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尚艺赏 > 文章详情
童星演得再出色也拿不到奥斯卡奖,这不科学
分享至:
 (1)
 (1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Blauvelt 2017-03-01 16:01
摘要:奥斯卡奖的余热还未散去,我们来讨论一个问题:为什么奥斯卡影帝、影后不能颁给青少年?

事实上奥斯卡曾经一度有专门的青少年奖,为那些18岁以下演技出色的小演员们设立。该奖项自1935年设立,1961年取消。在三十年不到的短暂岁月里,许多童星都得到过该奖项,其中包括家喻户晓的秀兰·邓波儿(Shirley Temple)。

1984年,秀兰·邓波儿捧着奥斯卡青少年奖杯,这个奖杯只有正常奥斯卡奖杯的一半大,在其设立的26年间,颁给过12位青少年演员。

 

很多人对于邓波儿的认知,仅停留于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扮演了许多可爱角色这一层面。但这其实有辱“童星”这个说法,对邓波儿也不公平。在《亮眼睛》中,她不是只穿着木屐唱唱跳跳而已。她在《小上校》中与传奇职业舞蹈家Bill Bojangles Robinson跳踢踏舞的水平,可比肩埃利诺·鲍威尔(Eleanor Powell)。她为了拍好电影《偷渡者》,花了六个月学习汉语。在电影《海蒂》(Heidi)中饰演一个寄人篱下的小女孩,也活泼动人。

 

而在如今的奥斯卡提名名单上,已经很少见到儿童演员的名字,最多在“最佳女配角”这个奖项中有点例外。所以奥斯卡只愿意在配角奖项上承认孩子们的艺术表演,反对由儿童主导整部电影。这一切的源头可以追溯到美国喜剧演员WC Fields那句著名的“不要和动物或儿童拍戏”。他似乎在暗示儿童演员要么不专业,要么在成年演员面前相形见绌。

雅各布·特瑞布雷在《房间》中的演技普遍受到影评人的称赞,虽然至今没有关于其提名的严肃讨论。

 

但是你知道有多少伟大导演的电影是建立在孩子们惊艳的表演之上吗?约翰·福特(John Ford)1941年导演的影片《青山翠谷》(How Green Was My Valley)曾获奥斯卡最佳影片,而12岁的罗迪·麦克道尔(Roddy McDowall)的精彩表演是一切的基础。看了他的表演,你会发觉儿童无法胜任有深度的角色这种看法是多么荒谬。

 

最近几十年,斯皮尔伯格则更进一步,他从儿童视角出发拍摄了多部佳作。甚至伍迪·艾伦(Woody Allen)这种喜欢拍摄成人智慧与世故的导演,也通过儿童演员在其电影《安妮·霍尔》(Annie Hall)和《岁月流声》(Radio Days)中创造了很多经典角色。

在电影《雄狮》中,桑尼·帕瓦尔饰演萨罗·布莱利,一个5岁与母亲走失,25年后才与之相聚的男孩。

 

为什么奥斯卡要废除青少年奖呢?因为有很多贬低儿童表演价值的说法。有一种说法认为,孩子不需要克服自我意识和自我怀疑,而成年演员需要克服对他人评判的恐惧。照此推论的结果就是,焦虑是成就伟大表演的关键性因素。儿童演员没有经历过成年人的这种焦虑恐惧,因此就没有地位。

 

1961年是最后一届有青少年奖的奥斯卡,那届奥斯卡的获奖者几乎都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流派的演员。这个流派认为演技的挑战在于克服自我意识,从而成为另一个人。这意味着需要“沉浸在角色中”,从中打磨出精湛演技。既然如此,一个孩子怎么可能磨炼演技成为“演技派”,或者在导演一声令下就立刻沉浸到角色中呢?

1974年10岁的泰特姆·奥尼尔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是历史上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得主。

 

其实,儿童也能像成年演员一样成为“体验派”,即使他们不情愿。在拍摄电影《永恒的明天》(Tomorrow Is Forever)中的悲剧情节时,为了引起小童星娜塔莉·伍德悲伤的情绪,她的母亲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就让她回忆自己的狗被车碾过的情形。此外,据伍德的传记作家回忆,她的母亲有一次甚至拿出一罐活蝴蝶,在她的面前生生扯下它们的翅膀。七岁的娜塔莉边哭边被推到幕布前,当即开始拍摄。

 

奥斯卡一直偏爱近乎歇斯底里的表演。也许,相比之下会产生有一种感觉,即孩子只能本色出演。但是你怎么解释9岁的杰基·库珀在《天涯赤子心》(The Champ)中那场著名的爆发式表演——当他得知父亲去世时,抓着头发悲泣?

杰姬·库珀因《天涯赤子心》里的表演,成为好莱坞历史上最受赞扬的儿童演员之一。

 

如果你还觉得小孩子很难安静下来、停止做鬼脸,你需要看看11岁的凯利·雷诺(Kelly Reno)在《黑神驹》(The Black Stallion)中的表演:遭遇海难后,他和一匹马困在一个岛上,他的表演抽象而艺术,简直就是导演罗伯特·布莱松(Robert Bresson)的缪斯。

 

认为孩子不可以扮演恶棍?那看看道格拉斯·席尔瓦(Douglas Silva)在《上帝之城》(City of God)中谋杀少年黑帮头子的表演。

道格拉斯·席尔瓦扮演的小乔第一次杀人的场景,是整部影片中最让人胆寒的一幕。

 

认为孩子只能扮演孩子是吗?那肯定没见过海利·乔·奥斯蒙特在《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中的表演,他饰演了一个机器人,而这个机器人要为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扮演她的孩子。整个演出是一个儿童演员对童年甚至是人性本身的深度思考。

 

也许对有天赋的儿童演员来说,最大的考验莫过于讽刺题材的影片。但看看麦考利·库尔金在《小鬼当家》里的表演,他既有角色的代入感,又在角色中融入了自我。他不仅要出演一个孩子,还要演出普通人类的幻想化身,并且还要表现出其阴暗面。当他和可能是杀人犯的铲雪的邻居Roberts Blossom一起坐在教堂长凳上,讨论他们共同经历的孤独时,我们看到一个孩子独自过圣诞的孤独和抑郁,而这种情绪几乎只有成年人才能体会。

 

奥斯卡奖是由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6000名会员票选的,而提名权常常由公关人员和电影营销主管以及类似的人掌握,至于儿童,不管他们在学校或家庭的表现如何,即便其表演达到极致,但还是不能在奥斯卡奖项中分一杯羹。

 

拒绝承认儿童演员的伟大,本身就很幼稚。

 


本文编译自BBC网站,文中图片均为原文配图。

编译:艾悦

栏目主编:章迪思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

  相关文章
评论(1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