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访谈 > 文章详情
【首席会客厅】问答向隆万:检察官向哲濬的最后39年(下)
分享至:
 (157)
 (1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高渊 2016-11-07 06:01
摘要:他买过几十本英文版《毛主席语录》,像发扑克牌一样,见到年轻人就送。他总喜欢问人家:“你想学英语吗?我可以教你。”

“走读”学习班:“他耳朵不好,别人批判他,他也听不清,就站在那里点头。”


 

高渊:文革开始后,他的境遇怎么样?

 

向隆万:我父亲是1960年离开上海社科院,调到新成立的上海财经学院(现上海财经大学),当基础部英语教研室主任。在那里工作了5年,到1965年退休的。幸亏退休了,后来没有遇到红卫兵的打砸抢。

 

高渊:他在财大就是当英语教授?

 

向隆万:是的,法律肯定是不能再教了。他在1964年生了一场病,前列腺肥大开了刀,然后注射链霉素,可能剂量用大了,听觉越来越差。本来学校还不让他退休,但他说我是教英语的,现在听不清学生的发音,这个怎么行?而且,年纪也确实大了,退休那年已经73岁。

 

高渊:在那场运动中,他还能身处事外吗?

 

向隆万:开始两年基本没事,但也一直担惊受怕。当时我们住在铜仁路上的一个大楼里,看到好几个邻居被抄家,有的家里地板也被撬开,财物都被红卫兵拿走了。我父母一直日夜不宁、草木皆兵。

 

好在我们家有一张新华社记者拍的大照片:毛主席和我外祖父周震鳞握手。外祖父是同盟会发起者之一,孙中山和黄兴的战友。毛主席青年时代听过他的演说,解放初,就把外祖父全家接到北京。每年,毛主席都要宴请章士钊、王季范、仇一鳌和我外祖父这几位湖南元老。曾有红卫兵光顾我们家,一看到这张照片就诺诺而退了。

 

到了1968年夏天,突然把我父亲这样的退休教师都召回学校,说要“清理阶级队伍”。让他们参加学习小组,每个人都要自我批判,他主要是交代东京审判的情况。

 

高渊:当时是“住读”还是“走读”?

 

向隆万:天天往返。每天早上6点前就要出门,晚上10点以后才能到家。白天还要劳动,让他们扫厕所、除草等等。回到家已经疲惫不堪,但还要写一篇学习心得。我父亲做事又认真,要花很多时间写。我母亲看他太辛苦,后来就帮他写好,等他回来抄一遍就行。有时候,我父亲抄着抄着就睡着了。

 

高渊:你父亲被批判时态度一直很好吗?

 

向隆万:主要是他耳朵不好,别人批判他,他也听不清,就站在那里点头。其实我父亲脾气很犟的,如果他听清楚了,一定会反驳。

 

到了1969年初,学校开了落实政策的大会,我母亲也去参加了。在那个会上,主持人说,向哲濬对以前的错误能够认识清楚,劳动态度也很好,从今天起予以解放,不必再来学校参加学习了。

(上海财经大学的名师榜)

 


身心交困中的爱好:“他总喜欢见到年轻人就问,你想学英语吗?我可以教你。”


 

高渊:文革结束后,他是否精神一振?

 

向隆万:是的。应该说,那十年他已是身心交困。而1976年打倒“四人帮”后,竟然奇迹般焕发精神,1977年,他一个人去北京探望我哥哥和姐姐,住了大半年。第二年,他又只身坐火车到西安来看我,当时我在西安交大工作。他还登上了骊山,那年已经86岁了。

 

高渊:他身体好有什么原因吗?

 

向隆万:我父亲出身湖南农家,劳动之余,一直喜欢洗冷水澡,且不吃烟酒。但我觉得,最关键的是心态好。即便在文革中,他也要找点事情做做,最经常做的就是教青少年学英文。

 

我记得,他买过几十本英文版《毛主席语录》,像发扑克牌一样,见到年轻人就送。他送过送报纸的、修皮鞋的,还有邻近一家烟纸店的一对兄妹。他总喜欢问人家:“你想学英语吗?我可以教你。”

 

高渊:有多少小孩跟他学?

 

向隆万:他教过很多人,像那家烟纸店的兄妹,哥哥兴趣不大,妹妹却很想学。我父亲就每个星期都上他们家去,当时没有教材,除了英文版毛主席语录,只有《北京周报》,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中英文的《中美公报》就是很好的教材。文革后,她考上大学,我父亲还在病床上为她批改英文作业。

 

后来,那个女孩考上大学,当了大学教师,又去美国深造,现在美国任教。她总是说,是向老改变了我的命运!

 

高渊:他对物质上一直要求不高?

 

向隆万:其他不说,比如说房子。解放后一直住在铜仁路的一个公寓房里,房子不错,但很小,建筑面积大概40来平方米,最多的时候住了八九个人,三代同堂。他一直心态特别好,不然也不会高寿。

 

高渊:什么时候身体出问题的?

 

向隆万:大概90岁的样子吧。先是小中风一次,后来又开盲肠炎,一直没恢复过来。到他最后两年,已经有点糊涂了。1987年的夏天特别闷热,他没熬过去,享年96岁。

(向哲濬夫妇合影)

 


后代没有法律人:“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我们考大学的时候,国内大学的法律系大都解散了,还怎么读法律?”


