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任我行 > 文章详情
跨省游重启满月,“报复性消费”未现,却是国内游体验上佳时刻
分享至:
 (31)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宝花 2020-08-21 08:32
摘要:跨省游重启满月,并未迎来期待中的“报复性消费”,恢复程度也并非整齐划一。

一个多月前,国家文旅部发出的旅游机构跨省组团游恢复通知,曾引起旅游人朋友圈集体刷屏,断档半年之久的跨省游宣告正式恢复,许多旅游人也得以重返岗位。            

如今,跨省游重启已“满月”,旅行社“成绩单”如何?记者多方采访发现,跨省游并未迎来期待中的“报复性消费”,恢复程度也并非整齐划一——部分热门目的地的客流量恢复到疫情前的三分之一,景点游客接待量冷热不均;线下门店经营情况不容乐观,线上交易则活跃得多……

【有人尝鲜,有人观望】

8月19日上午10:30,市民吴先生走进了西藏中路上的一家旅行社门店。和门店内的工作人员稍作沟通后,他为自己和家人预订了四份西安4日自由行产品。这次去西安,将是疫情发生后他和家人第一次远途出行。

“我自己去年去过一趟西安,非常喜欢这座古都的风景和人文,今年想带家人一起去走走。”吴先生说自己已经退休,之前就在这家旅行社门店预订过北海、青岛等地的自由行产品。这次他和家人准备飞到西安后在当地租一辆车。参观完西安市内的景点,他们还准备去黄河壶口瀑布看看。

过去七八年几乎每年都去境外旅游的上海市民陈鹏飞,也在跨省游宣布开放后,第一时间给朋友们打起了电话,准备组织一次甘南旅游。尽管已有多次组织出游的经验,陈鹏飞发现疫情防控下组织旅游要繁琐、辛苦得多。

“前前后后给朋友们打了100多个电话吧,大家想法不完全一样。国内有些地方有病例出现,有人觉得这时候出去不安全;也有老人自己想出去,家里小辈不放心,不赞成老人出去的。”陈鹏飞说,多轮电话沟通下来,总算组织到了20人一起出游。没想到临出发前一天,一位原本打算参团的朋友体温37.2度,稳妥起见,这位朋友被旅行社“劝退”。为了补上和她同住游客的单房差,陈鹏飞不得不紧急找了一个人“补缺”,这才顺利成行。所幸,甘南的风景非常美,随处可见的绿色让陈鹏飞和团友们觉得很值。        

甘肃风景  李欣欣供图

吴先生和陈鹏飞,是跨省游恢复后较早的一批尝鲜者。他们选择的目的地,也都在今年国内游最热门的目的地名单中。来自上海一家大型旅游机构的数据显示,跨省游重启一个月,排名前十位的目的地分别是兰州、三亚、厦门、南通、敦煌、桂林、西安、贵阳、张家界、苏州。这十个目的地无一例外,都较少甚至从未出现新冠肺炎病例,可见健康、安全成为当下游客最为关注的因素。

这样的数据,也与朋友圈刷屏的“摄影大赛”的内容大致契合。这个暑期,兰州、三亚、敦煌、西安等,的确是朋友圈“出镜率”极高的目的地。其中,甘肃、青海为主的西北地区,更是暑期跟团游产品中的大热门——青海的茶卡盐湖-天空壹号、门源油菜花、翡翠湖、东台吉乃尔湖、水上雅丹等,都早已是“网红”景点;有着敦煌博物馆、莫高窟等人文景点的敦煌,在文旅融合的当下也吸引了众多游客二次甚至三次“打卡”。

一些暑期原本都会选择走境外长线的游客,今年也将家庭出游目的地转向了西藏、云南、四川、甘肃等国内游长线目的地;另一些游客则选择暂时放弃长途出游,改在华东周边区域自驾出游,行程更为休闲。

【线下冷清,线上活跃】

当旅游爱好者再次迈开出游的脚步,组团游业务曾“断档”半年之久的旅行社生意是否同步回暖?

