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江南的标识不选杏花,不选春雨,就选桥
分享至:
 (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景极 2020-07-14 17:08
摘要:在江南方言如苏州、上海话里,桥的量词用“顶”不用“座”——一座桥叫“一顶桥”。

如果要选江南的标识,我不选杏花,不选春雨;那选啥?选桥。

桥嘛,江南而外,何处无有?而且还不乏较之江南更古老更出名的。这固然不错,但在我看来,那些桥,似乎总不及江南的桥来得多,来得近人,来得文艺。

江南的桥,多啊,实在是多。它们遍布于泽国水乡的城镇村集,在那街巷的枝枝节节处等候着你。你走着走着,便可逢着桥。那个做过苏州杭州刺史,特爱忆江南的白居易,在诗中说苏州是“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向有年长者在年轻人面前卖老,放言“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我想,说这句话有的人,有时不妨翻转逆袭,即由年轻人在年长者面前说去——条件是:年轻人须自幼生长于江南之人氏,而年长者须自幼生长于北国大漠且初到江南之人氏。

江南的桥,形制不一。它们大都架梁式桥或拱桥,而尤以拱桥样式最丰富,桥孔有单拱、三拱和五拱等变化,而拱的形状又可分弧拱、圆拱、半圆拱,尖拱、五边形拱和多边拱等等。还有联拱桥,如苏州宝带桥,桥的拱孔达五十三个,其中高拱桥孔三个,可通大船。这种桥便于逆风逆水行舟时背纤之用。在绍兴一带也很常见。江南的桥,材质以麻石、青石为主,也有木质的,但相对较少,可能因为江南多雨潮湿,木材容易腐烂窳败。

江南的桥,有的连着街之南北,如上海七宝古镇的三孔石拱桥蒲汇塘桥,横卧迤逦而来的蒲汇塘上,将镇上店铺比肩的南大街和北大街贯通;有的是牵手东西两街,中间尽管隔着碧水一道,却无碍东来西往,而且往往一条河上,间距不多远,就跨梁飞虹,真可谓“东西南北桥相望”;还有的索性双桥乃至三桥结邻而居,携手相连,为的是底下有两条乃至三条河浜在此地汇聚——这有似陆地上的多岔路口——桥儿们也此地汇聚,给江南的人们得以在港汊多向之地畅行无阻,这是多给力啊。

最出名的,大概要算周庄的双桥——一座是石拱桥,桥名“世德”;一座是石梁桥,桥名“永安”——周庄人叫它们“钥匙桥”,凭了陈逸飞的一幅油画《故乡的回忆》,双桥名扬中外,可以说是桥以画名。当然,也有很低调地悄然僻处三家村口的无名桥,与集镇都庄上的那些市桥比起来,很简陋,可以用今天的一个热词“极简主义”来形容。

梓室翁陈从周有数语写这种桥,极为隽永:“在涓涓的小流上,仅需渡人,便点一二块‘步石’,或置略高出水面的板梁,小桥枕水,萦洄村居。”这种桥,甚至连桥栏也省略了,为的是省料省工省钱,也便于挑担牵牛者无磕碰地通过。晨曦初旸,鸡鸣声中,桥面上送走的,是出门劳作者;夕阳衔树,暮鸦噪林时,桥面上迎来的,是收工的农人、罢耕的牛,以及尾随主人归舍的狗……

江南的桥,往往是那城那镇那集那村的要冲,桥堍往往有茶楼酒肆,浦东新场镇单孔石拱桥洪福桥堍的百年书场,至今犹在。“红板江桥青酒旗”,品茶的听书的喝酒的各色人等在这里汇聚又星散,于是桥上桥堍和桥畔的茶楼酒肆,成了各类新闻的集散中心,成了发生故事的地方。弹词名家蒋月泉说的长篇评弹《玉蜻蜓》里,如“桐桥拾子”等回目的许多情节,即是以苏州七里山塘的桐桥为场景的。

而在实际生活中,江南的桥也确乎是生发故事的地方。丰子恺的家乡是浙江桐乡石门湾——典型的江南水乡,伊晚年有一篇写得非常有江南风情和幽默中深含悲悯的散文《癞六伯》,追忆家乡石门湾六塔村的一个孑然一身、连姓甚名谁都不传的村民癞六伯。文中写癞六伯的故事,就是在桥上生发的。

江南的桥,如影相随般地在你身边,不离不弃。你推窗,它嵌于窗框内;你开门,它立在门框外。在有审美意趣者眼里,这窗框门框,就成了画框,框里的画,不用说,就是那桥了,还有桥上的人……撑起船,江南的人们可以山长水阔地远走天南地北,去闯荡世界——船搭载的,是未来的理想;踏上桥,江南的人们赖以去做工上学,送货购物,走亲访友等日常事体——桥普济的,是现实的生活。

在江南方言如苏州、上海话里,桥的量词用“顶”不用“座”——一座桥叫“一顶桥”。这,莫非跟桥多高出于两岸,隆起于水面有关?

秀出江南的,这一顶顶桥啊!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陈抒怡 题图来源:新华社 资料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题图:周庄著名的双桥景区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