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要哇,要哇,新鲜的面鱼!”
分享至:
 (1)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柴焘熊 2020-07-22 17:06
摘要:挑鲜的人进到货后,都会赶急赶忙地离开码头,要早一点出卖完所进的货。他们穿乡行走在村落小道上,见到有人处,就会扯开嗓子喊叫起来。根据货源,喊“要哇,要哇,新鲜的面鱼!”喊“活蹦活跳的小白虾!”喊“籽鱼!籽鱼!鲜来落下巴的籽鱼!”喊“银光敞亮的带鱼要伐!”喊“鲜来掉眉毛的黄鱼来了!”听到叫喊,总有一些乡人,会急急忙忙地从家中出来,或者从附近的田头赶来,称上一点鱼鲜打打牙祭。有的挑鲜人知道,乡间农户贫困的人家多,蛮多的时候拿不出现钱来,也就可用鸡蛋、花生、黄豆、赤豆、芝麻等来交换。

挑鲜,这是一个已经被崇明岛人远忘的行业,不要说现在年轻的一代根本没有听说过,就是于今五六十岁的人,大概也很少有人会记起。其实,早先在我们崇明,干这一行当的大有人在。

崇明地处长江口。原先岛的南沿北沿有着许多的港口。除了少数几个作为渡口和江南江北有客船货船进出外,大部分都作为渔港停靠渔船。

想想也是,崇明成岛以后,首批前来定居的居民就主要是渔民和樵夫。渔民们先是在长江口里捕捞水产,后来船具造大了,又出发前往东海黄海捕鱼。回港时就在岛域的一条条渔港内抛锚息歇。当时岛上的十滧、六滧、堡镇、新开河、施翘河等港口十分闹猛,每天下午都有不少的本地渔船和江浙的渔船先后来此收港。碰到出海的船群一起满载而归时,港内更是挤满了船只。渔民们扛着一篓篓的海鲜,喊着亢奋的渔家号子,经过颤悠悠的跳板上岸,再把货卸下来。负责鱼货收购的是名字叫做八鲜行的贸易商铺。

那时科技落后,远没有现在这样,水产品可以冷冻保鲜。特别是天热之际,鱼啊,虾啊什么的,过上一个夜晚,会全部变质腐烂。为了快速销售这些新鲜的鱼虾,就有了挑鲜这一行当的诞生。那时候每个港口一般多有十来个挑鲜的人。大一点的如陈家镇、六滧、堡镇、新开河、施翘河等处,有几十个挑鲜者。

干这一行的大都是家境一般的人,他们有几个活铜钿,又一个个长的好力气好身胚。这些人天天用一根扁担挑着两只大大的、有尺许高的竹箩筐,早早地候在码头,等那渔船收港。待渔船卸完货、渔民和八鲜行老板完成交易后,再从八鲜行老板手里批发来鲜活的鱼虾,然后各自去加价叫卖。由于开八鲜行的人都为地方上比较有势力者,因此岛上渔船停靠的每个码头几乎都被他们霸占。渔家只能把鱼货卖给他们,挑鲜的人也只能上他们那里进货。每次八鲜行的老板可谓赚个盆满钵满。

崇明岛团结沙渔港  新华社 资料图

挑鲜的人进到货后,都会赶急赶忙地离开码头,要早一点出卖完所进的货。他们穿乡行走在村落小道上,见到有人处,就会扯开嗓子喊叫起来。根据货源,喊“要哇,要哇,新鲜的面鱼!”喊“活蹦活跳的小白虾!”喊“籽鱼!籽鱼!鲜来落下巴的籽鱼!”喊“银光敞亮的带鱼要伐!”喊“鲜来掉眉毛的黄鱼来了!”听到叫喊,总有一些乡人,会急急忙忙地从家中出来,或者从附近的田头赶来,称上一点鱼鲜打打牙祭。有的挑鲜人知道,乡间农户贫困的人家多,蛮多的时候拿不出现钱来,也就可用鸡蛋、花生、黄豆、赤豆、芝麻等来交换。部分和挑鲜人相互熟悉的,甚至可以暂时地赊欠。挑鲜的人有时候走到住户比较多的地方,还会干脆不走,在大树下或房屋的山墙旁停下来,叫喊着等人来购买。因此日子久了,有许多地方的妇女常常会和他们开玩笑,一见到挑鲜的前来,就会连笑带骂着说“败家星又来了,又来害人了”。因为她们知道,一买鲜货回家,孩子食欲大开,起码又要多吃半碗饭。男人也会借机喝上两大碗老白酒。

别以为挑鲜人批进卖出鱼货好赚钱,其实这是一个比较辛苦、又有着一定风险的行当。为了推销所进的货,他们每天得走好多的路,要和买客费上不少的口舌。也有的时候货进多了,天也暗了下来,一时卖不完怎么办?那就倒了大霉,他们只好把鲜货挑回去,第二天大清早再急急忙忙赶到乡间小镇上叫卖,价格也自然掉了许多,顺至还会亏本。当然,对于那些容易腐烂变质的鱼鲜,待不到第二天,就只能用盐腌起来,然后再晒成咸的鱼干虾干出卖。挑鲜人赚的完全是用小本和力气换来的辛苦钱。因此,有挑鲜人就这样说过:“我要是再有一点钱,老早就不挑鲜了,还不如在小镇上开一爿小店。”

记得当年,我家近边有一个叫阿康的人,原来家中日子过的还可以。那年他老婆得了肺病,为治病花了不少钱,不但花光了家中的积蓄,也还跟亲朋好友借了不少。眼看家中一天天穷了下去,实在没办法,想想挑鲜虽然辛苦,但还是有钱可赚挑鲜,就瞒着老婆,向人借了二十元钱,要去干挑鲜的行当。这天正逢端午,他从八鲜行手里里倾其所有进了不少小白虾小黄鱼叫卖。时逢午后四点多,突然间来了一场雷阵雨,下到黄昏才停止,但是天气却更加的闷热。阿康怕小白虾热坏发臭,第二天无法出售,想来想去就把那几十斤的虾用一只只篮子装起来,全部吊在家附近的一口水井里,以借井内的清凉保鲜。第二天一早他摸黑起床,要把小白虾拿起来到镇上叫卖。走到井边一看,那吊在井口内的虾踪影全无,不知道哪里去了。阿康急啊,想想自己瞒着老婆借钱挑鲜,现在货物不见了,怎么办?老婆看病的钱哪里来?借人的钱又这么还?一急之下,就跳了井。害得周边干挑鲜行当的人心里难受了多时。

1949年以后,岛上霸道的八鲜行被取缔了,渔民的水产品由国营的水产公司统一收购后,再分配给供销社及下属的下伸店售卖。现在想想,在当年物流不发达的年代里,在当年交通不便捷的日子里,岛上正是有了这辛苦的挑鲜人,僻静冷落的乡间老百姓才有机会打打牙祭尝尝鲜。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张海峰摄 资料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