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产业观察 > 文章详情
半年芯片培训速成拿50万年薪?HR经理亲自转行,上海这一大赛透露太多信息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晔 2021-10-29 14:17
摘要:2021上海市集成电路EDA开发应用技术技能大赛刚刚落幕。

来自上海芯原微电子等8家企业的27名工程师,以及上海复旦、交大等7所高校60名在校学生,正专注而紧张地操作着电脑键盘。这些已经或即将投身芯片事业的宝贵人才,正在完成一场包括理论笔试和在线摩尔实训云操作在内的考试,其中的名列前茅者,将被推荐参加今年12月工信部等五部委主办的全国工业和信息化技术技能大赛。

2021上海市集成电路EDA开发应用技术技能大赛刚刚落幕,但对于正打造世界级集成电路产业集群的上海而言,这场比赛背后的深谋远虑才刚刚开始。

重视原创,也要鼓励并购

上海是我国集成电路产业高地和人才高地,是国内集成电路“产业链最完整、企业集聚度最高、综合技术能力最强”区域,产业规模占全国22%,产业人才占全国的40%,约20万人。

而EDA作为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是集成电路设计、制造、封测过程中必需的基础性工具,其技术水平直接影响和体现了一个地区的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水平。

上海市集成电路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奕武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坦言,EDA是上海集成电路全产业链中的一个堵点。目前,Cadence(楷登电子)、Mentor Graphics(明导) ,Synopsys(新思科技)三家公司,被称世界EDA三大佬,占据了全球同业90%的份额。“这三大佬之所以强,一方面在于高度重视原始创新,另一方面在于并购。近10年,他们所主导的行业并购多达200余次,由此不断补上短板,做强优势地位。”

郭奕武打比方,EDA就好比全屋设计,“人家是内部装饰、管道、水电等全流程设计总集成,而我们国内可能是水电设计强、管道设计弱,而装饰设计几乎空白,能力参差不齐,从而削弱了整体实力。”

因此,重视集成电路产业人才队伍建设变得至关重要。据透露,近期,上海市经信委已在制订实施产业人才政策和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培育专项,在全方位培养、引进、用好产业人才上下功夫。但另一方面,郭奕武认为,也应注重对集成电路细分领域专精小企业的培育,龙头企业则应摒弃“从头做到尾”的全面思维,适时开展“收编”。“现在半导体行业非常火,在此情况下,务必要做好引导鼓励,形成并购氛围。目前集成电路企业存在技术能力并不突出却急于上市、在部分领域集中低水平重复的现象,可谓‘鸡头’过多,反而会阻碍完整的凤凰的形成。”

要金字塔尖,也要工程师之基

摩尔精英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是此次技能大赛的承办单位,公司副总裁赖琳晖也坦言上海EDA人才的缺口。他告诉记者,2020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正式将“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设为一级学科,由此扩大招生规模、加大人才培育力度。

与此同时,走纯市场化之路的职业教育开始迅速补位,为行业输送实用型人才。摩尔精英公司自2015年起陆续推出芯片设计短期培训课程,时长6个月,刚推出第一年仅100人就读,但到去年,报名者已达1800人,是6年前的18倍。

赖琳晖告诉记者,培训者中,企业定向培养还是少数,90%以上为个人付费前来充电。“主要为两类人,一为高校在校生,他们多从电子、材料、物理、自动化等理工科专业‘转行’而来,当然也有已工作的、从相邻行业过来的,看中的都是近年来芯片行业的持续升温。”据介绍,由于课程高度关联实际岗位需求,半年学成后,即便一开始基础薄弱的学员也多能达到入职标准。等待他们的,是几无悬念的高薪,硕士研究生一般起板就是30至50万元年薪。而在职培训者经过这半年学习,收入也多会比过去上涨至少50%,翻倍也并不少见。“我的一些老同行感慨,过去芯片行业工作六七年才能达到的薪资水平,现在一毕业就有了。”

赖琳晖甚至还亲眼目睹了一个像“段子”般的真实个案,“我所认识的一位芯片行业人力资源经理,在帮助企业招聘IC设计工程师的过程中颇感困难,索性亲自上阵,自己报名参加短期速成班,计划从HR彻底转行为芯片工程师。”

赖琳晖深有感触。多年前,不少微电子专业人才转向大火的互联网,如今,我国互联网行业技术在全球并不落后,比如能找出特斯拉model 3中安全漏洞并被重赏数万美元的顶尖黑客,在中国也有。“因此最关键在于,要消除人们对集成电路高大上的‘误解’,让更多人了解IC行业,从而让更多优秀的人才进入IC行业。”据悉,摩尔精英旗下作为芯片业内最大培训机构的“E课网”,已开始走进高校,每到一所高校,都会受到学校和老师热烈欢迎。“E课网”同时入驻抖音和B站,在年轻人群体中进行科普,建立认知。“我们甚至想进入社区,让中小学生的父母们了解芯片行业的真实面貌,因为未来选填志愿的决策权中,父母权重不小。我的侄子侄女参加高考前,我也会建议他们直接选报集成电路专业,如果学院尚未设置,就填相近专业,适时再转也不难。”赖琳晖说。

在业内看来,芯片行业固然需要有金字塔尖的高端科技人才,但同样需要大量工程师级别的人才进来,夯实产业之基,再加上政策优势和对企业的积极引导,产业才能加速补齐短板。

栏目主编:李晔 文字编辑:李晔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