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奶酪不仅可以吃,还能激发艺术灵感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Cath Pound 2017-05-26 16:33
摘要:正如美国知识分子克里夫顿•法迪曼(Clifton Fadiman)所言:“奶酪让牛奶成为了永恒。”在一代代的艺术家眼中,这不起眼的普通食材成为了他们的冥想物和灵感来源。

日前在荷兰的莫瑞泰斯(Mauritshuis)皇家美术馆举行了一场以“慢食物:黄金时代的静物”(Slow Food: Still-Lifes of the Golden Age)为主题的展览。展出的画作中,有华丽的食物和餐具、龙虾、甜蜜的水果、精致的威尼斯玻璃瓶和高雅的金浅瓶……然而这其中,奶酪是最为抢眼的。

Clara Peeters的静物画

 

精心勾勒的细节和篮子内精致的美食都是那么地深入人心。热情洋溢的策展人昆汀·布洛特(Quentin Buvelot)深谙其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将这个展览称为‘慢食物’。一顿丰盛的晚宴,你需要花时间去慢慢享用,我们也希望大家能花时间慢慢欣赏眼前的作品。”

 

面对彼得·克莱茨(Pieter Claesz)画的这一篮子芝士,上面还有个盘子保持着平衡,大家是愿意享受这样的时间“消磨”的。通过精湛的画面,人们似乎能触摸到奶酪被刀切过后留下的切痕,仿佛还有一小片可以直接撕下来。

彼得·克莱茨的静物画

 

有些人认为,能从这样的画作中看到对贪婪的警告。但是荷兰的艺术与贸易专家朱莉·霍奇斯塔拉瑟(Julie Hochstrasser)并不这么认为:“我不相信这些栩栩如生的绘画作品只是对于人们的警告。事实上在当时,就已经有医生建议在饭后吃一些奶酪。。”

 

事实上,奶酪出口在荷兰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是荷兰作为一个国家刚刚成立时,堪称是“对繁荣的骄傲宣言。”

 

其中,弗洛里斯·范帝克(Floris van Dijck)的作品最能体现这一点。画中的奶酪堆在画布的中心,位于最显眼的位置,被画家处理成类似岩石的质感。它们的经济价值再次得到强调,而且它们还被放置在铺了红色锦缎桌布的桌子上,这可是当时非常昂贵的东西。正如朱莉说的,看到此景,我们便可知这是一个富裕的家庭。

弗洛里斯·范帝克的静物画

 

一个世纪之后,法国优秀的静物画家让·巴蒂斯-西美翁·夏尔丹(Jean-Baptiste-SiméonChardin)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精致地描绘了奶酪。他用不同于他的荷兰前辈们的构图方式画奶酪,但是他对于色彩、质感和色调的精湛感觉依然吸引着观众的目光。

让·巴蒂斯-西美翁·夏尔丹的静物画

 

正如食物作者肯尼斯·本德纳(Kenneth Bendiner)所言“让夏尔丹与众不同的正是他的简单。”他再次强调了物品的形态美,这恰恰是夏尔丹擅长的。

 

在夏尔丹的画中,一盒奶酪放在简单乡村风格的桌子上,倚墙而立。精致的玻璃瓶和优雅的酒杯暗示着,这可能是一个简单而精致的下午茶的场景。画中的物品也和当时流行的烹饪手册上对于下午茶的介绍相一致。

 

在二十世纪之前,对奶酪的描绘总和味觉享受有关。而在二十世纪,艺术家们开始采取更为实验的语调。雷尼·马格里特(RenéMagritte)最有名的作品“这是一块奶酪”(Cecin’est pas une pipe),就是在玻璃穹顶下放了幅一块奶酪的绘画。

 

几年后,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从法国诺曼底卡姆贝尔特镇(Camembert)出产的卡姆贝尔特奶酪得到启发,创作了著名的《记忆的永恒》里的“钟”,这是艺术史上最被认可的图像之一。

达利名作《记忆的永恒》

卡姆贝尔特奶酪  来源:维基百科

 

有些人认为在达利的作品中看到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但是达利坚持自己的作品与此无关:“它不过是温柔的、放纵的、孤独的、偏执的卡姆贝尔特的时间和空间”。

 

奶酪虽然简单,却在绘画史上呈现出各种姿态,甚至启发了达利的传世之作。当然,奶酪除了以绘画形式表达人们感情之外,对不同奶酪口味的喜好程度,也是我们了解一个人的切入口。

 


本文编译自BBC网站,文中图片除标注外,均为原文配图。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编译:唐慧敏

栏目主编:章迪思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