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小霸王”“任天堂”“电子宠物”,那些关于电子游戏的美好记忆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顾力丹 2020-11-28 08:42
摘要:今年10月最后一天,随着韩国DWG战队在浦东足球场捧起象征着年度最高荣誉的冠军奖杯,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圆满落幕。赛事的成功举办,标志着上海打造全球电竞之都迎来了新的里程碑。几天后的11月9日,小霸王“被”申请破产重整。伴随着很多人发出“爷青结”(网络语:我的青春结束了)的感叹,“小霸王”这个曾经影响一代人,却又尘封已久的名字,再度进入人们的视线中。

没有一个男孩的生命里,没有游戏。

对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80后”来说,电子游戏不仅是玩具,也是童年生活水平变化的直接见证。

时间回到三十年前,说起“电子游戏”,一直走在时代潮流前列的上海人非常有发言权。那时上海孩子的课余生活已经开始从弄堂游戏向电子游戏悄然过渡。在日本诞生的电子游戏开始进入国人的视野,不少“80后”“70后”,甚至一些赶时髦的“60后”,成了国内第一批接触电子游戏的用户。

至于我自己,第一次接触电子游戏机,是1992年左右。一次到位于华山路的奶奶家,和大我半岁的表哥一起玩。他的爸爸、我的姑父当时在日本做生意,将国内的木制品、纺织品、水果罐头出口到日本,是家里顺应改革开放大潮下海经商的第一人,因此表哥家是家族里条件最优越的。他的手中时常会出现新奇精致的日本玩具,让我羡慕不已。直到有一天,他父亲从日本带回几盒游戏卡和一台白色机身、深红色手柄的游戏机,对我而言,从此开启了“华山路的游戏机时代”。

表哥是我进入“电子游戏”世界的领路人,不仅因为他拥有许多热门游戏,如《双截龙》《魂斗罗》《沙罗曼蛇》,更因为他玩得相当好,在大人看来“这个孩子聪明得不得了,以后肯定有出息!”当时的我觉得,看他打游戏,比自己玩还过瘾,只见他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魂斗罗》“三条命”就能打到最后几关,非常了得。

这么眼巴巴看着表哥大约半年后,父母终于答应给我买一台“小霸王”。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信息的发达,我知道,我们引以为豪的“小霸王”,其实是靠模仿日本任天堂红白机起家的。但在那个懵懂的年代里,“小霸王”确实为一代人创造了快乐,是我儿时的精神支柱。我至今保留着那台游戏和第一盘游戏卡,也牢牢记得去购买时的那份兴奋又焦急的心情——真恨不得每一秒都快进啊!

此后的日子里,一个疑问涌上心头,为什么我的游戏卡外壳都是黄色的,一盘里有几十个游戏,而表哥的游戏卡外壳有各种颜色,一盘卡就一个游戏?表哥解释,那是因为他的卡是日本原装的,我的是国内组装的,并许诺,“等我以后不玩了,这些卡都送给你!”至今,我都保存着“小霸王”和表哥兑现承诺送我的正版卡带。

有趣的是,在上海没人叫它“红白机”或“小霸王”,取而代之的是叫“平机”。街头巷尾弄堂口,只要一句“到我家玩‘平机’吗?”肯定一呼百应。

既然有“平机”,就顺理成章地有“立体机”。现在,我知道那是世嘉公司出品的MD游戏机,和“红白机”相比,属于下一世代科技含量更高的产品。当时,在家里闭门造车玩了两三年“平机”的我,第一次在商场看到“立体机”的画面时,受到了巨大的思想冲击,如同生活在二维世界的蚂蚁,一下子进入了三维世界。“立体机”上的《街霸》《七龙珠》等游戏,画面更鲜艳、特效更华丽,总之和家里的“平机”很不一样。

当年,拥有一台游戏机的孩子,需要具备两个条件——首先家庭条件要相对宽裕,毕竟游戏机是一次性投入,而游戏卡却要常买常新,并且价格都在百元以上;其次是父母足够开明,允许孩子在学习之余接触游戏机。这点,即使在那个校外培训还未起步的年代,都不容易做到。

而聪明的商家,还是处处为用户着想,想到了“瞒天过海”的好办法——一种名为“学习机”的人机交互系统应运而生,可以学语数英等学科内容,但最重要的是,它能玩“平机”的游戏卡,尽管画面不如“立体机”,但能以学习的名义玩游戏已经很幸福了。想到这个点子的,还是孩子们的知心朋友“小霸王”以及后来居上的“步步高”。当父母们看到孩子叫嚷着要买“学习机”用于提高语数外能力时,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我到现在都怀疑,是那些父母真的不知道这就是一台披着游戏机外衣的儿童电脑,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自己孩子一个放松的理由。总之,在那个年代里,电子游戏进入国门,让孩子们有了不一样的童年,让大人们开了眼,让民族产业看到了更多可能性。

