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民声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一天上百艘船在窗外轰鸣!上海这个紧邻航道的小区居民苦不堪言
分享至:
 (54)
 (7)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2021-05-31 06:31
摘要:水闸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就建了,小区则是上世纪90年代才建造的,这是“历史遗留问题”。

“今年不知道怎么了,荻泾上船只出现井喷,24小时来往不停,噪声扰民太厉害了!”

几个月来,上海市宝山区泰和西路3527弄荻泾花苑小区的居民多次拨打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小区因紧邻航道,深受噪声之苦。船只通行本来就有噪声,由于南侧又挨着荻泾水闸,每天船只都要在这里停靠,等候水闸开闸放行,这样船只一停一开噪声更加严重。而更关键的是,以往每天仅有30艘左右的船只经过,如今一天要上百艘,高峰时多达120艘,吵闹声几乎是全天候不间断。

这段荻泾的噪声扰民由来已久。早在2016年3月,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就曾刊发报道《护岸工程成扰民“码头”,好事咋变坏事?》,关注了这段荻泾当时在实施护岸工程中,两边增设了方便船只停靠的“带缆桩”,居民担心“船只停靠更便捷了,是否会加重噪声”。5年过去,居民的担忧看来的确变成了事实。噪声越来越厉害,根源还是在当初加装的“带缆桩”上吗?


“河景房?”“苦死了!”

5月18日上午,记者来到荻泾花苑小区了解情况。

站在小区北侧顾新东路的祥和路桥上,桥下南北向流淌的荻泾一览无余。这段荻泾河面开阔,足有三四十米,向南流经外环线下方,再过荻泾水闸后,与东西向的蕴藻浜相接,流入黄浦江。荻泾花苑就位于河道西侧,是1993年建造的老公房小区。小区围墙与河道之间仅有一条1米余宽的河边小道以及一条窄窄的绿化带。


△上午10时,河面西侧只停靠着一条船。图上右侧即为荻泾花苑小区。

居民刘丰告诉记者,按照这段时间来的惯例,上午是北向南的船只聚集停靠候闸的时间段。上午10时,河面西侧只停靠着一艘船。船身显示是来自南通,船舱内空的,并未装货。刘丰提示记者留意岸边,原来,船只停靠时,一条缆绳伸下船,系在了岸堤的一个铁墩子上。而这段荻泾两侧,铁墩子共有8个,即是居民所说的“带缆桩”。


△船只停靠时,一条缆绳伸下船,系在了岸堤的“带缆桩”上。

上午10时20分,又一艘船由北向南驶来。只听船只发动机声由远及近,过祥和路桥后隆隆声响彻。见岸边已停着一艘船,这艘船“一脚油门”,伴着一阵轰鸣声和黑烟,加速向南,往水闸方向驶去。刘丰解释,水闸前也有带缆桩,北向南的船只候闸时会从闸口向北排成长龙。记者沿岸边跟着船向南,过了外环高速下方后,船只减速停靠。随着船身移动,阵阵发动机轰鸣声传来。停好系上缆绳后,又传来持续强烈的“哒哒”声,船身两侧开始往河道内排水。“附近的几座桥都比较矮,船身通过时需要注水压舱,过了就开始排水减重,你听听看!吵不吵?”刘丰有些激动地对记者说。


△两条船正停在荻泾水闸前等候开闸,右侧船正在排水,发出巨大的“哒哒”声。

几十艘船聚集停靠时,发动机轰鸣声、船只鸣笛声、船员说话声、压舱注水声,会持续长达数个小时;而一旦开闸,不间断的船只加速驶离,轰鸣声往往使噪声值达到顶点……居民们给记者发来的多段视频显示,这样的吵闹声不管是白天还是深夜随时会出现,在深夜时听来犹如直升机临近。

见记者在祥和路桥上拍照,不少路过的小区居民纷纷拉住记者诉苦:小区有7个门幢靠近河岸,噪声影响了不少居民。“我们还以为买了河景房,没想到晚上吵得不得了,住在这里苦死了!”28号楼5楼的方老伯说道:“半夜也会开闸,睡梦中经常被惊醒”……


