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民声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许震石:上海解放后,我被陈毅任命为上海铁路局助理军事代表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许震石 2021-06-06 06:30
摘要:可以说,是党带领我们全家走上康庄大道。

编者按:

日前,一位拄着拐杖、拉着小推车、戴着口罩的老人特地来到延安中路816号解放日报社大堂。“我是来送征文的。”老人从手里的红色信封里,颤颤巍巍地拿出一篇稿子,一定要当面交给负责“我的入党故事”征文活动的编辑。

因原稿上部分字迹难辨,记者致电核实时,其家人告知老人已98岁高龄,1940年入党,但如今耳背。于是,记者上门通过他家的小黑板进行“交谈”,用粉笔绘出了这篇充满深情的征文全貌。


△许震石送到解放日报社的征文。


△记者在许老家中通过特制的小黑板“交流”。


我出生在1923年,由于世道混乱,家里在南京经营的杂货店常常被地痞流氓骚扰,1929年左右,只得举家迁至江北清净庵镇。


△98岁的许震石依然精神矍铄。

我刚进庵堂小学没多久,土匪抢劫了我家,父亲被惊吓致病离世。这时我7岁,大妹妹4岁,小妹妹才1岁,靠母亲种一个小菜园度日。母亲外出就把我们锁在屋里。后迁至来安县城青龙街的草房,我就读东门小学。

安县草房不少,要饭的也多,荒年、瘟疫、蝗灾、鸦片烟、土匪……民不聊生。1937年日本鬼子大举侵略,烧杀奸淫掳掠;全国人民奋起抗战,一寸山河一寸血。

我因小学成绩第一名,家里供我读滁州八中。但因时局动荡,滁州即将沦陷,我不得不辍学。

没有书读,也没有地方挣钱,我只好逃避乡下。几番进城出城,颠沛流离间,祖母贫病交加,60多岁就去世了。当时,城里有了汉奸维持会,强令挂日本旗,一些人只好挂旗买安,只见街上一片膏药旗,中国人进出城还要向日岗鞠躬。在鬼子铁蹄下,我家房子也被烧毁,全家无栖居之所,只好寄人篱下。

此时,恰逢原滁州八中教务长自任校长、成立来安中学,我又重回校园。校园里,我遇到了有大学学历的3名共产党教员,教习政治经济学和社会发展学。他们在课上谈先进思想,课下也常常照顾我,多次接触后,我懂得了共产党是为劳苦大众,为国为民,也认识到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抗日革命的道路,才能赶走敌人,翻身解放,实现民富国强,让大众过上好日子。觉悟提高后,他们介绍我入了党。

1940年4月,我成为一名正式党员后,我离开学校,被派到边缘游击区活动,主要向当地人民进行宣传。6月,来安战报社成立了,我被聘为编辑,还负责政工队和县联抗的宣传工作。9月成立农民自卫军训练班,我任教员,主要进行阶级教育和抗日教育。年后2月,又调我开辟淮宝新区,此后又到了淮北艰苦地区……时势多变,调动频繁,一声令下,我打起背包就走。十七八岁的我,在这些岗位上,接受党的教育,向人民群众学习,在实践中锻炼成长。


△许震石1941年旧照。

1943年,为做敌伪工作,我冒险去见固镇会见敌伪团长兼区长。当时,我是淮北贸易办事处副主任,敌伪要用洋布换我们的粮食,而我们缺少布料做冬季军衣。本来是先交布后交粮的生意,可他们要我去看看洋布品质,很是奇怪。去还是不去?我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决心去探个究竟,若有危险,最坏也就牺牲我一个人。此次交易,我劝说敌伪团长认清形势。我们因此换了很多布料。


△许震石和母亲、妹妹的合影。

1946年9月,国民党军几十万部队大举进攻,要在3-5个月内消灭我们。当时我刚撤出泗州,又奉命同几个人拿着几条枪返回敌后打游击。游击战非常艰苦,没得吃、没得穿,我们拼命去抢夺敌人的衣食枪弹,扩大队伍,以求生存。真是巧,一天夜间我们找到了地方游击队,后随军行动,一点刀枪,牵制了敌人很多兵力。

济南解放后,上级给了我两个选择:一是留在当地,二是南下。我带着家人选择了南下。1949年5月,上海解放,我进入上海,被陈毅任命为上海铁路局的助理军事代表。


△1949年,许震石被陈毅任命为上海铁路局的助理军事代表。

十几年来,我几次经历了生命危险,但都幸存下来。我两个妹妹和我母亲在1940年前后也参加了革命,我们成了革命之家。可以说,是党带领我们全家走上康庄大道,党组织还让我读了北京的大学,我们永不忘党恩。

(作者为中国储运离休干部)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栗思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