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银行家为何曾扎堆这家饭店
分享至:
 (0)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轶伦 2020-10-10 09:27
摘要:20世纪初,江西中路两侧及相关支马路相继开设了130余家银行、70余家钱庄。位于江西中路180号的都城饭店既不张扬又便捷的选址,成为诸多银行家青睐的聚会地点。作家、出版家孔另境之女孔海珠在采访中得知:在20世纪30年代初,沪上的银行家们有个星期聚餐会,经常在都城饭店相互沟通信息。茅盾在他们中间观察、倾听……这段经历,成为他后来创作长篇小说《子夜》的素材。

大隐隐于市

1938年8月29日,《文汇报》登出这样一则短消息:来沪参加是年津沪埠际网球锦标赛的天津队一行抵埠,下榻江西路都城饭店。连日阴雨,将预定的比赛延后,代表队留在饭店,“酬酢极忙”。

真不知道这一延迟,会不会让天津代表团花费超支。要知道,在20世纪30年代,于上海的都城饭店消费,可不是一件便宜的事。连在中国画坛有“南吴(湖帆)北张(大千)”之誉的书画名家吴湖帆,在都城饭店用餐后,都连连咂舌。

在吴湖帆《丑簃日记》(收入梁颖编校《吴湖帆文稿》,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4年9月)中,这位鉴定过无数名画古董的大师特意为饭店之行记录一笔:“蒋谷孙偕法国杜博思(即法国人杜伯秋,古董商人卢芹斋的女婿)来,是前日约观余藏画也。华语甚流利,对古画颇有根底,与其他徒借皮貌之外国商人完全不同……张葱玉(书画鉴定大师)亦来,少坐即去。余与谷孙合请杜君于都城饭店,夜饭菜价之贵,骇人听闻(三人共廿六元),都市生活之奢,真有未料也。”(1937.3.13)




 

能让这样见多识广的名家心里都要抖一抖的都城饭店,建于20世纪30年代,1964年改名为新城饭店,即今天的锦江都城经典上海新城外滩酒店。和矗立在南京路与外滩最令人瞩目的交会处的和平饭店不同,都城饭店坐落在离开外滩大约两个街区的江西中路、福州路口东北端。与和平饭店一样,它也是昔日沙逊家族的产业之一,由设计和平饭店的英商公和洋行(巴马丹拿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也同样是甫一出世,就成为当时上海一流的豪华旅馆。但与和平饭店不同的是,两者距离约700米的这段路程,使得都城饭店身处于一个虽在闹市又远离喧嚣的位置。

这样的位置,既进出便利,又不过于张扬,特别适合大隐隐于市的城市生活。隐蔽战线工作者黄慕兰在其自传中提到,在一次发现内部出现叛徒的紧要时刻,李富春、蔡畅等接到命令,“约定转移到都城饭店暂时避一避。到晚上十一点钟左右,这些领导都穿着西装,扮成商界大老板的样子,大摇大摆地住进了都城饭店,一点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

 


独一无二的路口

都城饭店所在的江西中路、福州路口,即便在有万国建筑之称的外滩区域,也极具辨识度。

路口东南端的汉弥尔登大楼(江西中路170号,今福州大楼),与都城饭店同为沙逊家族产业,同一时段由同样的设计公司和营造厂建造。当都城饭店被定位为旅店的同时,汉弥尔登大楼的定位是当时上海的高档办公场所;路口西南端的建设大厦(江西中路181号),在前两幢楼落成几年后,由中国通商银行投资建造,竣工后卖给中国建设银行公司使用,故得名。建造建设大厦时,刻意向都城饭店和汉弥尔登大楼这对姐妹楼风格靠拢。因此,如今走到这一路口,抬头看时会发现三幢大厦彼此外观相似,如三面镜子互为映照。

 

而路口西北端的原工部局大楼,曾是租界时代最高权力机关所在地,后成为国民党上海市政府。1949年5月26日中午,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这幢大楼全面接管警卫工作。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宣告成立,陈毅任主任,粟裕任副主任。5月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陈毅为市长。当天下午2时,陈毅来到位于大楼二楼的市长办公室,举行接管仪式。1949年10月2日,新中国成立后第二天,五星红旗在这里升起。这栋建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是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大楼。

就在隔壁的都城饭店,也迎来新的历史篇章。

1950年5月3日,《解放日报》第7版刊出一则消息《都城饭店出售》:本饭店有卧室一百廿三间,附有浴室,装修华丽,设备完善,兹拟出售。有意承购请向南京东路廿号沙逊大厦三楼上海地产投资有限公司接洽。同年12月,中国花纱布公司华东区公司通告显示,该公司迁移至都城饭店旧址办公。

从1953年一则关于全市选民榜公布的新闻中可以看到:“中国花纱布公司上海采购站设在以前叫作都城饭店的大楼里,选民榜就挂在大礼堂。这间房子过去是饭店的一个舞厅,现在是国有企业经济工作人员开大会、听报告的地方。选民们说:今天在这里挂上了选民榜,正说明人民掌握了政权。同是一间房子,用处完全两样了。”



民族金融业的见证

南京路和外滩为各地游客所熟悉,但江西中路对于上海却有更特别的意义:这里曾云集众多华商金融机构。

20世纪初,江西中路两侧及相关支马路相继开设了130余家银行、70余家钱庄,和外滩的外资金融机构“形成了既配套服务又分庭抗礼之势,成为近代中国民族金融业的缩影”。

其中最出名的是“南三行”(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浙江兴业银行和浙江实业银行,行址分别在江西中路与北京路口、宁波路以及汉口路)和“北四行”(金城银行、盐业银行、中南银行和大陆银行,行址均设在江西中路或附近横马路上,这四家后来在上海合办了四行储蓄会,在南京西路170号建造了国际饭店)。江西中路222号有浙江第一商业银行楼,江西中路与汉口路的交会处东南角,旧时是聚兴诚银行大楼(一家川帮银行,在西南诸省金融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江西中路180号的都城饭店不仅在地理上与江西中路200号的金城银行(现为交通银行上海分行)紧紧连在一起,也因为所处的位置既不张扬又便捷的选址,成为诸多银行家们青睐的聚会地点。

作家、出版家孔另境之女孔海珠,曾采访过卢学溥(曾任北洋政府财政部公债司司长、交通银行董事长)的女儿卢树馨。后者记得,在20世纪30年代初,沪上的银行家们有个星期聚餐会,经常在都城饭店相互沟通信息。茅盾在他们中间观察、倾听……这段经历,成为茅盾后来创作长篇小说《子夜》的素材。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