是宝山区唯一的通航河道

刘丰在这里已居住了20多年,他说,荻泾北接宝钢,一直以来都通航走船,不少来往船只都是为宝钢运输物资的,居民也习惯与来往船只为伴。但早年,荻泾没有如今这般宽阔,走的也不像现在都是七八百吨的大船,更没有如今这么多船。


△今年以来船只数量激增。图为居民从窗户拍下的河道情景,可见河道上停满了候闸的船。

居民张扣说,问题就出在这段河道2015年时进行的改造上。当时不仅疏浚拓宽了河道,加固了岸线,还额外在两岸添置了带缆桩。宝山区水务局2017年答复居民的一份回复中解释了安装带缆桩的初衷,是因为“听取了航务部门的意见,结合河道应急护岸建设的同时增设带缆桩,目的是为了规范过往船只,在等候进闸时有序停放,不致河道交通紊乱,降低通航安全隐患”。但张扣认为,船只正常通行的噪声可以忍受,正是这8个带缆桩导致船只在这段河道上聚集徘徊,产生了大量噪声,才是问题的根源。

真怪带缆桩吗?5月18日,记者又来到了这段河道南侧的荻泾水闸。负责水闸的陈闸长告诉记者,荻泾是一条国家6级通航河道。涨潮时,待外河蕰藻浜水位达到2.6米深,水闸才能开闸放行。而通常每天有两波潮水,时间不定,因此船只聚集停靠、集中放行在所难免。而眼下,荻泾是宝山区连接南北水域的唯一一条通航河道,加之今年船只数量激增,多时每天上百艘船只通过,扰民现象也确实存在。“我们已经尽可能晚上不开闸了,但有时船数量实在太多,晚上不放闸两边就堵死了……”


△南侧的荻泾水闸。由于水闸的存在,小区旁的这段河道变成了候闸航道。

陈闸长并不认同带缆桩之说,他说只要有水闸存在,就得有候闸航道,带缆桩只是为了让船只停放更规范。而水闸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就建了,小区则是上世纪90年代才建造的,这是“历史遗留问题”。要彻底解决,除非将水闸拆掉,“但这可能吗?”

也正因此,居民们的“拆桩”诉求始终得不到满足。记者在“12345”看到,宝山区水务局针对居民的投诉,回应均为“拆除带缆桩并不会减少通航船只停靠,相反会造成更严重的噪声和安全隐患”。


△荻泾是一条国家6级通航河道,也是宝山区连接南北水域的唯一一条通航河道。图为一条船正从北侧驶来。


荻泾的扰民问题何解?

记者从“12345”了解到,投诉这段河道扰民的并不仅仅是泰和西路3527弄的居民,河道东侧泰和西路3499弄的居民也时而投诉。尽管是“历史遗留问题”,宝山区相关部门仍然采取了多项措施,试图减少通航河道对居民的噪声困扰。

在两岸河岸以及桥梁上方,记者均看到了“请勿进行压舱注水等发出噪音的操作”的蓝色指示牌。宝山区交通委在答复中称,除了上述宣传措施外,交通委还联合水务部门发放了告知书,提醒过往船只在停靠候闸时关闭发动机;同时协调荻泾水闸减少夜间开闸次数,优化船舶过闸程序,等等。荻泾花苑的居民也反映,近来一段时间也经常看到巡查的船只在河道上来回行驶。


△岸边树有多块“请勿进行压舱注水等发出噪音的操作”的蓝色指示牌。

但是,上述诸多措施不仅“治标不治本”,且收效有限。以5月20日为例,居民们清早就给记者发来消息,称凌晨4时30分即被隆隆的船声吵醒;深夜10时18分,居民们再次发来一段从窗口拍摄的视频。视频中河面上依稀可辨已停满了船,一条船正在祥和路桥下方来回腾挪寻找合适的停靠点,一阵阵“阔阔阔”的马达声扑面而来。直至10时33分这艘船停好,才恢复了平静……

居民们认为,纠结“谁先谁后”并无意义,这也不能成为搪塞居民的借口。随着过往船只数量增多,扰民问题亟待有个更好的解决方案。比如刘丰建议,过了祥和路桥向北,荻泾呈东西走向,两岸居民较少。水务部门能否将带缆桩往北迁移,引导货船候闸时选择远离居民区的位置停靠?

题图:船只正在停靠候闸。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文章
评论(7)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