观幽默、不畏强暴。

《三毛流浪记之孤苦伶仃》

 

《三毛流浪记》自1947年6月15日至1948年12月30日在上海《大公报》上连载,1949年1月7日和4月4日又发表了最后2幅。报纸连载期间,大人小孩都为三毛的经历时而忧愁、时而惊喜、时而伤心,三毛的命运成了当时上海市民生活的要事。

《三毛流浪记之美梦幻灭》

 

1949年初春,宋庆龄先生领导的中国福利基金会在“中百公司”(即现在的市百一店)举办三毛生活展览会、三毛乐园会,为流浪儿童筹集钱款,等候入场的人群队伍一直排到了六合路。

《三毛流浪记之减价竞买》

 

半个多世纪以来,《三毛流浪记》以多种版本在国内外发行,其中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出版总量以千万册计,直至今日,《三毛流浪记》仍排在该社畅销书前列。

 

“三毛”并未过时


 

上观新闻:最近几年您带着“三毛”前往世界各地参加交流推广活动,外国人接受三毛吗?在国内,现在孩子们的物质生活水平也很高,他们能理解这个衣衫褴褛的小流浪汉吗?

 

张慰军:完全没问题。这几年我带着“三毛”去过韩国、比利时、毛里求斯、澳大利亚,不管是华人还是当地人,都表现出对它的喜爱。我也是纳闷了,这个80多岁的“老头子”居然那么吃香(三毛形象最早诞生于1935年,编者注)!我感觉,三毛身上那种屡败屡战的乐天派精神,和乐于助人的善良本性,在这个时代还是容易引发共鸣的。这和他穿的衣服破不破烂没关系。

 

上观新闻: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讲,“三毛”可是个大IP,有没有考虑做相关延伸品?

 

张慰军:玩具、玩偶、游戏已经有不少,还有民间人士自发做的“三毛表情包”,我们觉得挺好。

 

“三毛”相关剧集也层出不穷。1999年中央电视台52集电视系列短剧《三毛新传》,2000年香港明日剧团的舞台剧《三毛太空漫游》,2012年全国巡演的音乐剧《三毛流浪记》,2015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儿童剧《未来的三毛》。2010年以来,光动画片就有《三毛奇遇记》(2010年)、《三毛历险记》(2011年)和《三毛旅行记》(2013年)等等。最近还有北京方面来洽谈做多媒体舞台剧的想法。

 

上观新闻:版权保护方面有没有碰到过问题?

 

张慰军:我们在工商局登记注册了多个“三毛”相关的商标。最近几年国内的版权保护环境好多了,公司也有专职的法务处理版权事务。上面提到的这些剧集,都是由我们授权的。当然,个别侵权现象也有。

 

《三毛从军记》系列

 

“公益大使”三毛


上观新闻:有考虑过“三毛”的未来吗?

 

张慰军:我们把“三毛”定位为公益大使,今后多参与各种公益活动。另外想成立“张乐平学术研究会”类似这样的非盈利组织,集中研究中国漫画史。近代以来,中国涌现出很多优秀的漫画家,张乐平只是其中之一,我们希望能对整个漫画家群体有系统研究。

 

另外,我们在培养未来漫画家方面也做了些事情。从2010年起,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浙江省海盐县人民政府、上海三毛形象发展有限公司联合发起,每隔两年举办一次“三毛杯”全国漫画大赛。去年起我们联合其他机构设立了“张乐平绘本奖”,总奖金额超过30万元。

《三毛日记之向日葵》

 

《三毛日记之合用一把伞》

 

和《解放日报》的不解情缘


 

上观新闻:解放后,张乐平先生继续创作三毛新作,很多都在《解放日报》上连载。他还担任过报社美术部的负责人,咱们也算是多年的故交了。

 

张慰军:是呀!我还记得汉口路309号里有我父亲独立的小办公室,里面还架了行军床。有几次和哥哥陪父亲在报社画《三毛在迎接解放的日子》,画流浪的三毛成了地下少先队员,夜深了就睡在这张小床上。白天父亲会带我们去南京路买好吃好玩的东西。小孩子嘛,这点事情最开心了,所以记到现在。

 

对父亲来说,在《解放日报》工作期间是他的创作高峰期。和丁锡满老总的诗画相和也传为美谈。

 

上观新闻:现在您几乎成了“三毛”的全权代理人,忙得过来吗?

 

张慰军:老实说忙不过来。但没办法,谁让我是兄弟姐妹七个当中最年轻的呢?还好现在张家第三代也能帮点忙,年轻人的脑子更灵活,以后要靠他们了。

拍摄于1959年的张乐平夫妇与七位子女的全家福

 

上观新闻:你们兄弟姐妹七个有继承父亲的绘画天赋吗?有没有也尝试画过三毛?

 

张慰军:还真画过!1997年,由三哥张苏军绘制的系列漫画《三毛奇遇记》,以宣传法制观念、呼唤美好社会公德、针砭时弊为宗旨,在《新民晚报》上连载,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但他自己觉得跟父亲的作品还是不能比,所以决定不做“狗尾续貂”的事情了。

 

我们几个都多少有些艺术天赋。我和大姐学画、二哥学音乐……不过成年后都只是作为兴趣爱好了。我希望过几年这些事务理顺,找到更多年轻人加入后,我能腾出手来,自己画画油画、搞搞设计。

 


文中图片均由被访者提供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

  相关文章
评论(6)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