在西藏中路近人民广场一带,记者走访发现,原本集中了春秋、锦江、携程、众信旅游、中旅总社、中国国旅等大型旅游机构门店的西藏中路著名的“旅游一条街”,目前开门营业的门店只有两三家,更多的旅行社门店仍是“铁将军”把门。其中,西藏中路近北海路处,有两家旅行社门店前写着“正在装修 马上入驻”之类的字样。从围挡上的图案和文字信息来看,即将入驻的分别是一家餐饮店和一家烟酒杂货店,并非旅行社门店重装。

西藏中路上,好几家旅行社门店“铁将军”把门    李宝花  摄

一位原本在松江、长宁和黄浦区核心地段都开有旅行社门店的旅游人告诉记者,跨省游虽然已重启,但目前门店的游客数和业务量并不足以支撑门店重开,这可能和跨省游恢复时间较短有关,但游客的消费习惯也在悄悄改变,就是他们对旅行社的依赖程度不一定那么高了。

“现在我只重新开了中山公园附近的这家门店,散在外面的有些员工还不敢让他们回来,怕一下子没那么多业务量支撑他们的提成。店铺开着的成本也大于收益,不敢一下子全铺开。”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旅游人士说,尽管正值暑期出游旺季,但他所在门店的实际业务量只有去年同期的10%左右,而且当前的业务也以长三角区域为主,去远途跨省游目的地的游客量总体并不大。

线下门店不那么景气,线上的成交则活跃得多。在一家大型旅行社做了近20年导游的桂菲,从上海一日游、华东团导游做到了出境游领队。这几天,他在微信上拉了一个“欢乐旅行群”,目前已有近400人加入,好几位游客都在群里回忆起当年和桂菲一起出游的欢乐时光。在群里,桂菲会不时发布一些国内游图片和报价信息,庐山、长白山、九寨沟、张家界等的风景美图加上“白菜价”,看上去很诱人。每次有游客咨询线路,他都建议尽量私聊,以减少对其它群友的干扰。桂菲认为,在社交媒体发达的当下,依靠这种微信群的精准营销,更容易招徕到真正有出游需求的人。这次跨省游重启后,他所在旅行社业务量迅速上升,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同事们在各种社群的精准推广和对接。

春秋旅游副总经理周卫红告诉记者,跨省游重启一个月,春秋旅游销售人次恢复到去年同期国内游的47%,营收恢复到45%。如果算上去年的出境游业务,今年的业务量相当于去年同期的35%左右。携程发布的一项数据则显示,截至8月中旬,已有4000多家合作旅行社在携程平台上发布国内游产品,相比跨省旅游恢复前,数量增加了一倍。从平台合作的国内游旅行社看,80%以上已经复工,部分出境游旅行社也开始转型经营国内游。

【没有“报复性消费”,但仍有亮点】

境外游去不了,国内游热门目的地究竟有多热?一位导游人员的直观感受是,即使在跨省游恢复十大热门目的地的海南,暑期到访的游客量也仅相当于疫情前的三分之一左右。

今年5月才真正复工的途牛金牌导游刘丘云野,每次都让游客喊他“阿野”,他在跨省游恢复后总计接了4个团。“跨省游开放前,有些游客自己订机票飞过来参加当地的旅游团,我们就带他们走海南当地的行程。7月中旬后,就有旅行社直接组织的游客过来了,三天、四天的行程都有,家庭出游带孩子来的特别多。” 阿野说。

最近一次阿野接待的一个17人旅游团,游客分别来自苏浙沪三地,除了两天的自由行程,阿野带着游客走的跟团行程只有两天——他带着游客走了三亚的西岛、热带雨林,看了《三亚千古情》的表演,行程比较宽松。阿野说,并不是所有导游都有团带,旅游机构会根据导游平时的服务质量等,优先给评价好的导游带团。有些导游在跨省团队游暂停的半年里改了行,或者回了老家,现在也不一定回来了。至于降薪,则是行业内的普遍现象。从海南当地情况看,亚龙湾一带酒店办理入住时需要等候、免税店开门一个多小时后就要排队,《三亚千古情》剧场内人气也很足,但真正通过旅行社组团前往的游客似乎并没有那么多。