 

高渊:向先生的后人有没有学法律的?

 

向隆万:没有。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我们考大学的时候,国内大学的法律系大都解散了,还怎么读法律?

 

1958年,我填大学志愿的时候,原来想报历史或者中文。回来问我父亲,他说你是不是数理化很差?我说其实都挺好的。他说,现在国家建设很需要人才,应该学数理化。然后他又说了一句,学人文社科呢,如果不能独立思考是很痛苦的。

 

我那年17岁,只听懂了前半句,但我还是改了志愿,选了文理都需要的建筑,考上了同济大学建筑工程系。

 

高渊:但你后来改学了数学?

 

向隆万:我的经历蛮复杂的。1957年苏联的人造卫星上天,据说有一次毛泽东问赫鲁晓夫,为什么苏联能赶在美国之前上天?赫鲁晓夫说,这个很简单,我们的传统就是数学和物理的基础特别强。

 

后来,教育部要求有条件的大学,多培养一些数学和物理学生。记得我们班在大学一年级的暑假去崇明进行测量实习,回来的船上宣布,根据党的需要,你们中间要各抽30个人学数学和物理。下船就宣布名单了,我是数学。

 

论数学的师资条件,肯定是复旦更好,所以我两年级就转到复旦数学系代培。本来毕业后回同济任教,但是随着“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的贯彻,1963年我从复旦毕业后分配到西安交通大学任教。1984年,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又调回上海交通大学任教,直至今日。

 

高渊:人生中总有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定的。

 

向隆万:其实我数学才能并不强,个人特长应该是人文学科。但后来做了一辈子数学,改革开放后,还被公派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当访问学者,学的也还是数学。


搜寻尘封的历史:“我那时只是想找到这些史料,了解我父亲当年到底做了什么。”


 

高渊:你是什么时候想收集东京审判的资料?

 

向隆万:父亲比我大49岁,等到我长大成人,他已是古稀老者,平日很少讲到东京审判,我的确知之甚少。2005年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时,第一次高度评价东京审判。而我面对媒体采访,几乎无言以对,惭愧之余,才决心收集东京审判的第一手资料。

 

1948年底,东京审判结束后,我父亲整理了两大箱的资料,包括4万多页庭审记录和两万多页证据,他特意和秘书高文彬先生带着资料坐船回国。回来后,一份给了南京国民政府,一份给了东吴大学法学院。但后来都下落不明。
我曾经问过上海图书馆和国家图书馆,他们答复说都没有东京审判的史料。我那时只是想找到这些史料,了解我父亲当年到底做了什么。

 

高渊:哪年正式付诸行动的?

 

向隆万:2006年初,上海欧美同学会组团去美国,我是团长。到了华盛顿,我就去国会图书馆,发现有庭审记录的缩微胶卷,他们还把东京审判的庭审记录缩印编成了20多卷书。以前是一头雾水,这次算是摸清楚史料在哪里了。
那年5月,我又去了一趟美国,参加小儿子的硕士毕业典礼。然后去华盛顿国家档案馆和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除文字外,还寻找照片和纪录片。

 

高渊:做这些事要花不少时间,经济上有压力吗?

 

向隆万:我当年在哥伦比亚大学留学时,导师是华裔教授朱家鲲,也是交大校友。他经历过上海沦陷的日子,对日本鬼子深恶痛绝。他见到我就给了一张5000美元的支票,大力资助我。

 

但纽约市区宾馆很贵,我和我太太住在新泽西的一个朋友家里。每天清晨,朋友的太太开车把我们送到火车站,乘火车到纽约,而后转乘地铁到位于曼哈顿的哥伦比亚大学。晚上再原路返回,朋友太太开车来接。路上单程要两个小时,这样持续了一个月。

 

高渊:最终成果怎么样?

 

向隆万:2007年我又去了一趟,翻拍了20多张照片,根据查阅索引复印了100多页父亲的讲话,还有两段录像资料,回来时就感觉比较有底气了。

 

到2010年,我编辑的《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向哲濬》一书出版了。书里收录了我父亲在东京法庭上10次讲话的英文原稿和中文翻译,还附上了母亲周芳的回忆录。看到这些尘封多年的史料重见天日,我觉得可以给自己一个交代了。

 

高渊:很多人都说向先生是那个时代中国最优秀的法律人之一,在你的心目中,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向隆万:他在家里很少跟我们说起当年东京审判的往事,很多事情似乎都藏在心里。但只要在报纸上看到日本又有人否认南京大屠杀,或者日本官员参拜靖国神社,他就会无比愤概。有时候,他也会抱病参加一些会议,痛斥日本企图复活军国主义的行径。

 

父亲是一个博学、温和的人,他已经离开我们29年了。上海交大在2011年5月3日东京审判开庭65周年之际,成立了“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今年是开庭70周年,5年来关于东京审判的史料正在陆续整理出版,我们最近还倡议建立“东京审判纪念馆”。

 

我想,这些工作都是我父亲和他当年东京审判的同事们最希望看到的。

 

LOGO设计:黄海昕 题图来源:上海图书馆  图片编辑:苏唯  编辑邮箱:shangguanfangtan@163.com)

  相关文章
评论(1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