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涂鸦艺术家都是另类混混?你可能想多了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猫斯图 2017-04-12 14:20
摘要:澳大利亚墨尔本著名的霍西尔小巷(Hosier Lane),也许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把涂鸦艺术“合法化”的地方。这条街由墨尔本市政府专门开辟,从官方角度许可了这里的街头艺术。小巷里的墨尔本当地人也会很自豪地向游客宣称,本城就是这样的艺术之都。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在这里遇到涂鸦艺术家杰森。他摇晃着手中的油漆罐,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这堵已经有几天没有刷新过的涂鸦墙,显然是在构思着什么。我停住脚步,静静地站在他身后,像是也在帮他思考新作品的谋篇布局。虽然会画漫画,墙面涂鸦对我而言到底还是一个不太一样的世界。

霍西尔小巷里的涂鸦作品  来源:http://www.ingeniouspress.com/2015/04/05/hosier-lane-melbourne-enclave-urban-art/

 

不远处,几个拉帮结伙的艺术家正在商量新画作的细节。说到激动处,一个人还推翻了手边的垃圾桶,多少让巷子里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听那几个年轻人的谈论,似乎他们要创作一幅占据整个墙面的画作,会覆盖掉一些名家手笔——这也正是众人争论的原因。这种群体创作的涂鸦一般都比较庞大,常常高达五六米,用大块的鲜艳颜色表现画家内心强烈的情感起伏。我去的那天,巷子里最醒目的一幅巨型涂鸦是金刚狼电影的那张橙黄色的大海报。用喷漆把海报直接移到墙面上,也只有这些疯子们干得出来。

小巷里的巨幅涂鸦作品  作者供图

 

不过,这种不亚于油画精细水平的涂鸦太费时费力,并不是涂鸦界的常用图案。正如人们在大街小巷看到的那样,涂鸦更擅长的还是用那种特别的艺术字体作为绘画主导元素。这也是杰森想做的,他想在墙体上写一句标语,顺便把零散的几张丑图覆盖掉。我很想用“文人相轻”这个词形容他,可惜一时想不出怎么把这个成语翻成英语。

 

自由在墙上喷涂的快感,也许是墨尔本年轻人相较于别处的同龄人独享的特权。

 

上世纪青年人的叛逆浪潮给西方社会带来了些许动荡,也在艺术、体育和文化界留下了珍贵的印记,涂鸦艺术就是其中的一员。这种随性的彩画和朋克、摇滚一起,构成了几代年轻人的精神世界。然而,涂鸦在老派人的眼里却是一种犯罪行为。

德国高铁上的涂鸦  来源:http://www.mz-web.de/leipzig/graffiti-in-leipzig-die-bahn-geht-auf-szene-zu-23612098

 

上世纪中后期,美国政府曾经不遗余力地整治地铁涂鸦,直至今日的欧洲,警察也仍然把涂鸦者视为洪水猛兽,常常组织“大扫荡”。相对保守的亚洲国家里,涂鸦艺术家更是要避开众人耳目,夜间出没,抱团取暖。

 

尽管如此,有识之士还是能看出这种杂乱的街头文化与艺术之间的紧密联系。

 

涂鸦图案在世界各地有着相似的形制。任谁都能分辨出一块涂鸦作品和小广告的区别,这就是涂鸦形式的魅力所在。然而它又是极富个性化的艺术形式,一位涂鸦者在不同的心境下就能呈现不同的画作。很多时候与其说涂鸦是为了表现什么客观的东西,不如说完全是画家内心世界的体现。暗合了现代艺术“理念先行”特点的涂鸦,未尝不可以进入大雅之堂。

墨尔本另一条合法涂鸦街Union Lane上的涂鸦作品  来源:http://melbournedaily.blogspot.de/2012/08/union-lane-graffiti.html

 

聪明的墨尔本市政府就深谙其中奥秘。从上个世纪末开始,墨尔本就向叛逆的艺术家们伸出了橄榄枝,文首说到的几个涂鸦“保留地”就是在这段时期开辟出来的。

 

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市容管理老大难地区已经变成了城市观光的必经之处。争奇斗艳的彩色涂鸦仿佛彰显着澳大利亚这个国家的开放与热情,当地中学生也会在老师的带领下参观这些随时更新的作品。

 

可见艺术教育不一定要在高雅的展馆里进行,街头画作一样是艺术。不过街头艺术难免良莠不齐,面对时不时出现的少儿不宜场景,澳洲老师恐怕得具备灵活的随机应变能力吧。

巨型涂鸦的生产流程  来源:https://fjrk.net/melbourne-street-art-live-action-at-hosier-ln/

 

看涂鸦艺术家的创作,乐趣不仅仅在于成品,也在于过程。看小幅油画或者素描的创作如同催眠,看涂鸦则不然。墙面上那些简洁的线条,正是艺术家们用夸张而有力的四肢动作喷涂出来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跑酷、滑板、冲浪之类的极限运动。时尚品牌ECKO的创始人马克·艾柯(Marc Ecko)就说:“涂鸦是艺术界的极限运动。”事实上,有很多涂鸦艺术家自己就是出色的极限运动员。

 

来自法国的马克西姆·夏维侬(Maxime Charveron)现在是个小有名气的小轮车手,然而促使他加入小轮车运动的契机却苦涩不堪。15岁那年,夏维侬因为涂鸦被处以30000欧元(约合230000人民币)的罚款。贫穷的家庭无力支付这笔帐单,他只能去运动场上谋求生路。

 

相对保守的伊斯兰国家巴基斯坦也有这样的能人。艺名Sanki King的阿卜杜拉·可汗是巴基斯坦最富盛名的街头艺术家。他的涂鸦作品在西方街头文化圈也得到了广泛肯定。在朋友圈子里,King还同时是一个跑酷之王,是巴基斯坦的跑酷先驱之一。

Sanki King的作品  来源:http://www.artnowpakistan.com/sanki-king-the-graffiti-artist-mastermind/

 

在位于西非的利比里亚,涂鸦和冲浪是这里身陷内战泥潭的年轻人最爱干的两件事。“如果不是内战,利比里亚会是一个美丽的国家。”当地的一位青年领袖阿方索·阿普列顿这样告诉采访他的记者。他是利比里亚最高明的涂鸦大师,也是一个冲浪高手。

 

思绪连绵飘荡,再一抬头时身边的游客已经散去,杰森的创作也渐入佳境。不过我不得不提前和他告别,等不到新作完成那一刻了。匆匆向他告辞时,能看到他脸上略有痛苦和遗憾的表情。这也让我更加确信,这些在世俗观念中行走在“边缘”的年轻人,其实拥有和我们别无二致的情感:我们都在用某种方式寻求内心的一刻安宁。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题图由作者拍摄

栏目主编:章迪思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