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民声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韩磊:十三年的“入党路”,我悟出了一句话
分享至:
 (29)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韩磊 2021-06-02 11:01
摘要:“你为什么要入党?”


1998年8月,初离校园走上工作岗位的我,实现了人生的第一个夙愿:穿上了向往已久的警服,成了与爷爷、爸爸一样的监狱民警,更是把家里的“民警队伍”扩展到了第三代、第九人。祖父、外祖父、父亲、姑姑、姑父、大姨、二姨夫、小姨夫,还有我。望着年轻帅气的小警察,爷爷和爸爸露出了赞许和欣慰的笑容。看着他们笑得合不拢嘴,我又故作老成地说出了一个消息:“再和你们说个事,我今天已经向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很快我就和你们一样是共产党员啦!”是的,这就是我的第二个愿望——加入中国共产党。听着我的话,爷爷一副老怀甚慰的模样:“好,好,好啊,入党是大好事啊。那以后我可就用党员的标准来要求你啦。”我毫不在乎地满口答应了下来,可旁边的父亲却是一副瞧不上我的样子:“就你?还很快入党?差远啦!”我心下不服:差?那是你没看过我写的申请书,我可是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写了近万字啊,组织一定会很快接纳我的,不信你瞧着吧。

△韩磊在工作。

果然,党支部书记很快来找我谈话了。他简单而直接地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入党?”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真的问住了我,我没有想过啊!只是单纯地觉得家里祖父、父亲还有好多人都是共产党员,那我也应该成为共产党员啊,至于为什么?我还没有想好。看着我像个小学生般期期艾艾答不上来,书记宽厚地笑了笑,说了句让我思考了很久的话:“说得再好听,写得再漂亮,也没有用,关键是你怎么想、怎么做。”在结束谈话时,我模仿着电视里学到的样子敬了一个礼,大声说:“请组织考验我!”

没想到,考验来得如此之快。1998年8月16日,上班以后的第一个休息日,我突然接到一项紧急追捕任务,要即刻赶赴数百公里外的一个偏远渡口设卡缉捕逃犯。整装出发,此时的我心里更多的是紧张、兴奋、激动……但所有的情绪很快被一个字替代——累。整整三天三夜,没能吃上一口正经饭,饿了啃一口监狱准备的“土制汉堡”——大白馒头夹榨菜;没能睡上一个囫囵觉,困了和战友轮流坐在墙角眯个几分钟。完成任务回到家时,我真的是牢骚满腹、怨气冲天。爷爷见我嘟囔个没完,又笑了:“这就受不了了?还发牢骚?别忘了你可是写了入党申请书的人哦!”“党员怎么了?党员也得吃饭睡觉不是!”“党员是要吃饭睡觉,但党员不能只想着自己吃饭睡觉。”爷爷瞬间开启了回忆模式:“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是战争时期,打起仗来好几天没得吃、没得睡那是常事,就算有个间歇我们党员也是抢着放哨,让其他同志休息;吃就更别提了,馒头?做梦都不敢想。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都不知道啥时候人都没了呐。”我问爷爷:“你们那时候吃苦受累玩命上,到底是为什么呢?”“哪有为什么,我们胜利了啊,这还不够吗?”原来,祖辈们的愿望如此简单,“胜利”就足够了。

我在业务上进步很快,在教育改造罪犯方面也作出了一些成绩,而这些又成了我在父亲面前嘚瑟的资本。“老爸,我写的论文获奖了。”“老爸,局里聘我为首届青年讲师团成员哦。”“老爸,监狱任命我做中队长啦。”可所有这些,只换来父亲轻描淡写的一句:“业务只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你到现在还没能入党呢。你呀,差远啦!”又是“差远了”,究竟差在哪里?我有点纳闷,我多想听到父亲夸我一句“小子,你真行”,多想骄傲地告诉他“我入党了”,可惜直到父亲因积劳成疾倒在工作岗位上,我还没能成为他真正意义上的“同志”。但是,在父亲临终前望向我的最后一眼中,我看到了欣慰、嘉许、勉励,以及我一直探寻的那个答案。

△韩磊与服刑人员谈话。

后来,监狱局因工作需要抽调民警支援皖南农场工作。得知这个消息,我第一时间向监狱党委报名。身边很多人包括我的妻子都对我的做法不理解:“你一个人去安徽干吗?自找苦吃?家里不管啦?那里的条件可比不上上海,你能习惯吗?”但我坚持自己的决定:“因为工作需要啊,我能行的,放心吧!”临行前,我再一次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这一次没有了豪言壮语,更没有了锦绣文章,只是短短2000余字。在申请书里我引用了李大钊的一句话:“我等之加入本党,是为有所贡献于本党。”这是我用了十几年时间思考出的答案,也是我的祖父、父亲和前辈们用他们的言传、身教教会我的。

△韩磊在给社工们上课。

一年后,我终于在组织的培养和考验下达成了毕生夙愿——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回首这13年的成长历程,我在祖父那里学会了“知足”,而从父亲身上学到了“知不足”,尽管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但我党“为人民服务”的奉献精神却是永恒不变的。我知道,家里的长辈们对“后继有人”是欣慰的。相信“老同志”们一定会认可我这个“小同志”,而我也一定会为我们党的事业奋斗终身、奉献终身,也请所有的“老同志”们放心!

(作者系五角场监狱干警)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刘雪妍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