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粗糙、山寨、蹭IP……莫让“阴间动画”毁童年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钟菡 2021-01-23 06:38
摘要:别让观众尴尬地抠出一座朝歌城。

《白雪公主和三只小猪》《阿里巴巴大盗奇兵》……看名字以为是哪部迪士尼动画大片续作,进了影院才发现是低劣的山寨仿品。最近,UP主“一块电鹿板”吐槽“阴间动画”登上B站热搜,他所列举的许多豆瓣评分3分以下的动画蹭知名IP浑水摸鱼,但剧情低幼糊弄,制作水平低劣,让观众看后大呼上当。


阿里巴巴2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网络流行的“阴间”梗主要指令人不适的内容,在网友的吐槽中,这类动画看多了不宜身心健康,或被称为“致癌动画”。2020年,动画电影《姜子牙》以16亿票房成为当年国产电影票房第三,将于2021年春节档上映的《新神榜:哪吒重生》有望带来新一轮的国漫观影热潮。

在国漫日益撑起电影票房和口碑的同时,为何还有大量低劣之作滥竽充数?

劣质动画挑战观众底线

“你可以接地气,但不能接到‘地府’。”在动画电影《阿里巴巴大盗奇兵》的弹幕中,有观众吐槽。

《阿里巴巴大盗奇兵》将《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改编成一个寻找“王者之心”的冒险故事,但画面粗糙,剧情无理取闹、错漏百出。UP主“一块电鹿板”在看到公主拿本书挡在眼上,就可以成功隐藏自己、躲避追杀时,忍不住感叹,“就算拍给小朋友看,你也不能把小孩全当成弱智吧。”

令人惊讶的是,这部豆瓣评分2.7分的动画片居然还拍了第二部《阿里巴巴2 所罗门封印》,豆瓣评分为2.6分,有观众看后怒斥,“不要再秀下限了!”

在很多人看来,这类蹭IP的劣质动画电影本着“能骗一个是一个”的心态上映,等不明就里的观众中招。为了帮网友“避雷”,UP主“一块电鹿板”做了多期劣质动画吐槽视频,“做完这期视频,我的眼睛又瞎了”。

需要忍受这种“伤害”的还有专家学者。最近,同济大学电影研究所所长杨晓林正在带学生做《2020年国产动画电影创作综论》的研究课题,将于近期发表。每年,他都要做相关课题综述,“每年的国产动画不管好坏都要看,其中相当的部分是这种剧情低幼、制作水平低劣的作品”。

在他看来,低幼动画没有错,错的是创作者缺乏智慧,没有站在儿童角度去思考。“这些动画往往毫无童趣,靠成人世界的网络语言、街头俗语甚至脑筋急转弯编造台词和剧情,自以为幽默,其实是把喜剧拍成了闹剧。”

比如被网友封为“阴间动画”的《白雪公主和三只小猪》,台词常常一语惊人——白雪公主的母亲冰雪女王离开王国,目的是“寻找诗和远方”。

动画版《封神传奇》中更是为抖包袱不顾历史背景,朝堂上互飚网络语,你一句“世界这么乱,你装纯情给谁看”;我一句“你说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不过我倒想知道你的棺材是翻盖的还是滑盖的”。如此强行搞笑的结果是让观众尴尬地抠出一座朝歌城来,“一点营养都没有,都是老段子”。


封神传奇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去年国庆档上映2天即撤档的《木兰:横空出世》也和这类动画异曲同工,有网友发现,该电影出品公司之前的作品还有《美人鱼之海盗来袭》《白雪公主之神秘爸爸》《新灰姑娘》《白雪公主之矮人力量》等,不仅剧情胡编、建模低劣,“最严重的是,玩弄了人们对国漫的感情”。

动画编剧人才比真人电影更缺

谁在生产“阴间动画”?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发展文化产业,会利用税收优惠等政策吸引中小动画公司入驻园区,只要做出动画、在影院上映就会有相关补贴,但这些动画往往资金投入低、制作人员水平有限。“很多动画在影院里赚不了钱,但相关投资人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得到实惠,苦的是创作团队。”

打开这些被网友吐槽的“阴间动画”,大都存在人物建模粗糙、场景简陋重复的问题,特效水平像上世纪flash动画的观感,这些动画的投资成本显然不高。“几千万人民币投资对于国产动画来说已经是高成本了,而迪士尼动画成本动辄超过1亿美元。投资上不去,技术难以过关,也难以吸引到好的编剧人才。”

几年前,中国已经成为动画产量第一大国,但质量良莠不齐。动画电影“贫富差距”严重,比如2015年的《大圣归来》票房9.56亿元,占到总票房20.5亿元的46.6%;2016年《大鱼海棠》票房占当年国产动画总票房的43.3%。2018年《熊出没•变形记》获得6亿多元的票房,同年上映的《八只鸡》则只有18.2万元票房。2019年国产动画电影上映31部,总票房达70.95亿元,但《哪吒之魔童降世》一部票房便达50.01亿元。

随着《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爆款动画的相继面世,民间资本大量融入动画行业,“重视、热情加上资本,全民总动员下让动画创作热闹起来,但数量多了,也会存在一些浑水摸鱼和急功近利的现象,值得我们反思。”杨晓林认为,现阶段下,大量低水平动画作品的存在在国产动画的发展期是正常现象。“20世纪可谓中国短片时代,60年间只创作了大约13部动画长片,现在一年就有30到40部。有批评,证明有关注,相信许多创作者也会吸取经验教训,把观众的批评化为鞭策和动力。”

在从动画大国迈向动画强国的路上,缺乏好故事、好剧本成为国产动画电影面临的突出问题。“《姜子牙》的特效可圈可点,可惜叙事糟糕,成了跛足的巨人。”杨晓林发现,迪士尼动画大片的编剧,往往名下一堆代表作,但看中国动画电影,编剧往往业内“查无此人”甚至由导演兼职。“看到导演挂第一编剧、或者一部电影有好几个编剧的片子需要警惕。动画编剧需要具备动画思维和儿童思维,这方面的人才比真人电影更为缺乏。”

培养动画编剧,并不是看几部优秀动画电影就可以顿悟的。杨晓林曾给某高校动画专业开设编剧课,但上了一学期就难以坚持下去。“动画专业的学生忙于应对技术、特效课程,很少有时间去大量阅读文学作品,钻研和提高文字表述能力,而且这一行很吃天赋。”

他认为,许多官方机构举办的剧本大赛、编剧培训班,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编剧人才发掘和培养的不足;此外,在行业里提高编剧地位同样需要加以重视。“有些动画电影海报上不见编剧的名字,宣传活动不让编剧出席,去了也是坐在台下。当行业发达、受到尊重了,好编剧自然会来。”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张熠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编辑:笪曦
内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