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北外滩有一条商丘路
分享至:
 (14)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林凤 2020-07-27 10:33
摘要: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在北外滩的大发展中,“丑小鸭”商丘路一点一点蜕变成美丽的白天鹅。

打造“最美城市会客厅”,成为今年上海的热词,而这座“会客厅”是由北外滩新一轮发展主题“新时代、新标杆”的立意托举的。北外滩是上海“黄金三角”之一,也是“黄金三角”中唯一具有成片规划和大规模深度开发可能的区域,随着北外滩建设日臻完美,越来越成为国内国际人们工作、旅游的胜地。我为自己是虹口人、居住过北外滩自豪。北外滩有条南北向的小马路——商丘路,旧时叫元芳路。北起周家嘴路,南至东长治路(原南起东大名路),步行十分钟左右。我在商丘路居住过20多年,对它有种缱绻难舍的情愫。

说来惭愧,孤陋寡闻的我,过去不知上海有条商丘路。1987年,我和一位女同事出差到河南商丘的一家仪器仪表厂,检测维修本厂提供的晶体管放大器。此时,我才知道我国有商丘市,乃不知上海还有条商丘路。可能与“商丘”有缘,一年后,我安家在了商丘路。从此,与北外滩有了千丝万缕的交集,见证了北外滩跨世纪的变化。

第一次踏入商丘路的家,我站到阳台上放眼窗外,获得了意外的惊喜。我家在五楼,我俯瞰楼下是一片棚户区;然而眺望远处,忽然有黄浦江上停泊的货轮映入眼帘,不时传来“呜……呜……呜”的汽笛声;而偏右的远处,外滩的经典建筑跃入眼帘。近与远、简陋与华美的交汇,令我失落与兴奋的情绪交织。未及几年,从我家窗外望去,有东方明珠的脚手架搭起,我的视线跟随“大珠”“小珠”一级级仰望,成为上海标志的东方明珠,与黄浦江上的货轮以及外滩的建筑,被我用来向亲朋好友炫耀自己住到了风水宝地。

回望住在商丘路的这些年,我有种顿悟之感:我原先以为,从住家的窗口远眺的上海经典美景才是风水宝地,而商丘路对应他们,堪称“丑小鸭”。

展开我自己的日常生活场景可为例证:

场景之一:商丘路朝南过了唐山路,沿街的乱设摊造成的“路难行”。那时,我下班回到家,时常来不及做晚餐。乘13路电车到新建路站下车,直奔商丘路南段买熟菜。商丘路两旁是搭起的简陋棚户,摊主接个自来水笼头,拖个压缩煤气罐,搁上一块板放置一盆盆的生菜,就可以现炒现卖了,总还有三五人排队等候呢。在鳞次栉比的小铺子中,我赫然发现还有书铺和服装铺。我在书铺里意外发现一本星格网黄底色的泰戈尔《诗选》,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1980年代,我只要见到这种星格网图案的翻译作品,总是毫不犹豫地买下。我有点感叹:“在这样的环境里开书铺,油墨香敌不过烟火气啊。”同样,哪位从这里的服装铺买衣服,穿上身挨近别人,衣服上的烟熏味会让人以为遇到食堂里的厨工呢。

其实,那时人们认知很有局限,“地沟油”这个名词还未听说,后来被视作“白色污染”的一次性泡沫盒正大行其道,对安全隐患的防范意识也淡漠。那时的商丘路,每天是杂乱喧嚣的,沿街东边是菜场和海员医院后门,西边衔接西安路上一个紧挨一个的地摊,摩肩接踵买菜、买点心、买日用品的人群络绎不绝。

场景之二:从周家嘴路到唐山路段的商丘路上,参差不齐的棚户陋屋乱搭建令人大跌眼镜。东边沿街原本是私房,住房困难的居民,就着平房往上搭出二层、三层乃至四层,给人以“危楼”欲倾的感觉,更有甚者,将路边的电线杆也围在违章搭建中。居民就着临街的便利,开出小烟纸店、小五金店、小文具店,还有房屋中介等;就连位于周家嘴路口我家居住的这幢七层楼公房,进口处也有一个属于社区服务的小卖铺,供应油盐酱醋、香烟零食等;不远处还有一家“老虎灶”,我回到家晚了,就拿两根筹子(一角钱一根),拎两个热水瓶去泡两瓶水先用起来。我经常在小烟纸店为女儿买小玩具和零食,面容和善秀丽的女店主,边做生意边打毛线,看她织出花样新颖的毛衣,我禁不住称赞,于是,我俩成为互不知名的“点头”朋友。

当年,这些五花八门的街边小店,倒也为居民日常的“开伙仓”提供了便利,也是上海老城区居民生活的真实写照。

场景之三:商丘路东余杭路西端,曾经有个幼儿园,我很庆幸女儿可以送到家门口的幼儿园。然而好事多磨,女儿只在这个幼儿园一年,情况就有了变化。第二年即将开学,突然接到通知,木结构的幼儿园,发现多处被白蚂蚁噬啮,必须大修,开不了学,让家长自行安排孩子。焦急无奈的家长求助于海南路10号的虹口区人民政府。接待的同志很认真地做了记录,并安抚家长,立即讨论解决此事。果然,第二天下午,家长们就接到通知,幼儿园搬到东汉阳路上的一幢小洋楼里(如今为虹口区城管用房)。可能因为无法修复,商丘路幼儿园不久被拆除了。

毗邻商丘路幼儿园的是上海第一制药厂,就在我家居住楼的斜对面,藏身于制药厂后面的是“先锋里”棚户区,居民的日常用水是“接水站”提供的。严冬,有几次我从制药厂旁的狭窄弄堂穿过,看到居民在接水站淘米、洗菜、洗衣服的,戴着手套都嫌冷的我,触景生情:“这里的居民何时能在家里用上自来水啊。”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我成为提篮桥街道的社区工作者,当选为虹口区人大代表,与居家周边单位和居民区的代表同在一个代表组,我对此处片区有了更多了解。比如,海员医院院长张达欣代表,大声疾呼对商丘路乱设摊现象进行整治,因为,救护车经过这里,每每被堵住无法行驶,危及患者的生命;上海第一制药厂厂长高小莉代表则表态,他们坚决支持北外滩开发建设的规划,将工厂搬迁到浦东;同样,中国铅笔一厂工会主席杨志芳代表,也介绍他们工厂着眼发展前景,将搬迁到郊区的规划。我们这些社区代表则提议,加快改造“先锋里”棚户区。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在北外滩的大发展中,“丑小鸭”商丘路一点一点蜕变成美丽的白天鹅。商丘路的乱设摊早就没有了踪影,海员医院也根据企业的安排撤了出来,这幢优秀历史建筑前身是雷士德工学院,相信在北外滩的新一轮发展中,将焕发新的神采。上海第一制药厂的原址上,如今矗立起“融创·外滩188”高档住宅楼。商丘路最南面的老式旧里华丽转身为高档商务楼宇“一方”大厦。而“先锋里”棚户区,则被“名江七星城”高档住宅区取代。就在2015年底,我住家的这幢楼及楼下的这片棚户区同时被征收。如今,他们正在旧貌换新颜的行进中。

住家虽不在商丘路了,但情萦北外滩的我,每次到这片区域,总要在商丘路走一走,想到自己曾经在这片热土上生活工作过,自豪感油然而生。不知烟纸店的女店主新家安在何处,大致可以想见,她正在新居其乐融融地编织新毛衣,也编织属于自己的新生活。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蒋迪雯 摄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