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艺清单 > 文章详情
两天连演五部贝多芬钢琴协奏曲,张昊辰、许忠对自己提出什么要求?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诸葛漪 2020-08-04 16:43
摘要:难得一见

“我之所以不想去定义五部贝多芬钢琴协奏曲,是因为怕给自己找陷阱。定义了这个词,就好像被固定住了。每一遍弹奏肯定都不一样,这就是音乐有意思的地方,它永远不会掉到词语的陷阱里面。”张昊辰说。

8月7日、8日,“贝多芬钢琴协奏曲全集音乐会”将为即将公布的上海大剧院2020演出季揭幕。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执棒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青年钢琴家张昊辰担纲独奏,这是两位蜚声国际的音乐家首次合作,他们将携手在连续两天音乐会中,完整呈现贝多芬五部钢琴协奏曲。

作为国际乐坛新星,张昊辰继2009年获得第十三届范·克莱本国际钢琴比赛金奖后,2017年荣获久负盛名的艾弗里·费舍尔音乐职业大奖。此次张昊辰或将打破国内未有华人钢琴家连续上演全集的纪录。在上座率控制在30%以内的要求下,上海大剧院仍为酬答乐迷制定限量联票,以优惠价格欣赏2场全集音乐会,发售24小时内即迅速售罄。

贝多芬创作的钢琴协奏曲中,“第一号”“第二号”继承莫扎特与海顿的传统,体现出对平衡和谐的美学追求。“第三号”在丰富钢琴音色的同时,增强了戏剧性冲突,隐含交响韵味。“第四号”增加了不同性格主题间的对比,同时具备诗意的柔美。有别于上述作品,“第五号”技术难度最高,格局最为宏大。

张昊辰说自己的气质最契合“第四号”,“这部相对来讲陪伴我的时间长一些,有些片段不那么‘实’,不能很明确地知道它的精神在哪里,有一点暧昧的地方。我觉得五部协奏曲都不是那么好形容,比如第三号,它有一种很难形容的中年贝多芬的东西,生猛、苦涩,带有一点讽刺的感觉,很难定位。第二部也是,有些人说比较像莫扎特和海顿风格,但它的华彩又写得非常贝多芬,真的很难说清楚。”

连续两天完整呈现五部协奏曲,张昊辰表示,“大部分演出不会按照顺序去排,其中可能牵扯到票房等实际考虑,大家通常会把第四和第五分开,因为第四和第五是最流行的两部。我觉得最理想的还是能按照曲目编号顺序来,这样能很清楚地听到贝多芬创作历程。”

在张昊辰看来,连弹五部协奏曲首先是体量上的挑战,“先不去说如何在五部之间做出变化,硬件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对于乐队、指挥、独奏都是这样。通常我可能就演奏一部到两部协奏曲,现在是五部协奏曲。一般应该是第一天演三部,然后休息,然后再演两部,或者是2-1-2分三天。两天之内连在一起演,对体力和精力都是很大的考验。”

他还透露,疫情期间在忙和练琴不太有关的事情,“看书、看电影,都是平常不太有时间干的事情。音乐家很需要有这样的时段,能够静下来。我们虽然说是自由职业者,但音乐家生活是非常不自由的,没有固定日程,要到哪里都是根据演出需要,很难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突然有这么长想干嘛就可以干嘛的时间,搞音乐的人应该都蛮向往的。”

此番贝多芬钢琴协奏曲全集系列中,除了张昊辰与许忠的组合以外,也是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首次以专场的形式完整呈现这一系列曲目,并将采用经典德奥乐队编制,力图贴近还原具备本真特色的“贝多芬”。

许忠表示,乐队阵容保持在12个一提、10个小提、8个中提、6个大提和4个贝斯,希望能够让钢琴更加丰满,乐队更有灵巧度。在第二部协奏曲的时候,弦乐编制更短,变成10-8-6-4-3,“对于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也是历史上第一次,是很大的挑战,因为对木管、铜管来说坚持这么长时间,而且不换人的话,是非常难的。尤其是第二乐章需要很多的力量,平时在歌剧当中他们是有很多地方可以休息的。关键还是在‘和’,好的伴奏能够让独奏家自由发挥,这是我非常希望做到的。”

栏目主编:李君娜 文字编辑:李君娜 图片编辑:项建英
图片摄影:蒋迪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