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公务员论坛 > 文章详情
中国驻联合国外交官回忆:防弹车锁住了,我怎么向钱其琛同志“发号施令”?
分享至:
 (8)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伟雄 2017-06-06 06:01
摘要:通过这次事件,我也明白了两个“道理”:第一,防弹车真是可以防弹的。第二,能指挥副总理行动的“联络官”,至少应该是“总理”级的。

人们将纽约比作一个“大码头”是有缘故的。

 

每年,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的会议名目繁多,不胜枚举。各路人马不远万水千山,或路过曼哈顿,或汇聚联合国。为了接待好这些团组,各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通常都临时从本团调派一名“联络官”。

 

我就有幸过过一次“官瘾”,而故事的主角是钱其琛同志。

 


“联络官”官不大任务很重

 

1995年4月17日至5月12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和延期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我国派出了政府代表团,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担任这个代表团的团长。

 

4月初,我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专门开会研究接待计划。会上,李肇星大使亲自“点将”,任命我为这个代表团的“联络官”。当天晚上,我高兴得一宿没合眼。

 

联络官有多大?我戴上了这顶“乌纱帽”后,才发现这其实只是“七品芝麻官”。官虽然不大,任务却很重。

 

首先,需要牢记“地形”。联合国大楼坐落在纽约曼哈顿中城,由5座相连的主要建筑物组成。大会大楼内有大会堂、一个大会议室和四个中型会议室。会议大楼是与东河平行的矮长建筑物,内有各个理事会会议厅、会议室、休息室和餐厅。秘书处大楼共有39层,供工作人员办公用。此外还有图书馆大楼和增建的南楼。从大会大楼的入口处可以到达所有会议室、各个理事会的会议厅和大会堂。

 

记住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记住一些地形“细节”。如联合国大楼内各部电梯抵达不同层次,有只到第4层的,也有只到第15层或第37层的,还有可以直通第38层的。由于“凡人”都有“三急",因此,最重要的是牢记哪儿有厕所。

 

其次,需要备足“银两”。联合国大楼内有餐厅、自助食堂和多个咖啡厅。这些地方既是代表团成员小憩的“战略要地”,也是解决“温饱问题”的场所。在这些地方,服务员大多只收现款,一手交钱,一手送“货”。当然,有个别地方可以接受信用卡。

 

遇到人多肚饥的时候,负责全体人员膳食的联络官,如果所带的“银两”不够,“买单”不了,就会出全体国人的“洋相”。这时,联络官必须有“忧患意识”和“服务意识”,身上“大票小票钢镚儿”必须备足。届时千万不能发生“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事件。

 

第三,需要形影不离。对于远道而来的代表团成员,联络官犹如“地头蛇”,需要“召之即来,来之能干,干之能成”。每逢代表团团长和成员出行,都需要“保驾护航”,不是前面开路,就是后头收尾。总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资料图。

 

“联系”领导办点“私事”

 

联络官的活儿虽然累点,但有一个“好处”,可以“密切联系”领导。借工作的便利,办点“私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这次会议期间,我跟随钱副总理夫妇数日,与他们也“混熟”了。

 

4月16日这天,钱副总理夫妇饭后正在李大使的官邸草坪上散步。这时,我主动走上去,邀请他俩与我合照一张照片。他们欣然同意。在旁边的李肇星大使便用我的相机利索地拍了一张照片。

 

随后,我在大使官邸的会客室内又“得寸进尺”。我拿出事先就准备好的一本《联合国宪章》、一本纪念联合国成立50周年的邮票集和一支墨水笔,走到钱副总理身旁,请他在上面签名。

 

我先将《联合国宪章 》和墨水笔递过去,有礼貌地说道:“钱副总理,我想请您在上面签个名”。

 

钱副总理接过来后,问道:“这是什么册子?”

