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为什么我们的名字叫“红”?
分享至:
 (1)
 (1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江隐龙 2017-04-02 00:23
摘要:苹果推出的新款红色手机被一厢情愿理解为“中国红”。回顾之前各大奢侈品牌推出的中国风系列,从Burberry的“红福”围巾、耐克的“發”运动鞋,到Dior的红绳生肖项链甚至全球限量20个的Ferragamo手袋……似乎总是和红色脱不了干系。 天下色彩如三千东流水,为什么只有红色这么“中国”呢?

朱砂里的红

 

中国红的意象,最早源于朱砂。朱砂又称丹砂或辰砂,在古代中国既是颜料,也可以入药。以药物而论,道教中常以朱砂为原料化汞炼丹。当然以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朱砂具有毒性,中国历史上因为久服朱砂而汞中毒的“修真者”也着实不在少数。

中国朱砂  来源:网络

 

中国是最早使用朱砂作为颜料的地区之一,早在商朝便已有了“涂朱甲骨”的标注方式。中国传统绘画又被称为丹青,这里的“丹”字指的便是朱砂。在中世纪的欧洲,纯正的朱砂足以同金箔比肩,而最优质的朱砂往往来自于中国,久而久之便得到了“china red(中国红)”这一美称。当然,“china”一词在英语中还有瓷器之意,故也有学者认为“china red”乃红色瓷器之意,并特指明朝宣德年间烧制出的“祭红”一品。

中国红色瓷器  来源:网络

 

也有学者认为“china red”是源于普遍使用朱砂的中国漆器。与瓷器一样,漆器也曾作为中国的重要手工艺品出口到世界各地,并于17至18世纪深深打动了欧洲收藏家的心。由此,“Chinese vermilion(中国朱红)”成为超越“European vermilion(欧洲朱红)”的存在,并最终缔造了中国红这一模糊而独特的意象。

中国漆器  来源:网络

 

自此开始,西方文化视角中的红色便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西方的文艺作品中,凡有中国处几乎少不了红色,这一点在电影中尤为明显。《末代皇帝》中迟暮的宫室,《龙种》海报中陈旧的长衫,《功夫熊猫》中的悍娇虎的服装……当然导演们或许并不知道,红色在中国却有着另一种独特解读。

《末代皇帝》剧照  来源:豆瓣

 

“五德”里的红

 

如果说西方以朱砂为基础的中国红是一种艺术审美,那中国对红色尊崇则源于政治色彩浓厚的等级制度。色彩在中国历朝历代均是尊卑的标识,正如杜甫在《太子张舍人遗织成褥段》所写的那样:“服饰定尊卑,大哉万古程。”

 

说到这里就离不开五行学说体系了。五行学说最早流行于春秋时期,《周礼·考工》中记载:

 

“画缋之事,杂五色。东方谓之青,南方谓之赤,西方谓之白,北方谓之黑,天谓之玄,地谓之黄。”

 

五行不仅对应着五色,还对应着五方;在阴阳家邹衍的学说中更对应了五德——不同的朝代对应五行中不同的德,以此为基础《邹子》提出了“虞土、夏木、殷金、周火”的论断,这也便成了“五德终始说”的起源。

五行示意图  来源:网络

 

汉朝大儒董仲舒又从五行学说中发展出了“三统说”,以黑、白、赤(红)三种颜色象征夏、商、周三朝的正朔,由此可以回溯三代之中唯有周朝才将红色推向了色彩崇拜体系的顶峰。

 

国人尊崇的颜色、使用的历法往往会随着朝代的更迭而变化。以火德王的周朝国祚绵长,取而代之的秦朝又极其短命,其尚黑的风潮远远未能取代对红色长达八百年的尊崇——刘邦斩白蛇起义自称为赤帝之子,从中也能看出周朝色彩体系的深远影响。

 

西汉的服色制度几度改动,虽最后于太初历确定了土德尚黄的制度,但终汉之世红色一直倍受尊崇,“赤汉”一说约定俗成。东汉兴起时有“河图赤伏符”的符箓,光武帝即位后依然尚赤。

 

曹魏以“火生土”而尚黄,旋为晋取代,晋朝继曹魏之后本当应“土生金”而尚白,但《晋书·舆服志》中所述“晋氏金行,而服色尚赤”来看,晋朝依然还是尊崇着中国红。

 

经过南北朝“五胡乱华”的动荡后,中原由隋实现统一,而这又是一个尚赤的王朝。不过中国传统的色彩等级在隋朝有了新的发展:隋朝“朝会之服、旗帜、牺牲皆尚赤,戎服以黄”,“公卿多好着黄袍”,黄色从此时起与红色一道,渐渐走向了色彩崇拜体系的上游。唐高宗时期,黄赤二色通过诏令的形式,确立了高于其它色彩的地位。

 

 

各王朝大多推崇“五德终始说”,然而吊诡的是自唐之后,包括昙花一现的武周几乎均尚赤色,唯一的例外,便是崛起于大漠的元朝了。

 

寻常百姓家的红

 

抛开“五德终始说”,在中国传统民间信仰中,红色同样为平民百姓所钟爱。

 

五行对应着五方,红色对应着南方,与太阳有直接的联系。《春秋公羊传》中有“朱丝救日”的仪式,描绘了人们用朱丝为太阳增添能量以战胜日食的活动。依据相同的“原理”,朱丝萦社还可以用来止雨或致雨,最终衍生出避灾邪去瘟疫的功能。

 

从南朝到元朝,历朝历代的记载中不乏有穿红色衣裤以避邪的习俗,直到几百年后,中国人还习惯在本命年购置一套红色内衣裤或是红腰带以消灾躲坎。

 

中国是一个农耕型社会,阳光意味着丰收、富庶,红色是太阳之色,自然会成为崇拜的对象。汉族人自称炎黄子孙,这里的“炎”指炎帝神农,便是“以火德王”。而作为长江文明的代表,楚文化所崇拜的凤鸟也与火、红相关联,凤凰别名丹鸟、离朱等。

 

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在红色崇拜上形成高度一致,最终让中国红满是喜庆。红灯笼、红喜字、红盖头、红蜡烛……甚至最为中国化的红包,至今还广泛存在于微信微博淘宝中。

来源:视觉中国

 

格罗塞在《艺术的起源》中有“红色是一切民族都喜欢的”的论断。然而放眼世界,的确很少有哪个民族如汉族这般崇尚红色。个中缘由,恐怕也无法简单地用历史与逻辑诠释。

 

当然,中国人固然尚红,但传统中也有崇尚恬然的一面——士大夫阶层的茶室或许宁静幽玄,但娶亲成家之时也是少不了燃几只红烛的。或许,这便是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大传统与小传统”的中国版本吧。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栏目主编:章迪思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

  相关文章
评论(1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