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产业观察 > 文章详情
自述丨至暗时刻,洋山四名关员撑起口岸出口查验,每个出运箱子就是外贸厂希望
分享至:
 (26)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晔 2022-04-06 06:27
摘要:一个个按时出运的集装箱,代表着信心。

洋山口岸对于上海的意义不言自明。

3月27日,已实行“AB班”工作制的洋山海关查验四科,有7人在岗。17时30分,3位关员在完成当日最后一批出口查验任务后回了家,查验四科还剩4名关员。当晚,上海发布了将以黄浦江为界分批实施核酸筛查的重磅消息,已回家的3名关员获悉,第一时间想返岗。但因身处北蔡、金桥等浦东重点封控区域,他们所在小区绝对不允许居民外出,3名关员只能足不出户。由此,洋山海关查验四科只剩4名留守关员。在B班关员暂时无法“换防”、同时也暂时无人增援情况下,他们于最艰难时刻,撑起了洋山口岸出口普货查验的重任。

洋山海关查验四科科长王卫锋,向记者讲述了他们所经历的“至暗时刻”,其间数度哽咽。但他请记者务必传递一个重要信息:洋山口岸出口的大动脉还通着,外贸企业一定要有信心,海关正在全力以赴,确保一箱不落。

3月30日深夜,洋山海关彻夜不息保障口岸通关安全顺畅。(何中原 摄)

讲述人:洋山海关查验四科科长王卫锋

早在3月9日起,上海海关就在浦东机场、外港、洋山等重点隶属海关实行“AB班”工作制,全力确保口岸安全畅通。拿我们洋山海关查验四科来说,全科满编22人,分成A、B两班。但由于不少关员被封控或隔离,实际到岗大多只能满足“1+3”最基本配置,即一人派单,三人查验。

3月28日凌晨5时开始,浦东区域全域封控。我们查验四科只剩4人。封控消息突然,根本来不及准备物资,也来不及安顿家庭,更完全不知要值守多久,大家义无反顾,挑起洋山口岸出口普货查验任务。我只能说,兄弟们太给力了。

52岁的严骏,从来都是任劳任怨,不讲困难,默默干活。直到几天前,我看到有港区工作人员给他送高血压药,我才知道,严骏已断药多日。断药的风险,想想都后怕。我责怪他,有困难怎么不讲?他笑笑:这次大意了,以后一定考虑周全,身边会备足药。

其他两名兄弟,邬炳杰新婚燕尔,毫无怨言地留下来;张华家里有二娃,所住楼栋因有确诊病例已封楼,但他拼命向居委会申请,最终开出证明,逆行上班。

等待我们的,是惊人的工作量。关领导给我们下了死命令,千方百计保出口,绝不能因查验问题而落掉一箱。我们科,满编22人,其中负责查验的关员有17人,正常情况下,需要陪同查验的报关员20名,港区再配备60名掏箱工人。但眼下非常时期,查验关员仅4人,陪同报关员为零,掏箱工人也缩减了至少三分之二。

近乎绝望的情绪,出现在4月1日。当天,因防疫原因,整个上午,查验作业暂停,我们只能干着急。待中午港区通知我们能作业时,大伙只扒了几口饭,便穿上防护服等七件套,火速冲向一线。然而,在仅配置有8名掏箱工人的情况下,至傍晚,我们只做了12个箱子,不及当日查验量的17%。进度极慢的原因之一,在于掏箱工人紧缺,来增援的多是新手,掏箱没掏到位,命中品名的货物找不到,查验便无从进行。

淤积了那么多箱子,无论是我们还是港区方面,都游走于崩溃边缘。我们知道,对外贸企业而言,落掉一个箱子,就意味着落掉一批订单,意味着一个厂可能一个月发不出工资。其中有一批浙江来的货,要出口美国。美国客户声称,货物若不按约定时间出运,订单就全部取消。殊不知,这批货一路运至上海,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由于货车司机担心进入上海即“带星”,他们只能将货物拉到浙江与上海交界处的休息站,由物流公司再组织空箱到休息站,将浙江货物卸下后再装箱。那天,浙江工厂直接打我电话,对方几乎声泪俱下,货物千辛万苦运到上海,如果因查验而落箱,那么前期所有努力全部白费。而此时,距离货物的船期只剩6小时了。

再苦再难,也要捍卫箱子的登船节点。我问三位兄弟,怎么样,顶得住吗?严骏四下扫了一眼说,除了我们四人,再无其他人了,如果我们自己都没信心,怎么能让港区配套单位和企业有信心呢?

没有退路,我们给自己下了死命令:对于第二天要开船的货物实施夜间突击查验,再晚也要“日清”!

夜间突击查验是从4月1日晚9时11分开始的,洋山海关关领导动员了查验一、二、三科以及物控四科增援,再加上深水港物流有限公司的全力支持,到晚上11时27分,共查验26票31个箱子。这样的突击战,从4月1日到4月4日0时17分,我们用连续三个深夜的查验,清理了此前所有淤积的单子。也就是说,除了货主明确表示货物因陆上物流耽搁已无法进入港区装船,以及那些船期已变更的货物外,我们没有落掉一个箱子。

王卫锋给记者发来的关员深夜突击查验的背影,他取名为“光芒”。

这背后,是我们与兄弟海关、上港集团相关部门,以及报关行、货代的协同作战。这几天,我成了信息枢纽——上海海运出口95%都在浦江海关报关,连日来,浦江海关综合业务三科与我们保持密切联系,帮助我们提前掌握要从洋山出口的货量。上海海关监管处、上海海关风控分局、洋山海关物控一科和技术检查科等则提前告知我们货物的命中查验量,支持我们在查验时尽可能使用非侵入式查验高科技手段。经过与港区反复论证调整,一个“三段式”方案已在非常时期走通了保畅之路——每天从清晨开始,由港区工人掏箱作业,找到需要查验的出口货物;下午,掏箱工人撤退,海关关员进场查验;在所有查验完毕后,约从每晚24时开始,由查验关员与港区积极对接,港区提供箱号,关员则进行梳理,详列第二天需要查验的货物单号、掏箱区域、命中查验品名等,翌日一早告知港区,请港区组织工人掏箱,由此循环,实现效率最高。

现在,“至暗时刻”已过。我感动于科里兄弟们的无条件付出,更感激上海海关一盘棋,不分隶属海关、职能部门,全力协调各类资源,全力以赴确保口岸安全畅通。数日艰难,但我们的凝聚力、战斗力却集中迸发。我第一次体会到,我们在各类会议上听到的国家“六稳六保”方针任务是这样的真切,对我们查验四科而言,就是看关员在关键时刻能否放下自己的一切,实实在在地把箱子做掉,让箱子能赶紧出运。这不仅仅是基本的党性,更是最朴素的良心。

  讲述我们的种种努力,就是想告诉外界、告诉企业,即便3月28日起浦东开启全域封控,但洋山口岸从未中断,而且一直会畅通下去。那一个个按时出运的集装箱,代表的不仅仅是稳定的口岸吞吐,更代表着信心。只要口岸外贸不停,国家的经济和老百姓的日子就一定能稳住。

洋山三期码头。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