 

我回答说:“是《联合国宪章》。”

 

钱副总理顺手翻了翻《宪章》。当他看到这确是一本《宪章》才拔出笔,在上面签了名。

 

我又说:“这是纪念联合国成立50周年的邮票集,我也想请您在上面签名。”

 

钱副总理看到精美的封面后,问道:“这是哪个地方出的?”

 

我连忙回答:“是联合国出的。”

 

钱副总理在邮票集的封面上签了名,然后将笔套插回去,将三件东西一并还给我。我连声道谢。

 

资料图。

 

“就是对领导人说话声音大了一点”

 

我在服务钱副总理期间,还遇到了一段“千古奇谈”。

 

钱副总理在纽约期间,美方按惯例提供了一辆林肯牌高级加长防弹轿车和一支10人的保安小分队。队长罗伯特先生个头不高,有点“啤酒肚”,平时表情冷漠,不爱言语。这支保安小分队尽职尽责。

 

4月23日,钱副总理结束在纽约的活动,将于当天深夜12时55分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班机返京。根据日程安排,钱副总理一行于11时45分开始在我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驻地分别与大家话别,12时乘车离开赴机场。此时,防弹轿车就停在代表团大楼前,罗伯特和其手下亦整装待发。美方司机和几名保镖趁这个机会,匆匆忙忙去“方便方便”。他们离开时特意将车门打开,让车旁站着的其他保镖照看一下。

 

真是无巧不成书,一阵大风过来,车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在场的人当时都惊呆了:车门自动关死,而钥匙却锁在车内。罗伯特及其他保镖连忙从代表团内找来铁衣架,试图从关闭的车窗伸进去扣开车门。车窗太结实了,无从下手。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消失。

 

11时55分,钱副总理一行人在李大使的陪同下,开始在大楼的大厅内与代表团其他职员和工勤人员逐一握手告别。这时,我先行一步,出来看看车辆安排是否妥当。

 

只见罗伯特汗流满面地走上前来,快速向我解释眼前情况。我心里一震,当头一句就问他:“能否用枪打开?”他无奈地说:“这辆防弹车是真的防弹!”他还一边解释说:“我已经通知总部另调一辆轿车。”

 

这还能来得及吗?

 

11时58分,钱副总理的秘书吕新华第一个走出门口。我一个箭步冲上去,简要地向他汇报了一下情况,并建议临时调整乘车安排,由钱副总理与李大使一起改坐李大使的专车,钱副总理夫人和李大使夫人秦小梅,以及代表团其他要员依次推后,其他随行人员改为三至四人一辆车。吕新华表示同意。

 

这时,我一扭头,发现钱副总理、李大使和其他随行要员正走出大门,说说笑笑地朝车队走过来,我急忙上前对钱副总理和李大使三言两语地作了解释,然后拉大嗓门对着全体人员喊道:“防弹轿车门锁住了,打不开!我来重新安排一下乘车秩序。现在大家都听我的!”

 

我迅速将钱副总理和李大使引进李大使的专车,随后又将钱副总理夫人和李大使夫人,以及其他要员依次引进后排的车辆。美方保镖也分头坐上各辆车。一切安排妥善后,我一头钻进了开道的警车,对司机说了—声:“出发!”

 

12时03分,一长排车队在开道警车的鸣叫下,浩浩荡荡地驶向曼哈顿岛外的肯尼迪国际机场。12时55分,国航班机顺利起飞。

 

几天以后,李大使在全团召开了一个总结会。会上,他特意提到这起事件,对联络官当时的“急中生智”说了一些肯定的话,最后“批评”了—句:“就是对领导人说话声音大了一点。”

 

在随后几年的工作日子里,我再也没有发现罗伯特的身影。我想,他大概需要对此这事做深刻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通过这次事件,我也明白了两个“道理”:第一,防弹车真是可以防弹的。第二,能指挥副总理行动的“联络官”,至少应该是“总理”级的。

 

(作者系前外交部干部,现在联合国任职,图片来源:新华社 本文编辑:洪俊杰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