三亚免税店鱼贯而入的购物者  李宝花  摄

事实上,在本土疫情被控制得较好的三四月份,不止一位旅游人提及2003年“非典”疫情结束后旅游的“报复性消费”,并对这样的局面有所期待。但后来北京、乌鲁木齐和大连相继出现多个确诊病例的情况,令旅游复苏之路变得更加缓慢、艰难。从跨省游满月的“成绩单”来看,“报复性消费”并未出现,除了疫情反复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荷包缩水、部分单位对于出省的限制,也让一些人压缩了出行需求。

不过,今年暑期相对缩水的出行总量,成了真正的旅游爱好者的“福音”。往年的出游旺季许多人选择境外游,国内游热门景点常常人满为患、旅游体验不佳是重要原因。而今年暑期,几乎是近年来国内游出行的最好时机,除了机票、酒店等纷纷打折,人们在景点也终于不用频繁感受摩肩接踵的人流了。

7月31日从上海参团前往四川旅游的董先生告诉记者,九寨沟一改过去旺季大排长队的现象,游客人数不是很多,景色十分宁静、优美,确实感受到了“人间天堂”的境界。更重要的是,享受的是旺季的美景,价格却和旅游淡季差不多,这在往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会奖和疗休养市场提振信心】

伴随跨省游重启,线下会议和疗休养活动也同步复苏,为旅游行业带来了更多曙光。

上海一家大型旅行社会展部总经理丁萍告诉记者,7月中旬以来,她所在的部门已经接到了很多客户的会议询价、投标需求。其中,最早的一个线下医学会议,已于7月22日在上海召开。接下来还有多个会议,将分别在南京、杭州、苏州、西安、北京、烟台、西宁、广州、长沙、张家界、三亚等地举行。丁萍说,目前的接到的会议规模都不大,这也意味着未来小型、多频的商务会议可能成为一种趋势。目前,丁萍和同事们已经开始了做方案、投标以及跟会、出差的状态,一方面要针对性落实会务安排中的防护措施,另一方面也要做好自身防护。

商务会奖活动外,由企业工会出资并组织的员工福利旅游、疗休养旅游,也正逐步“苏醒”。这些疗休养旅游,既有前往青海、广西北海和浙江千岛湖等地的线路,也有不少上海本地的订单。

跨省游恢复一个来月,已有近2万人参与春秋旅游的本地游。春秋旅游本地游负责人柯一鸣说,上海的本地游客源中,约有六成的人是被上海迪士尼吸引而来,这是一个最大亮点。上海迪士尼、海昌海洋公园、欢乐谷等客流回升,也带动了周边酒店的入住率上升。其中,上海区域的丽呈酒店客房平均出租率环比增长超过80%,迪士尼附近的一家门店平均出租率增长甚至超过了100%;8月12日,华住旗下酒店平均出租率单日超过90%,单日客房收入疫情后首次突破200元。

高温天的上海玛雅海滩水公园   受访单位供图

在努力着手恢复主营业务的同时,旅游机构在跨省游“停摆”期间锻炼出的生存技能,也正成为企业新的营收增长点。

疫情之初,一些旅游机构为了增加员工和公司收入,以直播等形式售卖全国各地的农副产品,并建立专门的平台鼓励员工在朋友圈分销产品赚取佣金。如今,这样的做法仍在继续:途牛与甘肃合作,以扶贫助农的形式售卖当地的民勤蜜瓜;春秋旅游通过公司集中采购、员工分销,建立起专门的“华苑生活馆”,目前已上线包括食品饮料、时令水果、名优特产等在内的近600个产品;携程针对KOC(关键意见消费者)等推出“开放平台”,符合条件的注册者通过推荐旅游产品“带货”,每月收入可高达上万元;驴妈妈的农产品直播,也成为一个长期的扶贫合作项目……

对于这些紧跟市场的旅游机构而言,无论外在形势如何变化,他们一直是求生欲满格。一位资深旅游人的话道出了许多从业者心声:“在这之前,‘非典’、中东呼吸综合症、地震、台风等外部因素,随时都可能导致一个目的地的业务全部停顿,这些我们都挺过来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会长一些,但现在的销售曲线依然是缓坡向上,光明依然在,我们应该对此怀有坚定信心。”

栏目主编:李宝花 文字编辑:李宝花
题图为甘肃风景。李欣欣供图。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