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上海如何进入电灯时代?从南京路这盏路灯亮起说起
分享至:
 (18)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邱力立 2020-09-18 19:29
摘要:1882年7月27日《字林西报》报道:“昨夜,上海的景色将长久地遗留在中外居民的脑海里,他们第一次看到上海的街道上用上了电灯……他们中间曾经存在着一种坚强的信心,即有朝一日只需一盏电灯的光辉,就可照亮整个一座城市……成百上千的人带着十分羡慕与得意的神态,凝视着明亮如月的电灯。这些电灯装在好几处地方,有一盏就装在南京路江西路转角……”

作为南京路步行街东拓开街的重要标志,9月12日当天启动“点亮南京路东拓街灯”,以纪念1882年上海电气公司在南京路点亮第一盏电灯。(海沙尔 摄)

2020年9月12日晚间近7点的南京路万众瞩目,众多游客欢聚在南京东路新落成的“1882广场”上一同期待着“南京路步行街东拓段”的正式开启,在距今138年前的1882年,上海第一批十五盏电灯(弧光灯)中的一盏就是在这个路口被点亮的——是年7月27日的《字林西报》曾对此有这样报道说:

“昨夜,上海的景色将长久地遗留在中外居民的脑海里,他们第一次看到上海的街道上用上了电灯……他们中间曾经存在着一种坚强的信心,即有朝一日只需一盏电灯的光辉,就可照亮整个一座城市……成百上千的人带着十分羡慕与得意的神态,凝视着明亮如月的电灯。这些电灯装在好几处地方,有一盏就装在南京路江西路转角……”

上海的电灯虽说是出现在1882年,但上海的路灯却早已有之。如在1845年上海道台与英国驻沪领事签订的《上海租地章程》中就有这样写道:“洋泾浜北首界址内租地租房洋商应会商修建木石桥梁,保持道路清洁,树立路灯”,显然上海早已有了路灯概念,而当时为道路照明的工具主要是以“油灯”为主。

19世纪60年代中叶时,随着“大英自来火行”在上海的成立,“煤气灯”开始进入到大众的视野中。就在大约同时期,煤油灯也曾一度进入到工部局道路建设的考虑范畴之中,但终究由于“财政状况”等原因,没有能够在道路建设领域内得以落实,如据《工部局董事会会议录》记载:

“1865年9月5日的会议上,工务委员会报告中说:本委员会已致力安排用煤油灯取代现有的油灯,原有的灯杆不换,但是委员会收到的最低投标使得换用煤油灯几乎贵于现在的三倍,因此不得不放弃这一计划”,因此煤油灯作为当时的一种“新生事物”最终还是没能走向当时上海的各大街道。

那煤气灯与煤油灯及传统的油灯相比又有哪些优势呢?笔者经多方查阅后归纳有如下几点:

1、光亮度高。如据熊月之在《照明与文化:从油灯、蜡烛到电灯》一文中所述:“据测定,一盏煤油灯,其亮度是同样大小的动物油脂蜡烛的3倍,是石蜡烛的6-10倍”。

2、使用方便,煤气灯只要扭动开关即可使用,可免去油灯、煤油灯需定期添油的烦琐。

3、相对安全,煤气灯的燃料由“自来火行”(煤气公司)的管道输送,可基本确保使用安全。

正是在上述这些优势的推动下,虽说使用煤气灯在经费开销上与传统的油灯相比依旧要高出不少,但工部局在经过讨论后最终还是决定在部分道路上开始尝试使用“煤气灯”这个新生事物,当然此间煤气公司所提出的“优惠措施”在其中也起到了不小的推动作用,同样据《工部局董事会会议录》记载:“煤气公司主动提出,免费在南京路上竖立十根公用灯柱及托架。本委员会决定,作为一次尝试,将为外滩至河南路这段最狭窄的部分提供照明路灯,因为此处马车交通量最大”。就这样在1865年12月18日,上海的第一批煤气灯在南京路上被点亮,据《上海公共事业志》记述:“自来火行在南京路从浙江路口以东到外滩装接了十盏广告性质的路灯,扩大影响。12月18日向公共路灯供气,上海街头第一次煤气灯,在市民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另也有说法称,12月18日那天实际被点亮的煤气灯只有一盏)。

老照片中的上海街灯

那尝试使用后的“煤气灯”后来又是否有在当时上海被广泛地运用开来呢?在《工部局董事会会议录》中同样也有明确记录:

“1866年8月9日会议记录:外滩、南京路、福建路和福州路都安装了煤气路灯。煤气公司目前正在四川路上安装路灯……;1866年11月6日会议记录:煤气现已引入英租界以下各条道路上:外滩、四川路、江西路、河南路、山东路、福建路、广东路、福州路、汉口路、南京路、九江路、宁波路及北京路。英租界目前安装煤气灯的数量为175盏……”,由此可见“煤气灯”在试用不久后就在当时上海的道路建设中得到较为广泛的运用。

1882年由英国人立德禄(R.W.Little)等发起的上海电光公司在上海正式成立,由此为上海的路灯建设再次开启了一段新纪元。

由于电灯与煤气灯相比在亮度上存在有明显的优势,故而就在上海电光公司成立后不久,在上海的道路上便开始安装起了电灯(弧光灯),自当年6月1日在吴淞炮台安装电灯并试点成功后,7月26日,电光公司在当时上海的公共租界内首先安装了15盏电灯,这些电灯据吴志伟《上海租界研究》一书中的记述是这样分布的:“虹口招商局码头四盏、礼查旅馆左近四盏、公家花园内外三盏、美记钟表行门前一盏、福利洋行门前一盏、电光公司门内外一盏,该晚七时一齐放明”,因当时上海电光公司发电厂的厂址就位于南京路江西路口,由此也可判断前文中引用《字林西报》报道中所提到的“有一盏装在南京路江西路转角处的路灯”应该指的就是“电光公司门内外的那一盏”,从此上海的夜空变得更加明亮了。

当然与之前“煤气灯在较短时间内就将油灯取代”的情况有所不同,“电灯彻底取代煤气灯”还要等到50多年以后的1935年,此间除了存在有煤气公司与电光公司之间的竞争因素以外,早期电灯的不稳定性是煤气灯没能尽早退出历史舞台的主要原因之一。那时的电灯由于使用寿命较低、电力供应不足以及运行成本较高等因素,并没有立刻在上海的各条道路上被迅速推广开来,一直要到后来钨丝白炽灯的出现以及上海供电能力大幅提升后,其才在工部局的支持下开始有了逐步取代煤气灯的势头。

时间进入到20世纪10年代后期,煤气灯逐年减少的趋势已经显现,至1933年煤气公用照明基本停止,1935年11月,上海道路上的煤气灯被全部拆除,由此“电灯遍布上海大街小巷的时代”正式开启。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