说起“电玩”,不能被遗忘的还有“电子宠物”。记得那是在1998年前后,我上初中预备班的时候,1几乎在一夜间掀起了一股电子宠物热。有多火?即使前段时间在“小红书”上很火的游戏《动物森友会》,都无法和当年电子宠物引发的盛况媲美。在班级里,如果拿出一台鸡蛋大小的电子宠物,肯定会引来同学羡慕的目光。爱赶时髦又喜欢游戏的我当然不能免俗,拉着爸爸说要买,好在爸爸对于我的这些爱好都比较支持,或许他的基因里也藏着对电子游戏的爱吧。

在淘宝出现之前,福佑路绝对是上海孩子购买玩具的根据地!那时的福佑路玩具一条街,八成卖玩具模型,二成卖电子游戏产品。我依稀记得,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们最终以98元的价格和商家达成一致,比在市百一店商场里买便宜了近一半。我还记得当天购物后,我回到外公家,当表妹看到我的电子宠物时,也嚷嚷着要买,爱女心切的姨父赶紧骑着自行车,从永嘉路骑到南市的福佑路。两个多小时后,也带回了一台电子宠物,只不过,不善于讨价还价的他,最终以120元的价格成交。(要知道在1998年,上海内环商品房价格多层住房一般每平方米建筑面积4500元左右。)

1995年前后,随着索尼PS、世嘉土星等游戏机问世,沪上的电子游戏产业也空前繁荣起来。街头巷尾,包机房、街机厅生意兴隆。在那个《电子游戏软件》和《游戏机实用技术》两本杂志为主导的岁月里,诞生过很多传说,例如口口相传的通关秘籍、主机或手柄接触不良的解决偏方,创造了那个时代独有的快乐体验。与此同时,几乎每个热闹市口,都有几家口碑过硬的专营电子游戏的商店。店主大都是热爱游戏之人,有的和善,会为你循循善诱地介绍游戏世界的魅力,还会递来手柄让你试完;有的十分高冷,仿佛多问一个问题就是耽误他时间,多说一句就是外行,要关门送客。就是这样的老板,也会因为特立独行的经营方式拥有一群拥趸,大家口口相传,成为那个年代的都市传说。

进入大学后,我在短短一两年中拥有了PS2和PSP,进入了“最好的时代”。而说起大学里的游戏岁月,印象最深的还属和室友们打游戏的日子。昵称光良的同学,家境优裕。我曾在他家看到两份一模一样的限定版游戏,他美其名曰“一份玩!一份收藏!”这让我坚定了和他做朋友的决心。

同学们相熟后,光良把自己的三大主机和一台特丽珑电视带到了寝室。一段时间里,从足球游戏到格斗游戏,寝室成了欢乐的海洋。而大学有个规定——晚上十点要熄灯。可玩意正浓的我们怎肯罢休。记得一次,熄灯后,电视机游戏机瞬间断电,大家一阵扼腕,商量后决定赶紧行动,几人来到负责拉电闸的门卫老伯房间门前,让动作最灵活的同学一凡,踩着另一位同学的膝盖,翻窗进入房间内。咔嚓一下,伴随着一凡将我们这个楼面的电闸悄悄复位,寝室里的游戏机电源灯亮起,再度不知疲惫地工作起来。我们也一阵轻声欢呼,赶紧冲回寝室,继续大战。直到一盘结束,看到空着一人的座椅,才想起一凡还在老伯的房间里!每次同学聚会,我们都会说起这个梗,乐不可支。

如今,我们这些曾经疯狂喜爱游戏的孩子,成了老男孩,成了丈夫和父亲,成了单位里的顶梁柱。我们对游戏的爱不再那么轰轰烈烈,但却绝不会消失。游戏高手表哥,毕业后就进入手游行业,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工作,将儿时对游戏的领悟用于工作中,风生水起;同一个游戏“买一份收藏一份”的光良,成了电视台导演,依旧会在第一时间购入最新主机,并在朋友圈发出一段“想当年”的感慨;而成为媒体人的我,内心也还住着那个等待“平机”和电子宠物到家的少年,只不过,当年一起分享喜悦的小伙伴,如今换成了身边三年级的儿子。

今年10月最后一天,随着韩国DWG战队在浦东足球场捧起象征着年度最高荣誉的冠军奖杯,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圆满落幕。赛事的成功举办,标志着上海打造全球电竞之都迎来了新的里程碑。几天后的11月9日,小霸王“被”申请破产重整。伴随着很多人发出“爷青结”(网络语:我的青春结束了)的感叹,“小霸王”这个曾经影响一代人,却又尘封已久的名字,再度进入人们的视线中。

我相信如今不少“80后”“90后”的小家庭里,客厅的电视机旁会有一台PS4或Switch。它们是我们儿时“伙伴”的最新形态,也是这代人童年的延续。我想,它们在客厅里的那个位置,其实是电子游戏在我们心里的位置。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图片编辑:笪曦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